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念红尘

时间:2017-11-25 10:24:50  来源:谢意如  点击:

  斜风揽细雨,画船悄然眠。清雨虽落,空中却没有聚集起灰暗的乌云来,湖里的水还泛着点点波光。

  他撑一把白色油纸伞,循着琴音,悠然融入这湖岸茵草铺就的画中。她泛舟湖面,帘卷珠玉,琴声铮铮,却只能看到朦胧倩影。

  雨打枝头一点红,几分透心凉。四月的雨绵长似无尽,湿了江南几川烟草,她的琴音亦是悠长。

  他微扬嘴角,这女子莫名地给人一丝熟悉感。可他也只是噙了一抹笑意,看着湖中轻舟消失在对岸。

  再见时,流光逝去已有三月,她一身白衣纱裙立在屋檐,腕间银铃声声作响。

  月皎如霜,夜凉似水。晚风穿过她眉间鬓角,带起几缕墨发,面纱稍稍飘起一角,银铃声更甚,似蛊音,分外摄人魂。

  他怔怔看着,看着在她的蛊音下,有人缓缓倒下。他果然被蛊惑了吧,明知她在杀人,却没有出手阻止。

  听雨阁,以音杀人。

  “听闻听雨阁的乐音能让人看到自己最恐惧之事,若不能战胜自己的恐惧,便逃不过一死。”见她要离开,他出声道。

  梦里的声音亦是这般,只是较之多了些温和。她回身,双目对上他的眼睛,睫毛微微一颤。江湖传言,沐临,白衣翩翩,玉树临风,文武双全,剑术尤佳。

  “曾闻沐公子以框扶正义为任,今日铃雨杀人,为何却不见沐公子出手阻止?”

  沐临看着轻纱遮面的她,一言未应,而后转身离开,留下白衣霜剑的背影,隐现在皎洁的月色里。

  铃雨看着他,突然苦笑一声,终于还是跟上他,挥动腕间银铃。

  沐临脚步微滞,这世间,他别无所惧,但到底是人,总有事牵挂在心。回身看她,稍稍收敛心神,淡淡地说:“听雨阁之人,喜偷袭,果然是不错的。”

  无心之人,无畏无惧,铃雨不过是想看看江湖上的白衣公子沐临,是否真的没有恐惧的东西罢了。见银铃于他无用,便翻手自袖间滑出一支长笛。玉笛几声,蛊人更甚。

  “铃雨,是吗?”他突然轻声问,确认她的名字。

  “嗯。”铃雨用一声鼻音应他,终于在笛音中,看到她想看到的画面。

  骄阳似火。

  热浪一阵接着一阵,扑在盛夏的绿林里。娇俏的女孩脸上带着笑,腕间银铃轻响,左右躲避着紧跟在后的男孩,从林里跑出来。

  沐临在身后时快时慢地跟着,保持着与她的一步之距,口里却喊着:“铃儿,再不跑快些,沐哥哥可要抓着你了!”

  喻铃反倒停了下来,脸蛋红扑扑的,微微喘着气。

  沐临也跟着停下来,看着她,青梅竹马的人儿,是他十几年的生命里唯一的微光。

  “沐哥哥,铃儿要回家吃午饭了,下午要记得给铃儿带竹蜻蜓哦。”

  “嗯。”沐临伸手抚去喻铃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轻轻点头。

  目送她背影远去,沐临才转身回家。

  ……

  “啪。”

  是玉笛落地声,原来他还记着……

  随着这声响,沐临的嘴角渗出些许鲜血。

  铃雨颤抖着将玉笛捡起,有一滴泪自眼角落下。晚风拂过面纱,露出一点疤痕,是烧伤。

  “十年光阴,物是人非。”铃雨轻声吐出几个字,留下飘飘衣袂的残影,转瞬已不在。

  沐临盯着她离开的痕迹,心微微发疼。

  “铃儿……”他低声叹息,自怀中拿出那只竹蜻蜓。真可惜,他早该送给铃儿的。

  听雨阁。

  铮铮琴音飘散于熏香缭绕中,帘子里若隐若现一名轻纱遮面的女子,眸中是化不开的忧伤。

  半掩的窗外,银色的月光倾洒下一地微寒。

  屋顶稍有动静,琴声忽然停下,铃雨看着断了的弦,那人已从窗口进来。

  白衣公子腰间佩剑带着霜雪般的冷,此时却都隐匿在若有若无的月光里。他进来时,顺手关了窗,月光透过窗纸格外朦胧。

  “沐公子来听雨阁何事?”铃雨声音清冷。距那日梦魇,她已有半月未见他,她的笛音,终究伤到他。若那日她笛音不停,或许沐临会永远困在那样的梦魇里,江湖上,不会再有他这号人。可她不愿……

  “我来带你走。”

  时隔多年,她又再听到这样温和的声音,却怎么也欢喜不起来。她早已不是当初喻家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可以向她的沐哥哥撒娇的铃儿了。

  一场大火,烧光了她的一切,她的亲人,她的韶年,她的容颜,包括她的沐哥哥。

  “铃儿,你……不愿?”

  “沐公子恐怕认错人了。”铃雨将眸敛下,声音微微哽咽,却倔强地不落泪。那个美好的铃儿留在他的记忆里便好,不要被她如今的丑陋抹杀。

  昔年大火,她被母亲护着逃离,虽生命无碍,却留了满脸疤痕。父亲葬身火海,母亲亦死在眼前,若非听雨阁阁主收留,授她音术,这世上,大概早已不存在喻铃了。

  她本以为再也见不到沐临了,却没想到,再见时,她在杀人,而他,静静地看着。

  沐临与她对视良久,这些年他无数次梦到他们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今晚阁主要来听琴,沐公子还是离开吧。”铃雨提醒道。一边是她年少时就爱上的沐哥哥,一边是对她有救命之恩的阁主,若遇见了,少不了刀剑相向,这样她谁都不好帮。

  窗外的月色下,粉红的桃瓣映出淡淡的光晕,黑袍的阁主正往这里走来。沐临敛了眸又睁开,剑气已经划开窗纸,直指阁主。

  满目皆粉的桃花林,他们刀光剑影,各不相让。他攻他可守,他击他亦防,谁都不落下风。

  可沐临终究有些不敌,臂间划伤一道口子。

  桃花打着旋儿从枝头落下,在沐临的剑气下碎成数瓣。血滴落在地上,片刻被桃瓣湮没。

  剑的残影一片又一片,阁主的长剑就要刺入他的胸口。

  “沐哥哥!”喻铃急唤,身子已经挡过去。

  沐临执剑的手一顿,怔怔地看着喻铃,他的铃儿,终于变回了他记忆里的模样,可她的胸口却已经红了一片。

  “铃儿!”在她倒下前,沐临抱住她,回旋一剑逼退了阁主。

  喻铃闷哼一声,阁主的剑堪堪从她胸口拔出。

  沐临抱住她的手微微颤抖,时光在这一瞬似乎静止了。她与他,只剩咫尺。

  “铃儿……”

  喻铃突然笑了,苍白的脸色被月光晕得越发白。她这些年双手沾满血污,年少时就爱上的人,恐怕是不会喜欢这样的铃儿的。

  这样挺好,江湖再无铃雨,只余沐临记忆深处那个尚未饮血的铃儿。

  “十年一别,物非人亦非。沐哥哥,铃儿真心如旧。”

  沐临捂着她的伤口,微微颤抖,喻铃的血渗出他的指缝,他忽地就落了泪。

  那日梦魇,他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与铃儿的分别后的撕心裂肺。他从来不知道,离别会成为一个人的梦魇。

  他们曾是最好的玩伴,后来喻铃不得不随父母搬迁,与沐临别后再难见。

  那天沐临去送喻铃,无人的角落,他说:“铃儿,我喜欢你,认真的。”

  怔愣半晌,喻铃听到沐临说:“对不起。”然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喻铃浑浑噩噩的上了马车,一路颠簸,颠的却是她的心。

  原来离别,神会伤,心会疼。

  对不起什么呢?喻铃想,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也喜欢你啊,只是,就要分离了,我拿什么爱你。


  桃花开落,流光十度。

  “我喜欢桃花开遍的日子,那时我可与你共酌一杯桃花酿。”很久以前,他的铃儿曾在他耳边轻轻呢喃。

  沐临把桃花树下的桃花酿取出来,铃儿,我也喜欢桃花开遍的日子,与你共赏一杯酒,因为桃花酿香的很。

  沐临扶着开得绚烂的桃花树,桃花开遍,可佳人已不再。

  那天为了他能安全离开,她将所学的音术都用在了阁主身上,同归于尽……


 

编辑:谢意如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