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处女之夜

时间:2013-08-16 02:19:10  来源:  点击:

  在这之后的一个晚上,我们又幽会了。她跟我说想见我,我也如期而至。我见到她便知她认真的化妆了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下身只穿一件红色的小短裙。我能看得出来,她是画了眉的,嘴唇也涂了一层淡淡的红色,看起来真的是性感极了。

  她伸出长长的蜘蛛腿,脚搭在红色的高跟鞋上。用妩媚的眼神看着我,这不禁勾起了我一阵浓烈情欲。

  “我的脚扭伤了,你背我。”她对我说。

  “你太重,又不减肥,不背。”我说。

  “真不背?”

  “宁死不屈。”我装的很严肃。

  “我的脚扭伤了,你看这儿都红了一团。”她揉着脚背对我说。

  “怎么,没事吧。”

  “背不背?”

  “我缴械投降还不行?”

  “好,态度值得嘉奖。”她笑着望着我。

  我背着她一直往前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角落是一个像花园的草坪,草坪里悄无声息的,一片漆黑。这里有几座象征性的假山和小湖,还有小桥。院子里面种满了桃树和一些高矮不一的树木,稀稀落落的留给行人前行的小径,在小湖边当然是临湖的小树,从湖边望去,湖景若影若现的。

  我们来到湖边,我没有出声,她看似若有所思。之后转过身一直望着我,盯着我望着,像是要仔细的寻找什么的。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把嘴伸向她,她没有拒绝,随之闭上眼睛等待着我的侵犯。我的嘴唇亲切的触碰在她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似的在她的脸上探索着,嗅闻着。一直延续到鼻子,然后眼睛,直到眼睛、眉头。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的长发,抓住她的小脑袋,随之猛烈的拥抱住她,手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温柔的游走。

  “想那个了啊?”她嫣然一笑,羞涩的望着我说。

   “当然”

   “我说洁啊,能不说当然吗?”

   “当然。”我笑着说。 “我想抱你”

   “嗯。”

  我用双手拦过她,然后放在我的腿上。身体的直接接触激发了我狂野的心,那里也一下子硬了起来。我想她是感受了的,但她依然假装无所而知,似乎在期待着我的进攻似的。

  为了掩饰尴尬,我又一次和她亲吻。心头袭来一阵阵的紧张,这次的亲吻实在是下流。川端康成说,女生是不知道恋爱中男生的下流的。我瞬间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只准摸。”她说。

    “让我看一下。”

    “不行。”

    “让那个碰一下,实在硬的难受。”我说。

    “说好了,就只给你碰一下,不许进去啊!”

  她起身缓缓的脱下仅有的短裙,粉红色的内裤在我眼前暴露无遗,那可爱的身材,可爱的眼神以及可爱的动作,使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我把她压在身下,用早已硬了的那个东西,触碰在她的私处。这种触碰温柔而无力,就像我说的一样只是碰一下而已。她发出柔弱的呻吟声,听起来真的美极了,像是清风轻扬的旋律一样。

  我猛的用力一下,终究还是没能进去,于是泄气的作罢。

  “什么时候给我?我们去开房吧”我这样问。

  “不行。你要是不要我怎么办?”

  “怎么会,这辈子我就只要你了。”

  “要是在圣诞节之夜给你,你能等?”她说。

  “嗯。我们去外面睡吧?我保证不动你的。”我说。

  “骗人。刚刚还说只是碰碰呢!”

  “去外面睡,只是睡觉,抱着你睡觉。”我说。

  “只准睡觉,不许乱来啊。”

  “嗯,只准睡觉。”

  我随手一掏裤兜,却发现身份证不在身上,于是我送她回去。我们沿着她住处走去,这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鸦雀无声的,只听见我们的脚步声,沙沙的作响。

  在皎洁的月光下,她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我一直保持在她影子的半腰的地方。在月色的衬托下,她苗条的身材显得更加的美了,像是双抛物线一样,腰部柔滑的凹进去几公分,臀部凸出的圆滑有致,背部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银白了,一身披在后背的秀发,乌黑而有光泽,秀发的黑和后背的白,衬托出一天优美的曲线,白嫩而又精致的耳朵像是贴在乌发之上似的,真的是美极了。

   我走上前,默不做声,情不自禁的拉住她的手,顿时感觉一阵温暖从她的小手穿过我的身体,然后流进我的心脏,使我一直忐忑不安。

   “还在硬?”

   “嗯”我说。

   “不会有事吧!”她问。

   “等回去我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不难受吗?”她问。

   “还好吧,一下子就不难受了。”

  “那你们同学都要那样吗?”她问。

  “差不多吧!比较习惯看成人片,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第一次接触,那时候是跟着表哥一起的,不懂电影,只是哭着闹要看。现在想起来真的可笑死了。”我笑着。“你们女生呢?会不会看些成人电影什么的啊?”我说。

   “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看过关于妇女的杂志,感觉成人片太恶心了。比起这,想看色情片,含蓄些。”她说。

    “但是男生不同,我们本科的舍友,基本上没有没看过成人片的。而且有三个有了性经验,好不负责任。”

    “那你呢?会不会离开我?”

    “怎么会呢!我现在已经把心彻底交给了你,就像这和你走完这一生。”

    “洁,你愿意为我棵树,而放弃一片森林?”

    “当然。”

     “洁,能不说当然嘛?”她说。

   “嗯。”我这样说,她朝着我笑了笑。

  “你室友怎么样?听说很花心?”他这么问。

       “怎么说呢?”我装出沉思的样子,两手合拢,放在下巴下面。

    “以后结婚了,你可不能出轨了,要不然我连一分钱都不给你,让你做乞丐我都不会可怜你的。”

  我笑着,望了望她,“怎么会呢?”

    “洁,你爱我吗?”她问。

  我点了点头,已经到了她寝室的楼下。门卫的大门已经关紧了,从大门旁边的小屋子里射出一缕耀眼的灯光,门的旁边有一些长得茂密的高大的榕树,两侧分别有两个路灯,灯很亮。

  “到了。就送到这儿吧,这么晚了,我也不放心你。”她说。

  我一下子,毫不掩饰的紧紧的抱住她,然后转身就要离去,她喊了一声。

   “洁……”

  我转过身朝她跑去,然后用双臂紧紧地把她揽入怀中。周围的一切好安静,我似乎能通过她的身体,能够感受到她心脏的脉动。

  灯光泻在她的脸庞,使本来就美不胜收的脸庞,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层次分明了。 我注视着她的眼神,突觉到一阵紧张。她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我,好像舍不得离开我分秒似的。

  我用手摸索在她的身体,然后一口吻在她的嘴上。因为很用力,连呼吸都显得困难,以至一阵急促。经过一阵的湿吻,我终于如愿以偿。

  就在我们忘情的亲嘴的时候,因为是夜间,以为没有人。她一把推开我,脸上一团绯红。

  “那门卫老头在看我们。” 她指着那件房子说。

   “啊,这老头真色,真恶心。”我也一阵羞意。 

  “不管他。”我一把抱着她。

  “你该回去了,好晚了。”

  “嗯。”

  我按原路返回,在我回来的路上,听到一阵笛声从远处传来,仔细一听原来是故乡的原风景,听起来真的是美极了。一个人愉悦的朝着寂静的路走着,好像这个夜晚是专门送给我的一样,让我享受着夜里的寂静和一个人的自由。

编辑:郭转转 责任编辑:刘志欢

编辑:admin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