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上)

时间:2017-12-12 15:34:38  来源:谢意如  点击:

   “月老爷爷,人家说姻缘红线牵,你怎么在扎人偶啊?”我抓起两只人偶,盯着两人手指间扎连在一起的银针,疑惑地问道。

  月老呵呵笑了几声,然后颇为自豪地说:“小花妖,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我新发明的‘红’针,比红线管用多了。”

  我默默地想这分明是银针,哪里就红了?然后摆出一副我想知道的样子乖乖听月老解释给我听。

  “你想啊,这以前牵红线,有情人遇到了也没个感觉的,哪里有这针扎的感觉来的直接,是吧?”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壹 云梦
 
  我游走世间不停步,从来没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天,除了救下云风时为了照顾他而驻留了半个月。

  云风是个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的人,偏偏那时候太逞强,差点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幸好武功不差,勉强逃开了,昏在树林里也不知道多久,然后被路过的我救下了。

  我当时也只是随手救人,过后离开就基本忘了云风,只是没想到在我走到风月镇时会再次碰到他。缘分这东西,果然挺奇妙的。

  云风说这风月镇是他家乡,好歹遇到了就是缘分,不到他家做客让他好好感谢一下恩人是如何也说不过去的。我觉得盛情难却,于是只好跟着他走了。

  鉴于还没到饭点,云风也只是吩咐人将午餐做得丰盛些,然后说要带我到后花园去看看。

  云府很大,我跟着云风七拐八拐的才被领到后花园。这里倒是挺美的,兰花蔷薇一圈一圈的,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处木槿灌木丛,紫色的花开的正香。

  “云风,你家这么好,你干嘛还到处游走啊,在家赏赏花多好?”不过我心想,你不出去游我也不会认识你了。

  “花好看,看多了不就腻了?还是多出去走走,长长见识好。”

   “你是长见识了,留下一大堆事给我打理。”身后传来一声怨怪,语气虽似怪罪,却没有一点训斥的感觉。

  “大哥。”云风呵呵赔笑,然后向我介绍他大哥,“小梦,这是我大哥云泽。”

  我听着他介绍,无名指莫名疼起来,像针扎一样。我“嘶”了一声,冲手指吹了吹气,见云泽看着我,神色有些怪异。

  我把手往后一藏,笑说:“没事,我没事。”

  “我什么都没说。”云泽不动声色地把手背在身后。

  好吧,我自作多情了。

  对于我为什么会选择留下来,我一个理由都没想到,但是云风让我住下的时候我确实是留下来了。我觉得可能是我走了这么久,也该停下来休息休息了,云府家大业大还有美丽的后花园,是个好地方。

  我向来喜欢晨曦的美好,所以第二天早早地爬起来就到了后花园,没想到云泽也这么早。不过他不是来沐浴晨曦的,他是来练武的,美其名曰锻炼身体。

  可我才刚看到他,他就手一抖,剑差点被丢了。

  “云泽,该不是看到美人就心动得剑都拿不稳了吧?”我取笑道,此间无名指又针扎似的疼起来。

  云泽收了剑,看了我好一会儿,一言不发走了。

  后来好些天我还是早早地起来去后花园,沐浴晨曦也好,看云泽练剑也罢,反正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

  手指疼着疼着也习惯了,云泽看到我也不会手抖了。

  直到有一天。

  “看她也没什么心思在你身上,你又干嘛扰了人家?”

  “三年前小梦救了我一命,虽说后来不告而别,但是现在又碰上了她,肯定是缘分,我觉得不能辜负了天意。”

  “天意也没说是让小梦来和你姻缘一线牵啊。”

  “大哥,你帮我一下又没什么损失。”

  所以云泽替云风来提亲了。

  “你知道,喜欢不能强求,我只能拒绝。”我如实回答他,情要早断,才不会拖沓缠绕,所以拒绝这种事,要直截了当不能有任何扭捏。

  云泽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可我分明看到他眼底不甚明了的笑意?

  云风知道这一回答后一脸黯然,说他心碎了,要去游历舒缓一下心情,这家里的事,还是大哥继续累着吧。

  我听云风说完看着他离开,见云泽有些不自在的表情,突然发现我没了留在云府的理由。

  我尽量表现得一脸无辜,然后说了句“我要回房休息了”就走了。

  我这是在逃避,我想。

  我坐在梳妆台前把玩着梳子,想着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云风走了,那我这个恩人也就没有理由继续住下去了。可是,我好像舍不得走了?

  “叩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我想着会来敲门的除了云泽也没别人了。

  “进来吧,我没锁门。”

  云泽推开门就进来了,见我玩着梳子,笑着问:“在思念哪个公子么?”

  是啊,在想你呢!我把梳子随手扔回妆镜台上,回过头回答他:“嗯,想意中人呢。”

  “不知道是谁那么倒霉被你看上?”

  我环胸笑道:“那个倒霉蛋啊,空长一副好皮囊,却十分的笨。”

  “也只有你这样的笨蛋才会喜欢笨蛋吧?”

  “是啊,我就是脑子抽了才会喜欢你。”

  云泽的笑容僵在脸上,片刻错愕后,还是难以置信地问:“我是你喜欢的那个倒霉蛋?”

  我呵呵两声,你说是就是喽。

  “唉,白吃醋了。”云泽假装叹息一声。

  吃醋?吃谁的醋?我有些懵了。这回是我错愕半晌,好容易才理解了云泽的意思。搞了半天我以为我是单恋,但是其实我俩都不敢挑明自己心意啊?难怪云泽看到他弟被我拒绝会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真是的,那你帮你弟提什么亲啊......”我感叹。

未完待续...
 

编辑:谢意如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