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辽原间

时间:2013-10-16 18:45:41  来源:莫美兰  点击:

  原来,人真的可以因为文字而喜欢上一个人。
  
前段时间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在草原与星空之间》,毕淑敏的。可是借回来之后每天回到宿舍就只是玩电脑,一直到归还日期已过,才想着去把书看完。就在看完后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我发现我喜欢上了毕淑敏,喜欢上了她笔下所描写的阿里。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子,这个海拔位于昆仑山山顶的阿里。

  
  

  阅读之所以能够让人尊重,是因为它能够使人纯化。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人性最纯真的本面并从中获取正能量。当有人要告诉毕淑敏是谁跟班长打她的小报告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不要说,永远也不要说!我永远也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因为在她看来她们那个队伍是如此的单纯可爱,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美好,她不愿把这些自私小心眼的事情和她们连起来,所以她永远也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也是在那么一刹那,我喜欢上那时的毕淑敏。一个十七八岁的美好单纯的女孩。

  如果你看了她们的故事,我敢打包票,你绝对会喜欢上她们任何一个人的。在改革开放初期,八个女孩离开可亲可敬的家人,离开可以奔跑,可以大口大口呼吸的平原,来到距离世界最高峰近在迟尺的阿里,穿起军装,扛起医药箱,来到军营当起了卫生员。整个军营只有这八位女生啊,全是十七八岁花一样的年龄,可是她们经历的是我们当代很多人永远也无法经历的。看我看来这些经历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让人回味无穷。

  阿里只有一个季节,那就是冬季。全年看见的永远是冰川和白雪皑皑的山峰,空气薄得像收拢捧起来才够吸一口一样。没有新鲜的蔬菜果实,有的永远只是发黄的脱水菜,嚼起来像枯草,和矮矮胖胖的水果罐头。每人一个月可以领一个半,也就是说两个月可以领三个罐头。每到领罐头的日子,昆仑山上就像过节一样热闹。男兵们领了罐头都不吃,留着轮流回家探亲时带给家里人。就是这些水果罐头们丰富了女孩子们的生活,让女孩子好吃零食解馋的性格得到解脱。如果你认为女孩子们解馋只是这几个少的可怜的罐头,你就输了。这几罐头在她们领回来的第一天就吃完了!所以她们会把门口铁铲洗干净放进高压锅里面消毒后拿出来煮花生糖吃。金黄的糖丝在铁铲上流出美丽的弧线,即使最后火候掌握不好煮坏了,拿着勺子在铁铲上翘糖块吃也很开心。她们还会在男兵们把羊杀了放在露天冰冻的时候,半夜拿着手术刀去偷羊肉回来吃烤羊肉。她们更会以马粮充当粗粮煮棒子面粥。阿里的生活满满的都是小女生的贪吃史。

  对了,还有拍照!女生们都爱的拍照。这群小姑娘到达阿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照相馆。可是阿里海拔高,人员稀少,除了入驻的士兵和原土著生活的人民就没有什么人了。照相馆营业不起来。可是女生们锲而不舍的,最后终于找到一个独特的照相馆,兴冲冲的拍了照,后来却发现是拍X光片的。看着自己的骨骼片,毛骨悚然,半夜偷偷的扔了。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姑娘们要拍照的愿望。其实阿里每年都会有照相师从平原来拍照,但是什么时候说不准,因为高原气候的变幻莫测。结果照相师来了后因为高原反应还没得给姑娘们拍照,就必须得返回平原。姑娘们不乐意了,这一下去得什么时候才能来阿里给她们拍照啊,所以姑娘们去当说客说服照相师给他们拍照,最后以着一片银川,苍蓝天空为背景,拍了美美的照。

  阿里的人都说这几个女兵大胆的很。每当军队拉练的时候,女兵也要跟男兵一样背着几十公斤的行李去爬雪山,稍微有一步走错就会坠落万丈深渊,不能大声说话,因为你的肺不允许,不能有过激的行动,因为高原不允许。夜里直接睡在雪地里。人只知道雪是冷的,可又曾可知在一片冰川里面,雪地就是最暖的安乐窝。

  高原的人崇尚天葬。人来自大自然就应该回归大自然。可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已经没有天葬师了。所谓天葬师就是在人去世之后,把人的肉体扛到高原最高的山顶把肉体分割成许多小块喂给天空中飞翔的鹰群。在那里离天最近,离灵魂最近。当地一位老牧民因为肿瘤去世了,想用天葬的形式把自己回归给大自然。卫生所的老医生在征得死者家人的同意之后(在阿里,医生享有很高的信誉)为死者进行天葬。同时也给姑娘们上一门解剖课。五个女孩和一位老医生,扛着一位死者在崎岖的山路上爬山他们所能到达的山峰。空中黑压压的鹰群在盘旋。到了山顶之后,女孩子们唯一想干的只有下山而不是什么解剖课了。在她们下山的时候,感觉得到天上的鹰群向山顶的山洞砸去。

  说到阿里,就不得不说狮子河。像狮子一样的跑,或者跑得像狮子一样,不管是哪一种比喻,都是充满了诗意。在人烟稀少的高原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诗意,即使它象征着严峻的生活环境。狮子河有多深我忘了,但是记得书里面说,不管多深,因为太清澈,还是可以看得到底。也就因为太清,所以你感受不到它的流动。其实狮子河一点也不温顺,它汹涌得可以冲走一头牛!源自冰川之水,最后汇入印度洋。

  军营里面的用具都是统一发的,大家都一样,盆小小的,洗一件军大衣都很困难了,更别所洗被子了。所以姑娘们动了去狮子河洗被子的念头。等她们把被子放到河里面马上就感受到河水的力量了。被子在河水的冲刷下,涨鼓起来,上下翻腾,似要把人拉进河里面。大伙吓坏了,可是这是军备,是公共财产(那时候的人对公共财产比较爱护嘛),不能让河水卷走。所以姑娘们把被子缠在腰上,靠整个人压着才把被子从河水里抢回来。这可吓坏了路过的男兵们。可是姑娘们高兴的拿着被河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被子凯旋而归。

  狮子河水清,可是很养鱼。每当鱼很多的时候,河面因鱼背而发黑,波光粼粼。书里面提到,最早的时候,运军资的大卡车在河岸驶过,就浮起两行鱼。在污染日益全球化的今天,即使是最高最远的地区也不可会有这样的景象了,这句话本身的夸张成分有多大,我们也无处考证。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景象,最起码想象中很美。这样的河衬着的天空肯定是很蓝很蓝的。蓝的看不见任何的云。

  外地人都说阿里的人闲情逸致很高。在狮子河钓鱼从不提回来下锅,而是放生。不过好像毕淑敏在书里面提过是因为那鱼不好吃。

  向往西藏的人很多,大家都想着去西藏旅行,因为那里有最初的灵魂形态。随着高科技的发展,高原反应已经不是局限人类高海拔旅游的因素,只要你想,你就可以。有人想去西藏是因为美丽。而我向往阿里,是因为感动。因为几十年前,那群单纯可爱的女孩,我从此爱上
阿里!

编辑:陈婷婷  责任编辑:玉兰树下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