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调查 > 正文

嘉年华”被推倒,“我渴望新生活”

时间:2017-12-11 19:52:55  来源:通讯员 张威  点击: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至2015年三年间,全国各地被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案共968起,受害儿童超过1790人。2015年,曝光的性侵儿童案日均达0.95起,几乎每天就有1起儿童性侵事件发生。

       沉默的受害者

  江川这样形容十岁时的自己:浓眉大眼、爱笑、嘴巴特别甜。

  八年前的江川是学校里的“小明星”,被很多人夸赞“长得真好看”。学校十年校庆那天,他被选为小主持人,“那天很风光,心里很高兴”。但他没想到,风光之后却经历了一场一生都忘不掉的噩梦。

  上海的12月很冷,江川一人站在校门口等着正在加班的爸爸,脸蛋被冻得通红。门卫大爷向他过来时,脸上还带着江川当时认为“慈祥”的笑。

  “我屋子里暖和,进去等吧!”面对门卫大爷的邀请,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江川没有拒绝。“他特别喜欢小孩,平常见我都会给我吃的,对人很和善。”这是被侵犯前,他对门卫大爷的印象,他觉得那种“喜欢”就像爷爷奶奶对自己的疼爱一样纯粹。

  进屋后没多久门卫大爷就问他:“看电影吗?”可没等江川回答,门卫大爷就把光碟放进了DVD中。而几分钟后,江川就被电视机上的画面弄得涨红了脸,“就是大人口中的黄色碟片,画面不可描述。”

  江川羞得低下了头,在那个性观念还很模糊的年纪,他此前从未接触过此类影片,“那时候电视里有亲嘴的戏,我妈都会立马让我关上电视。”屋内的气温和气氛使得江川的脸颊越发滚烫,而此时的门卫大爷却慢慢将手伸进了他的裤裆。  

  也许是刚刚看到的影片镜头在作祟,江川居然有了生理反应。他瞪大双眼看着门卫大爷,看到的是一如往常的笑容,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当时就想爸爸快点来。”他想哭,想叫,喉咙里却像有东西卡住一样,什么都喊不出来。

  “应该是太疼了。”江川一把拿开了正在他裤裆内“肆意妄为”的手,对着窗外大叫了一生“爸爸”。门卫大爷可能误以为是江川父亲来了,赶忙退后,而江川便趁机慌忙跑出了屋子,躲进了附近的公园。

  “把这件事告诉爸妈或者学校了吗?”

  “没有,跑出去后就哭,我爸看到了是以为他让我等太久了。现在是长大以后才觉得恶心,越长大越觉得很恶心。”直到现在,江川都对上了年纪的门卫有种恐惧感,会刻意避免和他们接触。

  “这算猥亵吗?”,曾经活泼爱笑的江川,在接受采访后突然平静地问。
 
       厄运中的幸运者

  郑心怡第一次被陌生男人脱掉裤子时6岁。她现在还记得那个人的样貌:个子不高,瘦瘦的,眼睛很大,头发很长。

  “那天放学回家后就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玩,玩着玩着,他就过来了。”在郑心怡现在的意识中,他是个陌生人。但她曾想过:也许我认识他,否则我不会那么轻易地跟他走。

  关于那段记忆,郑心怡记得有些模糊。她不记得和那个人说了什么,更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会在大院上了一个陌生人的自行车。“我确定在车上的时候看到了很多认识我的人。”自行车从大院南一直行驶,直至出了北门到达那个人家中。郑心怡说,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害怕。

  进屋后,郑心怡坐在床上,那个人拿了很多零食给她吃。她以为就像平时和妈妈一起去串门那么简单,只是这次是她自己一个人。所以当她感觉到异样时,那个人已经脱了裤子,“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郑心怡反应过来时,那个人已经赤裸着站在她的面前,双手紧紧地拽着她的头。在痛与恐惧的交织下,郑心怡叫了一声:“妈妈!”然后哭了起来。说到这时,郑心怡停了近五分钟没有说话,“对不起,我记得清楚,可我难以启齿!……他把那个放到了我的嘴里,所以我叫不出来了。”她就那样痴坐着,被口腔中的恶心感不断冲击着。

  “大概一分钟不到吧,他停了。然后让我穿衣服,叫我不要哭,回去谁都别告诉。”

  “威胁你了?”

  “没有,很清楚地记得没有。”

  那个人把郑心怡送回了大院里,回到家的时候,郑心怡哭了。母亲询问她刚刚去了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她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刚刚的经历,“可能是无知吧,如果再大几岁,我应该都不会说。”郑心怡记得妈妈的反应很激烈。不断地问她:“脱你裤子没有?还做别的了吗?”而她就在那一个劲地摇头、哭。

  父亲知道此事后,就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然后打电话召集了全家的青壮年,让郑心怡领着他们去找那个人。“手里都拿着棍子,敲开门后把他狠狠打了一顿。骂他‘畜生’!”那个人被打得蜷缩在地上,叫着:“我错了,对不起。”郑心怡躲在妈妈背后,觉得那个人有些可怜:“我那时候觉得她他没有伤害我。”

  “现在呢?”

  “不那么认为了,也不会原谅他。但也要谢谢他,谢谢他没有对我做更过分的事。”对于当年的侵犯,郑心怡一直认为自己是“厄运中的幸运儿”。是那次经历后她才会那么“小心翼翼”生活,再也不敢随便和陌生人有过多接触。而对于父母,“他们不让我和别人说起这件事。”
 
  救赎希望

  江川在网上说出自己童年被侵犯的经历后,一个粉丝很快找到了他。那个粉丝告诉江川,自己被补课老师摸了私密部位,现在觉得自己很不干净,也不敢告诉父母,想离家出走。

  看到消息后,江川很快回复了这位粉丝,“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才能尽快摆脱阴影。”江川鼓励她把补课老师的恶行告诉父母,及时调整自己心态,不要做出错误选择。

  江川很后悔当初没有报警,没让门卫大爷受到应有的惩罚;也后悔没尽早拿开门卫大爷的手,而是察觉疼痛才反抗。更后悔没有意识到门卫大爷的不怀好意,让自己落入“狼窝”。

  去年在甘肃支教时,他主动向学校申请对学生进行性教育。“性这个话题虽然敏感,但不能让小朋友们一无所知。”虽然当地负责人持反对态度,觉得没有必要,但最后还是被江川说服,“他们也有孩子,也了解它(被侵犯)的可怕。”

  初中时,郑心怡就陆续收到男生的表白,可今年大二的她还仍是单身。“可以谈恋爱的时候,我已经认识到那件事的恶心程度。我暂时接受不了他们的身体。”
    
  她查阅过很多相关资料,也试图到心理咨询室寻求帮助,但这个心结,一直没解开。

  去年12月,她成为了心理辅导室的志愿者,接触到了很多与她有类似经历的女生,并且发现大多数都遗留了心理问题。她也发现,原来她们想得到的东西很简单,就是在最孤立无援和难以释怀的时候有人陪伴她们。

  “你会一直做志愿者吗?”

  “嗯,帮她们也是在帮我,我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抛去羞耻感,开始新的生活。”

编辑:张荟  责任编辑:李坚良


更多


图片推荐

Copyright ©2004-2018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2楼雨无声办公室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