暗恋像炸弹

时间:2014-03-13 13:19:54  来源:莫美兰  点击:

  今天#考研成绩#上微博头条了。时长一个月的假期,几乎都差不多让她忘记这件事了。一个简单的微博头条把自己拉回这个不得不面对的时刻。她想查分数,可是又不敢查,挣扎了很久,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今天同时也是她的生日。往年他都会记得的,不知道今年是否也还记得。

  他不知考得怎么样?他已经查了吧?可能吧,他永远都是那样充满自信,应该成绩一出来就迫不及待查了。会是多少分呢?该上了吧?是不是现在很高兴呢?

  她正沉思想着而没有注意到隔壁家的那只老猫又跑过来,弓着腰警慎地睁着黄宝石一样的眼睛瞪着阳台上的鱼缸,准备随时发起攻击。那条红色的小金鱼因为长期需要防着这只猫而变得敏感,在猫爪伸进来的那一刻拍打水面,灵活闪开。

  她听到水声看见阳台上正要发起第二轮的攻击的老猫,烦闷地走过去把老猫赶走,关上了窗。金鱼得知自己安全了,潜回水底,欢快的摇曳着尾巴。

  给他打个电话罢,先别问成绩的事,就问放假去哪玩了,有什么新鲜事。如果问到我的成绩,就说太忙了还没空去查。对,就这么说,然后还顺便问一下,他今晚有没有空,刚上映的一部电影很不错。要是问怎么想到去看电影,就说是曲歌组织的,算老同学聚会,然后把曲歌他们叫上。哦,可以,就是这样说。

  好不容易整理好思路,定好神,她才很快地拨通那串在心里非常熟稔的数字。电话通了!她的心开始悬起来,手心微微出汗,再次把自己刚组织好的语言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嘟嘟,嘟嘟……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直到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她失望的放下电话,在房间里面来回走了几遍,看见那只老猫站弓着腰轻轻跃上对面楼顶,轻叫了几声,纵身一跃消失在楼林间。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浴缸上,反射出点点亮光。金鱼懒洋洋的,一动也不动。周围太安静了,一点响声也没有。她迫切想听到自己脚步声以外的声音,特别是他的声音,快步走到电话机前,刚拿起电话又放下了。

  不行,不能这样呆着胡思乱想,我要出去走走。

  想着,她抓起挂在门背后的太阳帽,走了出去。正值午后,街上的阳光却显得苍白。除了偶尔按着喇叭的摩托车,小镇上没有什么人。路边米粉店的胖阿姨坐在油黑的桌子边上啃着瓜子看拿铁架架在墙壁上的电视。她的老公正拿着苍蝇拍无聊的拍苍蝇。杂货店里传出来的带杂音的歌声传遍这条小街。放的是很多年前的老歌《水手》,这首歌从她很小的时候杂货店的张叔就开始放了,从小听到大,用的还是很多年前的DVD,那两个旧音响,除了声音大以外没有什么优点。

  屋顶上有个黑点在优雅地踱步,是隔壁家的那只老猫。它看了她一眼,高傲地抬起头,过了会轻轻一跳,稳稳地落在地上,踮着脚尖跑了。她疾步跟上去想看它去哪。老猫穿进一条小巷子里,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确认她是否跟来,然后继续前进。

  巷子很长,很窄,地面都是坑洼的小水坑,两面都是高高的墙壁,挡住了阳光。走得太急,一脚踩在水坑里,她看到自己的绑带凉鞋已经脏了,白皙的脚腕上全是点点的污泥。

  猫就要跑出巷子了!

  来不及想那么多,她又急忙跟上去。在离开小巷走出去的那一刻,有冲进光明里面的感觉。突如其来的阳光让她一下子睁不开眼。通过手指间缝已找不到老猫的影子,却无意间看到街角的一家花店。

  这里什么时候开了一家花店了?看来外出读书真的是很久没有好好的看过小镇了。屋檐下的吊兰从盆子里面垂下来,在风中轻轻摇曳。门口没有门,只有一串串吊下来的花草手工布艺做成的挂帘。落地窗里全是各种各样的花,五彩缤纷。真是一家美丽的花店。

  她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里面的玫瑰花,脸色开始润红,像逃婚的新娘。那年,他们初二。班级晚会上,他上去给唱歌的她送了一朵娇鲜的玫瑰花,粉红色的,还带着点点的水珠。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玫瑰花。从此,她就喜欢上这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爱穿T恤配牛仔,笑起来有浅浅酒窝的男生。

  从此,她将不仅仅是她,而是跟随他的一个她。跟他考同一个高中,跟他考同一个大学,就连现在,因为他考研,她也跟着考研,还是同报考同一个学校。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考研。

  这一切只是以为一种习惯性的追随。她喜欢他那么多年了!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可是他和她都没有谈恋爱。

  好想收到玫瑰,好想收到他送的玫瑰。他肯定考得很好,他肯定考上了他想去的那个学校。这次自己可能追随不了了。

  远处一个男的把一束玫瑰送到女的手里,并当街单膝下跪。阳光似乎柔和起来,这幅画面真美。她恍惚觉得那个女的是自己,那个男的就是他。

  她把手机拿了出来,给他发了条短信:“今天有空吗?”犹豫了好几下才点击发送。看着手机显示已发送,她才松了口气,但马上有胡思乱起来。要是他回复有空怎么办,该怎么跟他说,今天是我生日问他还记得不记得?不行,要是他不记得我会很难过的,不能这么问。还是直接说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想和他见面?也不行,那样他肯定会觉察出来我喜欢他的。要不还是按原先想的一样,把曲歌他们叫出来一起去玩?哦,想起来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曲歌去他外地的表弟家了。

  等一下,要是他回复没空呢?要问他在忙什么吗?可是他又没空,问了又怎么样,问了又见不到他。

  她想对方回短信,又害怕收到回信,拿着手机就像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索性扔进裙子的大口袋里,继续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过了一段时间,忍不住拿出来看,没有回信。可能太忙了,还没看到,别急再等一下。她又把手机放进口袋里。不知走了多久,又忍不住把手机拿出来看,还是没有回信。她觉得既沮丧又委屈。

   “瞄~~”一声猫叫声传来。还是隔壁家的那只老猫,它怎么老是到处乱跑。它跑进文具店干嘛?她连忙跑过去。啊,原来是这家文具店。以前读初中的时候每次买文具都是来这里买的,原来它还在啊。

  在那个年少的青春岁月里,有多少个日子她在后面跟着他来到这家文具店,买跟他一样的笔,买跟他一样的本子,买跟他一样的尺子。在他不来的时候,自己也会来,静心挑选最好看的信纸,夜晚在台灯柔和的灯光下写下一封封永远也不会寄出去的信。但是曾经有一封差点到他手上了。是她夹在他的书本里面的,但是回到座位上后坐立不安,既想他看过又怕他看到,心跳得像春节镇上舞狮敲打的鼓。最后还是受不住,趁他还没回来,跑去把信拿了回来。结果急着转身的时候撞在了他的身上。

  文具店的老板还是那个老奶奶,只是腰更弯了,耳朵更背了,但是带着个老花眼镜看人还是很利索的,卖东西也不会找错钱。这是多年养成的经验罢。老奶奶坐在门口晒太阳,懒洋洋的。那只老猫在店里面优雅地走了一圈,也走到老奶奶的脚下蜷缩起来,懒懒的睡觉。

  她找了一下,竟然还真找到自己以前经常买的那种信纸。这时电话铃响了,她心中欢喜,马上把手机掏出来。不是他。是妈妈打来的。妈妈在电话里一个劲的道歉说,宝贝女儿的生日她和爸爸却都到外地出差了,回去后一定给女儿补办一个大大的生日大餐。

  她淡淡地回应了。家人的关怀也没能冲去她的失落。短信已经发出去两个小时了。那个人该不会回了吧。为什么眼角有点湿?手指轻轻的抹去眼角的湿润,付了信纸的钱默默地走了。

  现在可以去哪呢?回家吗?家里又没人,回家干嘛?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天空中微微出现昏黄。街上突然热闹起来,很多学生背着书包从学校里面跑出来,互相打闹。男生骑着自行车帅气地拐了个弯,女生在后面拿着书追着他打。

  下午五点了,学生放学了。自己当年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一样认为那方方围墙围起来的学校就代表全世界,考试试卷上的红色分数最大,和同桌闹别扭好像天塌下来了一般。会在别人惹了自己之后,凶神恶煞的放狠话:“你给我等着!我这叫我XX来打你。”

  她走进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校园,还是一样的操场,一样的秋千,一样的教室,一样的树,却是不一样的人。

  以前做早操的时候,按身高排队,可她总不听班长的话,每次都跑到后面,因为他站在后面。借着体转运动有理由的肆无忌惮地看着他,集合的时候又恰巧时站在他的身侧。有次集合时队伍有点混乱,她被旁边的人撞了一下,跌倒在他怀里。是他扶正了她。她的脸红了一个早上。还有在这个操场上举行班级篮球赛的时候,她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身影。在他得分被同伴拥护着下场休息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递上一张纸巾。他接过,对她笑着说:“谢谢。”接纸巾时,两人的手触在一起,他的手湿湿的。

  看着旧景,似乎看到了当年的场景。操场边上的大花紫薇依旧艳红,美丽了无数个青春年华。夕阳把天空染成橘黄色,时有飞鸟飞过,多像一幅美丽的画。学校每年举办的朗诵比赛,他朗诵过川端康成的文章《花未眠》:

   “去年岁暮,我在京都观察晚霞,就觉得它同长次郎使用的红色一模一样。我以前曾看见过长次郎制造的称之为夕暮的名茶碗。这只茶碗的黄色带红釉子,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它渗透到我的心中。我是在京都仰望真正的天空才想起茶碗来的。观赏这只茶碗的时候,我不由地浮现出场本繁二郎的画来。那是一幅小画。画的是在荒原寂寞村庄的黄昏天空上,泛起破碎而蓬乱的十字型云彩。这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它渗人我的心。场本繁二郎画的霞彩,同长次郎制造的茶碗的颜色,都是日本色彩。在日暮时分的京都,我也想起了这幅画。于是,繁二郎的画、长次郎的茶碗和真正黄昏的天空,三者在我心中相互呼应,显得更美了。那时候,我去本能寺拜谒浦卜玉堂的墓,归途正是黄昏。翌日,我去岚山观赏赖山阳刻的玉堂碑。由于是冬天,没有人到岚山来参观。可我却第一次发现了岚山的美。以前我也曾来过几次, 作为一般的名胜,我没有很好地欣赏它的美。岚山总是美的。自然总是美的。不过,有时候,这种美只是某些人看到罢了。”

   这是她听过的最美的文章。

  夕阳就要落山了,真是一个美丽的黄昏。她的生日也将要慢慢接近尾声。拿出手机,还是没有回复。也罢,追随了那么多年,早已忘记寻求一声回应了。一厢情愿会让他为难吧?

  她走出校园看见隔壁家的那只老猫在早已安静的街道上缓缓地走着。夕阳把它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像极了《美少女战士》里面的那只黑猫露娜。老猫走的方向就是回家的方向。

  天黑了,也该回家了。

  经过河堤,看见隔壁家的王爷爷开着三轮车往家走。老猫看见主人,“喵呜,喵呜”地叫了几声,像是在撒娇,跳到三轮车上,看了她一眼,垂下眼帘,蜷缩趴下。王爷爷看着她长大,知道几年是她生日,祝她生日快乐,打完招呼,开着三轮车乐呵乐呵地走了。

  天空变得更加昏黄了,就连空气也变成黄的。照在万物上,万物也变成黄橙橙的了。河面在一片黄光中波光闪闪。

  第一次告诉他每年的今天是她的生日就是在这里。那年高三,两人同路一起从学校搭车回到镇上。走到这里,她触景生情告诉他今天是她的生日,并且希望每天的今天都能收到礼物。男孩笑着说,那我以后每年的这一天就给你送个礼物。那天,他在河边摘了一片含羞草的叶子送给她,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含羞草。

   “那我以后每年的这一天就给你送个礼物”。

  原来只有她记得,那个人已经忘了。

  到达家巷子口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路边的灯光发出昏暗的光线,蚊虫围着灯光乱飞。即将到达家门,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脚边放着一个大蛋糕。他睡着了,头靠着墙壁上,眉头微微皱着。

  看到此景,她捂住嘴巴,发出了一声噎呜声,所有的委屈瞬间消失不见。男孩听到声音,醒过来看见她,揉揉发麻的双腿,踉跄着站起来,皱着眉头说:“你去哪了?怎么那么晚才回来?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我从下午就等到现在,没带手机,又联系不上你……”有些话似乎还没说完,但看到女孩泪流满面的样子,不禁心疼,走过去柔声说:“你去哪了?傻瓜~”伸手把她揽入怀里。

编辑:覃晓春  责任编辑:玉兰树下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