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

时间:2017-11-27 17:22:27  来源:颜鑫  点击:

  夜晚昏黄的灯光把行人的影子拉成狭长的一条,又缩成短小的一点。我看着人来人往,感到了一种心酸的温暖。车辆在我面前的楼房边停下的时候,我莫名地想起了孩童时回家的每一个深夜,汽车里甜蜜暖和的、让人有些窒息的空气,和充满泥土和青草冷冽味道的家乡的夜色。
 
  萌萌总说我时常感到孤独是因为想的太多。最后的那个燥热的晚上我们聊了很久,他告诉我我在他眼里像一团朦胧的青黄色的烟火。他还说以后不要联系了,希望我决绝地走,最后他祝我幸福。
 
  我感到奇怪,我不了解幸福的方法,又离开了他,怎么能幸福呢?
 
  可是像萌萌这样的人不会这样想。他们总是觉得今后会遇到更好的人,所以一个阶段结束了人就应该自然而然地分离。我是坚信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所以永远也不能像他们一样洒脱。
 
  萌萌离开以后,我再也没有可以倾诉的人。偶尔想起来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好,只是心里知道以后终究是再也遇不到另一个了。
 
  我像一个幼稚的孩子一样,心惊胆战地面对陌生的规则,陌生的,难以理解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关系,我觉得它们是那么复杂。有人总是在笑,大声的,细微的,心不在焉的,或者不怀好意的。我时常在这种笑声里感到困惑,他们为什么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呢?
 
  也许每一个前行的人身上都负重累累,旁人也不必计较太多。如果有一天爱上了谁,如果可以相互分担,相互理解,那应该能彼此在乎吧。


 

编辑:颜鑫  责任编辑:


更多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305室雨无声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