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雨

时间:2017-11-28 23:25:39  来源:乔翎喻  点击:

      已忆不起是哪年清明,只记得那段时期,雨按时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下了好几天,浸得泥土湿泞,令人不想踏上心爱的鞋子。天空灰蒙蒙的,愁云久聚不散,让人无端压抑起来。

      我坐在车上,听着家人亲戚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碎语,却没有关注他们聊了什么。我的眼睛望向车窗外,水泥路的两旁种了稀松地种了几排树,没半点美感可言,我的目光随着水泥路的方向望去,路的尽头和车子的最终目的地,就是外公外婆长眠的地方。

      回想起来,外公外婆好像不久前还与我说话嬉笑,又好像已经离开了我很久。

      外公是在我刚上高中的那年离开我的,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真的不是身边的人会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成长。当时进入新的班级还没多久,我高兴地随姐姐回家,结果刚到路上就听见了这晴天霹雳般的噩耗。我沉默了好久,听父母、姐姐说了一些话,当时不敢置信,回到学校上晚自习的时候才默默地在自己的座位上掉眼泪,写着想要对外公说的话。我的泪水滚落洇湿了纸张,黑色的字迹也因此模糊。

      车子突然停下,我抬头,发现地方到了。

      跟随家人下车,我们又走了一段距离。这个地方的风景布置得一点都不压抑,反而十分清新,好像一个公园一般。今日雨恰停了一段时间,周围有一段薄薄的雾气,这几天的雨水浇灌下,草坪上已经长出了嫩绿的小草,弱弱小小的,惹人怜爱。

      可来到这个地方的人,哪有谁是为了它的美景而来呢?

      在祭拜过程中,我心不在焉,然后想到了外婆。

      外婆在外公走后的第二年随着他去了。那时候我在假期,却只去见了外婆一面。后来有一晚母亲问我是否要去照顾外婆一晚,我摇头未去。用了什么理由呢?是作业未完成,还是网络更有趣?不记得了。正是那晚,我与她天人永隔。

      极度的懊悔也换不回她。至今想起,我仍忍不住怨恨当时不懂事的自己。

      嗅着雨后草木的清香,我们踏上了归程。

      父母亲曾告诉我,奶奶在我出生之前便过世了,爷爷非常疼爱我,但他在我一岁多还未记事时也匆匆离开,如今记忆里早已搜不出他的一丝身影。经历了几次失去,我觉得自己终于能正视死亡。它和世间所有的分离没什么两样,只是它隔开了永远不会再相见的两人。

      雨又下起来了,我们都跑向车的方向。我又看向车窗外,雨还在下,但天空的乌云已经没有前几天那么浓了。

      车子启动,我们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不再回头。



编辑:张蓉惠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