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秦添阳:音乐与成长的二三事

时间:2017-12-11 20:10:48  来源:见习记者:梁莉莉  点击:

        11月18日晚广西大学十大歌手决赛现场,秦添阳与父亲在台上合唱了一首《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当我被告知要带帮唱嘉宾的时候,打电话给我爸说:‘爸,你赶紧过来’”,秦添阳有点哭笑不得:右手做数字“六”的形状,靠近耳朵模仿当时情景。这个月父母本就计划着到南宁看他,但没想到因为十大歌手决赛而提前了。

父与子

  年轻时候的父亲是一名稍有名气的业余歌手,偶尔会出去走秀,或是在婚礼现场上为新人献歌一曲。说到婚礼现场,秦添阳的记忆中不禁想起关于父亲那“缺德”的事。

  “我妈说过一件事,就是我爸去给人家婚礼唱歌,选了首《花心》。我当时就想,这得多缺德啊,感受一下,婚礼现场配《花心》,观礼的不得含着泪听完呀。”每每母亲在家中提起,父亲总是矢口否认。

  音乐对于秦添阳与父亲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共同爱好,很多时候也是一个沟通的桥梁。与秦添阳的活跃相反,父亲平日里并不是喜爱说话的人。“挺木的一个人”,母亲甚至偶尔会讨厌与父亲对话,“因为你跟他说话,他就‘啊,嗯’这样子,你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懂。” 撇撇嘴,无奈显露在秦添阳脸上。“在家里我就会一直说个不停,而我们俩聊得比较多的就是关于音乐方面的了。” 近些年,音乐变成秦添阳与父亲之间越来越重要的话题,包括假期回家,父子俩打开话匣子的钥匙,往往会是来自父亲的一句 “最近有个音乐节目你听了没有”。

  2017年开年,江苏卫视打造了一个季播版的音乐节目《金曲捞》。有个频道会重放这个节目,秦添阳放假回家时,父亲就看这么一档节目,来回看,整整一星期没换过台。“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我敢肯定在我回来之前他就已经这么做很久了。”秦添阳边摇头边笑着说道。

  随着移动技术的发展,手机拥有的功能越来越齐全,各类APP的开发也在不断满足着人们的生活需求,而《全民k歌》这款音乐软件也极快地赢得了秦添阳父亲的欢心。“以前家人有一起去KTV的爱好,现在在家里抱着个手机唱就够了,我带他玩的,他比我还上瘾。”

  七零后的父亲和九零后的儿子,两代人喜欢的东西和视野是不一样的。父亲最大的偶像是童安格,秦添阳最喜欢的歌手是尚雯婕。一个是清雅俊朗充满书卷气的优雅歌者,一个是融合电子音乐和时尚造型的先锋歌手。“他喜欢八九十年代的歌曲,我听有些歌还好,但我听尚雯婕的时候就聊不来。”偶尔他会把新学的民谣或是混合着戏曲腔调的歌曲唱给父亲听,却也未能获得过父亲的认可和赞许。

  父子俩都属于上台就兴奋的性格。十大决赛的前一晚,秦添阳与父亲在KTV合唱了一小时,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秦添阳越唱越觉得不对劲,感觉这首歌既不适合父亲,也不适合自己。两个人就这样在包厢中干坐着,焦虑头痛起来。真正到了决赛上台时,观众们不间断的掌声,来回挥舞着的荧光棒,屏幕上不动翻滚着的弹幕,“至少证明我们还是不错的。”秦添阳点了三遍头。
 
抑郁与艺校

  十大歌手复活赛中有十五人进入了决赛。决赛前夕,艺术学院的刘教授在KTV给选手们进行了一些指导。听完选手们的演唱,刘教授表示否认此前听到的“这一届水平很差”的论调,而后将手指向秦添阳,说:“你就不错,可惜没学过。”秦添阳略微尴尬,因为他学过美声。

  没有像身边同学一样,经历中考后,再安安稳稳地念三年高中,考上省重点高中的秦添阳很快就离开了学校。他患了抑郁症,休学了。

  “哎,你看,你肯定不会觉得我会患抑郁症,要死要活的。看着像个神经病一样,怎么会是个抑郁症患者呢,哈哈哈。”秦添阳笑得往后仰。

  休学在家的那段时光,秦添阳每天中午十二点起床,夜里失眠,直至凌晨四五点才睡得着。除了吃饭,几乎不迈出自己的房门半步。床、书架、电脑,这三样东西在房间里陪着他似乎已经足够。那时候是什么感觉呢?秦添阳记得他曾跟一个朋友说过,就好像我们这种人缺的不是一个家,只要有张床,有台电脑让我接通虚拟世界就够了。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半年。没有继续在原来的高中念下去,秦添阳选择去一所艺术中专就读。从家里到艺校,四个半小时的大巴车程。

  第一次较为系统地学习唱歌是在念艺术中专的时候。学音乐的同学们各有所长,稀奇古怪的乐器应有尽有,贝斯,鼓,琴,吉他······那时候大家在教室里吹拉弹唱奏的,围在一起,讲一些好笑好玩的事情,一起交流音乐或者聊天。没有压力,无忧无虑。

  “在追求音乐梦想的路上,他们是我最初的音乐伙伴。”当秦添阳回忆起艺校里的日子时,想的是这么一句话:当我从外地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自打秦添阳从艺校归来后,母亲觉得他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提及此,秦添阳则笑称自己当年不应该去学美声,而是相声。“我觉得我在谐星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秦添阳与艺校老友们的联系依旧,他原本打算在十大决赛时请艺校拉小提琴的同学过来,帮忙出演第二轮的弹唱,可父亲说:“你还不一定能进入第二轮,要是人家来了,你又没有进怎么办”,想到朋友如果赶来了,结果是坐在底下尴尬的场面,他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段日子很快过去,因为想要跟前女友一起参加高考,秦添阳离开了艺校,回到高中。此前落下的课业,秦添阳找老师一对一辅导,花了五个月的时间将其补上,并读了一年复习班。2014年,考上了广西大学。

比赛与理想

  填志愿的时候,三十六个志愿中,有二十个是外语专业的,可最后秦添阳还是来到广西大学就读“社会工作”专业。高考成绩比四川外国语大学的录取线低一分,秦添阳与前女友所在的城市擦肩而过。“当年可能还会纠结于这么一分,现在不这么想的,人算不如天算嘛。”

  大学四年,秦添阳参加了四次十大歌手比赛,但仅在今年进入了决赛。“总算是把一件事情做完了。”秦添阳感慨道,这四年,一直抱着进决赛的梦想不断努力。在复活赛时,复赛的前八名可直接进决赛,还有一个抽签直接进了决赛,剩下的就两两PK。当抽到了组内最高分的那个选手作为对手时,秦添阳皱着眉指着心,说,“当时真的是想一首《凉凉》送给自己。这里,痛。”

  那场复活赛,秦添阳唱了一首《寻找》。担心这可能是自己在十大比赛中唱的最后一首,于是他唱了最想唱的一首歌,歌声中融进了他一直以来的念念不忘。秦添阳情绪达到顶点时,双膝跪地,将头低下,几欲流泪,这时,突然一声激动高昂的“快拍照”将他从回忆拉回现实。回想那次场景,秦添阳也是内心复杂,“情绪酝酿到了顶点,一下子就没有了,本来哭的突然就笑了。到底是谁干的?他的幽默感可能跟我有一拼,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如果第二轮pk赢了,你最后要唱的那首歌是什么?”

  “进了三甲可能就要一首《好人一生平安》献给评审了。”

  《好人一生平安》在秦添阳看来是一首祝愿词朴素,旋律好听的歌曲,但他也无奈有些人对此的调侃。

  “我接触的音乐较驳杂,从上一辈的东西开始启蒙,然后到这一辈。”然而两代人也还是会有共鸣,秦添阳会去找八九十年代流行歌,一张一张地听,但这种时候他又感觉自己蛮惨的,“我跟身边的人聊音乐,在他们面前我感觉自己好像中年人的那种审美,可是真的跟中年人聊,他们又会说,你还挺时髦的嘛,听摇滚电音,满燥的。就有一种爹不亲娘不爱的感觉。”

  十大决赛结束当晚,《中国新歌声》广西赛区的负责人给秦添阳发名片,邀请他现场报名广西区的海选赛。秦添阳报名了,但他表示没抱什么希望,因为感觉自己的实力没到那一步。“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花很大的努力去够别人的鞋底,包括唱歌。”秦添阳接受采访时说,有些人真的不是这块料,哪怕你读科班生,底子扎实,老天没有选中你,你真的做不到。很残忍,但世界就是这样的。

  不过小小的音乐理想秦添阳依旧保留多年。在念中专的时候,有一次表演课,老师让同学们说说个人将来的理想,有想当歌唱家的,有想当歌手的,还有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希望在中国歌坛上有一定地位,能为中国音乐作出贡献的。到秦添阳的时候,他顿了下,说:“我以后想在酒吧当驻唱。”

  如今回忆起来,秦添阳笑道,当时档次好像一下子从自己这里降了下来,但真的很享受这种感觉,“寂静地弹着琴,大家跟着我走。”

  聊到现今目标和计划时,秦添阳表示母亲希望他继续念书,有让他出国的打算,但他自己想找份好工作。“有机会的话,将来想在南宁工作。” 午后,阳光悄悄溜到桌子上,覆盖在褐色的饮料杯子上,就着吸管喝了一口,身着棒球服,戴着方框眼镜的秦添阳在桌前作托腮状说道。

  秦添阳上大学那会济南至南宁的高铁开通了,原本38小时的慢车车程缩短到13个小时。第一次来到南宁的时候,父母就流露出了对这个城市的喜爱,慢慢地秦添阳也喜欢上这个绿城。

  现在,秦添阳即将与这座城市暂时地说声再见,而音乐将会陪伴着他继续前行。

编辑:董冠男  责任编辑:李坚良


更多


图片推荐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2楼雨无声办公室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