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性恋、援交的女人

时间:2013-08-16 02:19:10  来源:  点击:

  翌日,我去小琳哪儿去找她,她和筱婷在外面一起住的。我到公寓楼下,周围静悄悄的毫无人影。心里便觉得奇怪了,推开门,眼前的一幕让我不敢相信。

  “就这次,下次就不要这样了。” 

  “不,我爱你,我比他还爱你。没有你,我就不活不下去,水对于鱼儿一样,我的心里只有你,现在也只有你,你不能背叛我。否则的话……”筱婷哽咽的说道。

  “不可以,我们这样是不正当的,是可耻的,我们应该去喜欢异性。这是最后一次,只能是最后一次。” 

  伤心欲绝的筱婷发出抽泣之声。筱婷几乎全裸着身子,妩媚的骑在小琳的身上,用手抚摸着她的身体。这一幕让我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

   因为小琳的面目朝着门,她首先见到我。

  “你下来。”她随手一把推开筱婷。

  “你们继续。”我迅速的转过身,撒腿跑了出来。

  我一个人跑到一个悄无声息的空旷的草地。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了下来,我是因为嫉妒他们吗?换做别人,可能会觉得这件事是无法接受的,甚至觉得是肮脏的,而我的心里面更多的则是嫉妒,或者说是对筱婷的恨吧!

  我蹲在草坪上,看着对面一对对情侣的欢快声,心里的难受顿时难以言表。

      我在那发呆,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心情才略见平静。

  “你哭了啊?”我从耳旁听到小琳的声音。

  “才没呢?你怎么在这儿啊?”小琳坐在我的后面,虽然有些生气,我还是心平气和的说。

  “我决定和她分手?”她说。

  “真的?你爱我?”我说。

  “这还用说?我和她是最好的姐妹,她小的时候因为父母早逝,一向生活很艰苦,去年因为她的奶奶也死了,所以性情大变。我们的感情也是从去年开始的。那时候,就发现她有那种倾向了,因为担心会伤害到她,所以不敢直接拒绝。就变成现在这样不健康了,其实我并不是那样下三烂的人。”小琳说。

   “真的?”

   “不骗你,我对她只是纵容,只是被动式的安抚她的心灵。”。。

  “瞧你的眼圈,还说没有哭呢,都有泪痕,我帮你擦,都怪我。”她随手拿出一片绿色包装的纸巾,帮我仔细的擦泪。

  “你知道吗?从你眼睛中我能看出了一种相识的感觉。我信佛的,无论是谁只要这辈子遇见,那么上辈子肯定也是认识的,何况是我们这么相爱。也许是因为上辈子你欠我了很多,所以我才让你这么难受。” 小琳继续说。

  她凝视着我,目不转睛的。我不懂这种神态意味着什么,置之不理。她默不出声,继续用那种可怕的眼神望着我,就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然后闭上了眼睛把嘴唇伸向我。

  “喂,别那么不正经好不好,色迷迷的”我说。

  “你嫌弃我?”她说。

  “有点,你们要是不那么激情的话,我就不会嫌弃的,哈哈。”我说。“筱婷是不是很乱啊?”我继续问。

  “嗯,我听她说以前援交过。”她说。

  “啊?你也有过?”我很惊讶的问道。

  “胡说什么?她家境不好,才会沦落于此。我听她说那样很赚钱的,一夜就可以赚几千块呢!”

    “难怪。”我说。

    “以前我也不懂什么叫援交,又一次看国内一部成人片时,才知道其意的。故事的主人公貌似是一个很有钱的老板,那个援交的女生是十六岁的女生,那个卑鄙的老板在玷污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就不知道想一下自己的女孩如果有一天被那样会怎么样?我看了之后顿时有了一种罪恶之感,这是人性的罪恶。”我很激动地说着。“以前以为援交这个字眼很神秘,因为好奇所以故意查了一些资料,后来才发现只不过人性罪恶的有一大表现罢了。”

    “可是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有些女孩子是迫不得已,可能是因为某些身不由己的原因,但是也有些女生可是主动的。从组织者来说大多数是为了赚钱,所以这些人才是最可耻的。所谓的有钱人也是有罪恶的,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了?”小琳说。

  “筱婷有什么困难,你要帮帮她。”我说。

  “这自然。”

  “我们走走”我说。

  我牵着她的手,往草坪边缘的湖边走去。我们学校,湖有好几个,但是唯一旁边有草坪的,就是在六教后面的那个湖。这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了,在天的西边,有一道红色光芒向我延伸而来,草坪的中间有两棵看似上百年的大榕树,一颗稍状,不离不弃的矗立在草坪里

  草坪里的大榕树下,六个石凳以相同的间距环绕着榕树,石凳的前后都留出圆形的砖地。不远处有几块立着的巨石,看起来形状古怪。在这里有很多休闲着的人,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孩子的嬉笑声,老人们的交谈声,还有清晰的犬吠连成一片。一派喧闹的场景。
   小琳起身沿着湖边的石径走去,大概走了几十米,转过身往后有了几步,一番沉思考的眼神,看似在考虑深奥的哲学知识一般。
   “你还不跟来?”随之盯着我说。
   我起身紧跟其后。我们沿着湖边僻静的小径游走,这条小路白天都很少人行走,一棵棵高大的灌木密密麻麻的排在湖的两边,树底长满了一些大叶子的植物还有一些针叶草。在路的半途,有一个很小的广场,有石凳也有沿着湖面的铁绳索,一环一环的扣在一起形成一段弧形。
   这时候夜色已渐渐临近,我坐在石凳上,她走进湖面。
   “今天的月色真美。你看湖面,可以清晰的看到月亮的轮廓。”

  皎洁的月盘映在湖的中央,与玉盘倒影边的漆黑,层次分明的衬托着月的皎洁。虽不是满月。银光色的月光经过湖面的反射,一幕幕映入我的眼帘,使人不禁沉思。

  我起身走近她身边,认真地看着湖面,让视线一直缓慢的延伸到湖边的夜灯。就在不远处,可以模糊的看到恋人在路灯下尽情缠绵。

  “洁,你看我这发型好吗?”她用手可爱的玩弄长长的秀发。

  “好不错,我怎么没发现你理发呢!”我转过身,看了她一眼。

  “是你对我不够关心,今天理了发型竟然都不知道。”

  她这样说着,把视线转到我的脸上,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这种眼神像在质问一样,是我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我试着逃避她的眼神。就这样,在我又一次看着她的时候,我明白了这是暗示。

  我把头伸向她,尽管心里无比的紧张,但还是肆无忌惮的继续着。我有些犹豫,有些脆弱,有些怕拒绝。果然她往后移了几步,笑着看着我。我有些生气的就此作罢。

  “洁,能抱我?”她说。

  “当然。”我抱着她,但是不敢再得寸进尺。

  我们就这样相互拥抱了两个小时,之后不舍惜别。

编辑:郭转转 责任编辑:刘志欢

编辑:admin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