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原创】一道宫门,两重世界

    2020/11/04


    纪录片总能向我们展示许多我们平时接触不到、了解不多的东西。近来观看了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感触颇深。

    一直以来对历史文物古迹都有着莫名的情愫,闲暇时也喜欢逛逛博物馆,看着一件件陈列着的历史文物,有古朴厚重的青铜器,有栩栩如生的雕刻,还有灵动飘逸的书画等,仿佛闻到了历史的余香。然而,中华上下五千年,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这些文物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定的损害,或是岁月的消磨,或是人为的破坏。我们看着博物馆陈列着的令人惊艳的瑰宝,却不知它们是如何洗净千百年的风霜以最初的姿态呈现在当代人眼中的,而这主要得益于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文物修复师们对文物修复的高超技艺。

    《我在故宫修文物》是一部记录故宫文物修复工作日常的记录片。我们大多数人想象中的“大师”可能都是胡子发白、板着面孔认真且严肃,神秘却又发着光的形象。而《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所展示的文物修复师的形象与我们想象中的大有不同,他们也是像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的上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过层层红墙,嬉笑怒骂,遛鸟、打杏、逗猫,闲暇时弹弹吉他聊聊天,再摆弄摆弄花草,充满鲜活的气息,褪去了厚重的尘埃,充满人情的味道。而又是这样一群鲜活的人,传承着千年前的传统技法,与文物相知相遇,进行一场穿越千年的对话。

    钟表组的王津师傅,十几岁就进入故宫进行钟表修复工作。钟表的精细程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却有更精细的技艺与人去修复这一块块被岁月侵蚀的钟表。赞叹王津师傅技艺高超的同事,我也感叹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不止王津师傅,故宫里的文物修复师们都有着这样的一份淡然,对待任何事物都不着急,不匆忙,在人们人们都感觉枯燥无味的工作中,苦心技艺,甘于寂寞,坚持不懈,这是当今社会中很多人无法做到的。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关于工作的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王五师傅修复唐代的三彩马,需要一点点的上色,一点点的修复,最大程度的保持它最初的样子。为了更好的修复这三彩马,王师傅还去参观了许多博物馆的陈列,从中观摩与学习,使作品达到极致。他们修复的各种文物,青铜器、漆器、宫廷钟表、陶瓷、木器、织绣、书画等,都以最严谨的态度去对待,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力求做到最好。“初心在方寸,咫尺在匠心,”这不仅是他们的工作,也是“工匠精神”。

    除了“工匠精神”,我在这纪录片里面体会到的还有传承。故宫里的文物修复师们对于古物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单纯的修复,还有世世代代的传承。许多老师傅都是深受父辈的影响,十几岁就开始从事这份工作,经历过几十年的磨练与沉淀,传承来自父辈或师傅传授的技艺,在传给下一代人。直到现在,故宫采取的还是传统的师徒传承方式,有人老去,也会有新鲜的血液注入,代代相传,生生不息。而我更开心得是,有这样一些年轻的力量去热爱这份工作,去传承那些古老的技艺。

    这部纪录片更侧重于讲述里面的人,告诉我们文物修复是一份怎样的工作,而做这份工作的又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有工匠精神,热爱这份工作,也乐于去传承。也因为有了他们,那些看着冷冰冰的文物古器也仿佛有了温度,不管是千年瑰宝,还是红墙绿瓦的紫禁城,片砖片瓦都有了生命。

    故宫外面人来人往,而在那道道红墙后面,也有着不一样的世界。

    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171 林影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