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随想录

    【原创】女将军阿三

    2020/12/03


    宫崎骏说曾经发生过的事不可能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蓝色星球四十六亿年亘古不变的转动,多少英雄儿女陈人往事化为尘埃,只是有一些事情,已经深深地刻进了灵魂深处,就像箍着幼苗的铁圈一样,随着时间年轮的转动已经深入躯干与树化为一体,永远也不能忘记。


                                       一


    我是在外婆的臂弯长大的孩子。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没日没夜地加班,为了从窄窄的出租屋里搬出去而在喧闹的的城市披星戴月。我则被送到了乡下外婆家,在遥远的上村屯悄悄地长大。


    按照家族长幼排名,外婆排在第三,上个世纪人们认为孩子不能直接称呼父母为“爸爸妈妈”,否则会轻易被鬼差勾了魂去,所以妈妈舅舅他们都管外婆叫阿三。我也喜欢管外婆叫“阿三”,尽管被妈妈骂“没大没小”,我还是喜欢这么叫,阿三的发音跟我喜欢的动漫里面的保护神名字很像。外婆也喜欢我这么叫,她说叫“外婆”显得她太老了。


    阿三是个传奇一样的人物,姐姐说外婆要是生在古代准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将军,像花木兰或者穆桂英那样能够上场杀敌保家卫国。她年轻时是干活的一把好手,生产队上谁不知道她梁三凤的厉害。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会外公在广东开货轮,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外婆一个人拉扯五个孩子的吃喝,还要砍猪草、喂猪喂鸡喂牛、收花生收玉米收稻谷,一个人当两个人用。腿没摔伤以前,她去赶圩从来都是走路去,极少坐车,说这点路犯不着坐车。被逼着走路上街的我像蔫了的花一样耷拉着脑袋慢吞吞地跟在后面,阿三则腰板挺得直直的,脚步沉稳有力,我觉得她背上再扛个步枪就可以像志愿军战士那样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打仗。

     


    听说在我出生那会,外婆一个人拎了两只老母鸡二十来只鸡蛋,风风火火地从上村屯走了三里地到我们家。在看到我爷爷把鸡内脏也加进肉饼一起剁碎之后,她黑着脸端着那盘肉走到家门口那条马路边上,拿了筷子把内脏一一挑出来丢到马路上,村里的狗都跑过来远远地望着,村人路过见了惊奇地询问缘由,她讽刺地笑着说这是她女儿的月子餐,随之越讲越激动,最后破口大骂,连狗都不敢上前,直到外婆转身离开才蜂拥上前抢肉吃。第二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我爷爷重男轻女看轻儿媳。“当初要是你爸也是这样的态度,我铁定二话不说带你妈带回家…我再难也把她养大了,怎么样我也能继续养活下去!”时隔多年阿三对我讲起这件事仍然忿忿不平。


    别看阿三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是鸡鸭鱼兔却很愿意亲近她。她是养鸡养鸭的一把好手。小时候我尤为喜欢黄茸茸的小鸡或者小鸭子,上街看到总要买两三只玩,但是总养不活,直到有一次暑假去外婆家买了两只小鸡给外婆养,过年时妈妈指着远处两只悠哉吃米的大公鸡跟我说这是我当初买的那两只,我跟姐姐双双惊叹,坚信外婆有超能力。



    “玲玲,有空回来看看阿三吧,她想你了。”异乡求学的夜晚,电话那头妈妈叮嘱道。


    但是我再次回去看到阿三的时候,她已经不记得我了。因为急着寻找一只走失的公鸡,阿三不小心摔了一跤,她的身子骨一天天衰弱下去,渐渐地忘了很多事。


    “阿三老了。”他们都这么说。


    走在街上,她像一个害怕走丢的孩子,睁着迷茫而又惶恐的眼睛看熙熙攘攘的街道,看着这个似乎陌生的世界。她不肯吃药,直到妈妈拿了糖出来哄着,才慢吞吞地咽下药片。有一天她神神秘秘地往柜子里藏什么东西,我好奇地凑上去问,她把干枯的手指举到嘴边“嘘”了一下,严肃地看着我,“不要告诉他们,他们小气的很,一天只给两颗糖,我要留一点。”低头一看,原来阿三在往柜子的衣服口袋里藏糖果。“你是谁呀?还在上学吗?我有个外甥女也在上学,她的功课很好,次次都拿第一名!你帮我拿这些糖给她好不好?他们说她在上学回不来…玲玲读书很辛苦,她最喜欢薄荷糖啦,跟我一样!”


    “不是叫你进来陪外婆聊天吗?哭什么?”端着药进来的妈妈很是诧异。


    ……


    “阿三睡不着吗?我来给你讲故事罢?”这天到了睡午觉的时间,阿三躺在床上久久没有合眼,树皮一样的爬满皱纹的脸让人联想到秋天的野草。阿三盯着我看了一下,点点头,“那我们讲讲穆桂英吧…”午间的上村屯极为安静,猫儿鸟儿也都睡了,不知不觉我趴在床边也进入了梦乡,再次睁眼已经是傍晚,窗外漫天昏黄,天边血红的夕阳,正在慢慢地爬进地平线。


    外婆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不会忘记。我想多年以后我还是会记得,阿三会种香肠那么长的青辣椒,会在家里养着一群嚣张的会飞的黑色鸭子,会在早餐的白粥里给我埋一个水煮蛋,会在夏天院子种爬满墙壁的夜来香,她还会坐在躺椅上摇着蒲扇对我讲过去的事情。

     

     

     汉语言文学172班 郑静静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