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的天使

时间:2017-11-20 15:43:01  来源:颜鑫  点击:

      还有十五分钟就要迟到了,左林林在窗前斜眼看了看楼下的银灰色别克,仍然不慌不忙地、细致地涂上口红。她今天穿了白色露肩毛衣配焦糖色花苞裙,喷了迪奥女士香水,衬托着那骄矜的神色,看起来有一种慵懒的精致感。剩下最后五分钟的时候,她终于穿好高跟鞋,关门下了楼。
 
      车里的男人等了半个多小时,却也不见恼怒。女人嘛,他想,这是漂亮女人的特权。

      “Chales”她甜蜜地喊到,眉目间尽是亲昵和旖旎,“等很久了吧”她探过头,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个吻。“你们女人呐”他语意不明地叹息一声,忍不住抚上她纤细的腰肢,然后伸进她的毛衣里富有技巧地轻拧了一下,看她眼角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朵,然后呈现出一种绮丽的瑰色,她发出细细的猫一样的声音,泛红的脖颈像熟透的果实,散发出肉的甘美的气息。他终于受不住诱惑一样地,抬起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对于他的这种强烈的反应,左林林心里其实是免不了得意的,把这当做是魅力——或者说一种重要的能力的体现。她一边抬手看了看时间,一边又忍不住苦恼地想“啧,又要补口红了”。

      周清阁其实骨子里是瞧不起左林林的,尤其当时对方把这一段当成酒桌戏言讲给一大群人听,然后所有人一起笑的前仰后合的时候,她扯了扯嘴角,莫名的感到厌烦和恶心,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是懂得左林林的,像左林林这样的女人知道怎样俘获一个男人的心,她的眼神、笑容还有腰肢的摆动都是娇媚的,但是又不至于放荡,恰到好处地,勾的人心里发痒。俘获男人的心是她的天赋,即使是下意识的,她也会做出那些情态来,这种清纯与渴望交织在一起,比起明目张胆的放荡来更加显得诱惑。她知道自己的美丽是一种资本,她也不介意把自己变做一个华丽的商品,用美貌来换想要的。也许她是没有意识地在做这一切,但终归几乎是不遗余力地讨好男人,甚至把它当做最重要的、毕生的事业,就像她自己的母亲和祖母潜移默化地教导的那样。

      周清阁不知道左林林这样的人算不算悲哀,毕竟她们可以轻而易举而毫无愧疚地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可以永远活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不用被深刻的问题困扰,不用纠结被赋予了意义的一切,不用被世俗排挤。她们是光鲜的,夺目的,华丽而娇艳。她却又想到,如果自己像左林林那样活,那太憋屈也太难受了,是对她而言万万做不到的。

      左林林骨子里也厌恶极了周清阁的自命清高,她觉得对方明明是十分在意,甚至是为此而活的,无论美貌还是男人。当然,这其实是同一种意思。可是周清阁偏要表现的毫不在意,仙风道骨,引的旁人对她刮目相看。

      “换句话说,周清阁就是个绿茶婊。”拎包走向马路对面的时候,她这样娇笑着对同行的人说,摇弋的裙摆像水波一样柔和,甜蜜的酒窝荡漾在夕阳的余晖里,她看起来像天使一样纯洁美丽。


 

编辑:颜鑫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