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原创】红颜泪

    2020/11/08


    中国历史上的和亲源远流长,既在中国民族关系史上占有十分突出的地位,也是中国古代边疆政策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历代出于政治和社会影响的需要,大都对和亲公主的事迹加以歌颂,但对于和亲公主本人却无多少记载。不过还好,今天的我们可以通过史书中的记载,分析出和亲公主和亲的原因以及她们的不幸遭遇,从中窥探出这些表面看似光鲜亮丽女子内心深处的悲哀。


    和亲也被称为“和戎”“和蕃”。“和亲”一词,最早出现于上古《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其意义为“和睦相亲爱”。后来经过不断的演变和发展,和亲可分为广义和狭义。狭义和亲是仅指中原王朝与边疆民族君长的和好同盟关系;而广义的和亲则还包括少数民族君长间、政权间的异族政治婚姻关系。前者,常称为“和亲”,而后者,宜称为“联姻”。


    广义和亲的兴起时间非常的久远,在春秋初期和亲就已经约定俗成为一种习俗风尚了。林恩显先生在《中国古代和亲研究》一书中有这样的统计,“到了汉初,和亲已经成为了制度化的政策,其目的主要在于缓兵求和,汉代中期旨在结援,元帝末为柔远;至十六国南北朝时,为两厢情愿的短功利;至隋唐时代和亲盛行,初中期在柔远,中晚期借外援平内乱;五代后均旨在结援。”这是由于各个朝代的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外交等情况不同的缘故。每个朝代,甚至于每个朝代的每个时期,它所想要达到的和亲目的都不大一样。


    出于这些政治目的,无数中原公主远离家乡,嫁入数千里之外的他乡。不可否认,其起到的作用也是十分显著的,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和亲公主以阏氏、可敦或王后的身份监督、影响统治阶级上层实行比较妥善的民族政策。比如义成公主用“可贺敦知兵马事”的有利条件,提前通知隋炀帝注意始毕可汗的阴谋;华容公主对“西域诸国所有动静,辄以奏闻”,使隋唐王朝及时采取措施协调双方关系……等等,都足以说明这一问题。第二,和亲直接调整了和亲双方的关系。如咸安公主“远为可汗频奏论”,主动协调唐与回纥因绢马贸易问题而引起的纠纷,使唐宪宗“元和二年下新敕,内出全帛酬马直。仍诏江淮马缣,从此不令疏短织。”第三,和亲公主在异域传播文明与先进技术。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文成公主在西域传授汉族的耕作技术和建筑技术,教会藏族妇女纺织技术和刺绣。再如金城公主向唐太宗索取《毛诗》、《左传》等文化典籍,对提高藏族的文明水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第四,和亲公主与和亲的君长繁衍后代,加强了文化交流,增进了民族融合。比如西汉解忧公主的女儿弟史和女婿绛宾多次到汉朝贺,有时还会在长安停留长达一年之久。由于非常喜欢汉朝的服饰和建筑艺术,绛宾在龟兹模仿汉制建造宫室,对龟兹都城建筑影响很大。另外,他们在汉朝和龟兹之间的来往也在加强文化交流,促进民族融合方面起到了突出的作用。


    和亲公主所起的上述作用是中原王朝将其嫁入少数民族的重要原因,而这,也正是导致和亲公主悲剧的来源。在这种国家大义的“道德绑架”之下,和亲公主们所遵从的是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加悲惨的君权之命,正如崔明德先生在《中国古代和亲史》一书中所言,“她们所充当的是无形的兵伐,无形的城堡,无形的纽带和无形的分化剂”,她们,在那样一个君权、男权社会里,根本不能不敢也没有说出“拒绝”两个字的权力。于是她们只能以弱小的肩膀,担起国家的重托、百姓的期盼,被动地接受“和亲公主”的尊贵封号,含泪别离自己的家人,远嫁到塞外,自此与故国山高水长。现在有人把王昭君打扮成为含笑出塞的形象,其实也只是一种主观的臆测。史书中几乎就没有含笑出塞的记载,所能见到的都是泪水,是悲伤。也确实,《后汉书.南匈奴传》中曾记载,“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对此正确的解释是,所谓“丰容靓饰,光明汉宫”是指王昭君的容貌之美打扮之美,所谓“顾景裴回,竦动左右”是指在座的人为她的美丽相貌而打动。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看到她的含笑形象!退一步讲,如果这也算她含笑出塞的依据的话,那么,也不要忘了昭君为何出塞――《后汉书》中记载,王昭君是“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而要求出塞的,不是那些肩负政治使命而出塞的皇帝、宗室以及大臣的妙龄少女所能相比的。


    和亲公主们就这样被国家当做获取利益的工具嫁到了塞外,她们首先面临的是漫漫出塞长途,从中原繁华之地一路走到大漠、草原的深处,马车一路摇摇晃晃,愈加难挨;她们面临的或许将是比自己大出几十岁的丈夫,比如汉朝细君公主就是嫁给了已经六十多岁的乌孙国王昆莫,也或是青年君长,但总之都是不同于中原温润公子的存在;她们面临的是从未听过的风俗――自己的丈夫死了之后自己要嫁给他的下一任继承人,颠覆了十几年来所学汉礼的认知;她们面临的是难以适应的生活环境,吃不惯的食物;更重要的,她们怀有深深的思乡之情,可是却是山水不相逢,此生不再见的残酷现实,只能睹物思情,黯然落泪......一旦两国交恶,发生战争,她们的处境又会陷于十分尴尬的境地。然而,几乎所有的史书中,都是对于这些公主和亲作用的歌颂,很少考虑过她们的心里感受、了解她们内心想法的记载。于是,这些美丽的弱女子,一直戴着人们给她们定制的面具活在历史长河里,别人看不到她们的痛苦,也或许看到了,但是他们即使同情也不会说出来,因为她们是“和亲公主”;她自己心中虽有愁闷,可是也不能和人诉苦,因为,她们是“和亲公主”。这一个响亮的名号,代表的是整个中原王朝的尊严和气派!


    中国古代的和亲实质是强权与强权之间,以联姻方式建立的友好和睦关系。其成功与否竟能决定一国的生死存亡,一代乃至数代人是陷入战乱还是安享和平,实在令人感慨不已。是故,婚姻变成激烈复杂的政治斗争,娇弱女子沦落为达官贵人注目的焦点,追逐的猎物。无论帝女王孙还是平凡宫女,不得不以孤身一人,化解敌国百万雄兵,成为承担国家兴亡的大英雄……后世的人们相信这类神妙的传奇,把有限的几位女性视作伟大的“救世主”,忽略了制造这类传奇的广大男性统治者们的真实动机,那些有意无意吹捧和亲之策的论调,实际上是在为本该铁肩挑重任的男人们推卸责任乃至罪责。和亲,并没有后人所认为的那样伟大和美妙,反而隐藏着复杂的权力争夺与肮脏的政治交易;表面上看来是慨然和亲的女子们,大多并没有真正的救国救民高尚情操,只是出于无奈甚至被迫,无论她们出身是高贵还是低贱,与强权者相比,仍然不过是弱女子而已――由汉至唐的千年之内,若干起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的域外和亲“美谈”,在我看来,不过都是古人过分追求“仪式感”的结果。追求两国的友好,缔结友好同盟,有着无数种方法――通商、互派使者交流学习、汉家文化的陶冶……哪里至于非要用到和亲公主呢?这不过是锦上添花,又正好满足了那个男权社会越是位高者越喜欢征服更多女人的欲望罢了。和亲公主们的悲哀,就来源于时代对女子的不公,身处君权、男权的双重因素下,她们只能做着并不愿意做着的事。


    “年老思故乡,愿得骸骨归汉地”,不是每位和亲公主都能有解忧公主红颜出国,白发归来这样的运气,更多的,是客死他乡,化作大漠或是草原上的一掬沙,一抔土。岁月流转,转眼几千年,期间多少人从历史长河中穿过,有几人真心感念这些弱女子创下的奇迹,又有几人,惦念她们美丽面庞上的哀愁和心底里的惆怅呢?


    汉语言文学173班 肖克林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