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

时间:2017-11-15 22:52:08  来源:颜鑫  点击:

      走出宫门的时候,季斐然的腿都站不住了。他虚虚地靠着墙壁吐出一口浊气,却还一直不能平静,满脑子都是对方俊秀的眉眼。天知道他说出那句“画眉张敝”的时候浑身在发烫,心都快要跳出胸腔,甚至都不敢看一眼对方的表情。他又觉得自己的羞赧是可笑的,因而感到惭愧,就更加脸红了,差不多快要流出眼泪来。
 
      后来游子望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没憋住笑了出来。毕竟开始时他只当这纨绔没安好心,不料那人登徒浪荡之语还未说完就已涨红了脸,手足无措似的,垂下长长的眼睫,那翩飞的蝴蝶一样的睫毛忽闪着,像在他的心上轻轻挠了一下。他连个似笑非笑的眼神没递过去,那人就承受不住一样,匆忙溜走了,像是反过来被他调戏了一样,倒让他生出逗弄的心思来。掩藏在这心思里有几分戏谑,几分动容,他自己也说不清。
 
      很久之后他们远隔天涯再难相见,隔着的不止万水千山,还有理不清剪不断的误解和伤害。

      季斐然想不清楚明明当初他是抱住了他的,那些心痛和温柔都是真的,为什么对方还是不明白。游子望也只当他是醉酒乱语,逢场作戏。长亭送别那天弹琴人终于无法自控,用断弦声终结了两人的相对无言。咽下烈酒的一瞬间衣袖挡住了眼泪,再抬头告别的时刻他们看起来都那么洒脱决绝,毫无留恋。

      前尘往事如轻烟,每当一个人踏上风霜的路,游子望却总还会克制不住地想起斐然,想的最多的不是他会不会恨,而是他如今是否还孤单。

      记得以前他们刚相识不久,时常一起泛舟湖上,温一壶酒,谈及官场,聊侃人生。

      那人翘着二郎腿,面如朗月,目似星辉:“子望,你说,在这京城里每天都睡不安宁,有何意义?依我看,与其高官厚禄,车臣马足,不如行扁舟,赏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风流。”

       那时,所有事都未发生,两人任未开始,子望点头称是,敷衍过关,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季斐然整日慵懒度日,吊儿郎当,偏又洞察圣心,为上位者所不容。而游子望却有一腔济世报国,贤臣良相的雄心壮志。说到底两人志向不同,无论深情与否,终归还是互相猜忌,互相试探,互相误会,最后不了了之罢了。

 

编辑:颜鑫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