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读书汇

    【原创】石头缝里裂进了光

    2020/11/04

     

    一次课堂实践,意外与余秀华的《点种》产生了情感上的激荡与共情。


    父亲用锄头抠出一个窝,我丢下两颗花生 
    窝儿不深 
    我很想把自己丢进去 
    我想知道如今的我会不会被风一撩
    也去发芽 
    一颗花生不经意碎在手心了 
    我被一句哭喊惊得乱了步伐 
    谁在红纱帐里枯坐了一个冬天 
    爱情敲了一下门 
    你一个惊喜,就粉身碎骨 
    它跳了一下,落在窝外了 
    红得如一句没有说完的诺言 
    天那么蓝
    老天,你在种我的时候 
    是不是也漫不经心

                  (摘自余秀华《我们爱过又忘记.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0年)


    点种,即等间距播种种子的一种方式,一般是有经验的农夫才可轻易实现。诗人将精心播种花生的方式与老天安排自己命运的漫不经心构成强烈反差,看似平淡的口吻却道破了生命的脆弱与无奈。


    余秀华出生时因倒产、缺氧造成了脑瘫,行动不便,说话口齿不清。加上包办婚姻的束缚,遭心仪的对象拒绝等系列境遇,让余秀华一步步走向生命的凛冬。她忠于爱情,渴望幸福的婚姻生活,然残忍的现实用刀子一道道地划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刻入骨髓的苦与痛。她紧闭心窗,犹如枯木一般死寂,困于桎梏,却也希冀着下一场滋润荒芜原野的春霖。明天的明天总会有晴天,生活还有蓝天纯净、美好的一隅方山。明媚与忧伤共存,不经意中犹存惊喜。


    光,是人所趋向、希冀的火种。凡光照之处,便会投射下阴影。余秀华的诗里,将光的明媚一面与阴暗之处化作自身生活的点滴。种花生挖的一窝窝小坑,是各人生命遭际的形象化,一个意外,就会失去光的庇佑,失去生根发芽的机会。即使心如槁木,囚于冥冬,内心柔软之处也在等待着百合花的盛开。余秀华就像是一颗棱石,任生活风吹雨打后,也愿裂开缝隙,让阳光照进。《点种》即是如此。既有她真实灰暗的人生写照,也存有她对光点的微弱希冀。现代诗歌也是这般。尽管现代诗的灵性与光亮渐渐隐退、暗淡,但也有如《点种》那样的诗歌还闪现着诗的光芒,虽微若萤火,却也是希望。


    诗歌来源于生活。细心发现生活的小细节,敏锐捕捉生活中的小瞬间,将感动于自己的每一寸光影化作灵动的文字,这样的诗歌也能喷吐生活的艺术气息,投射下质朴而不乏诗意的光斑。诗歌的“光”不需要多宏大的主题来刻意描绘,一件简单、触人心怀的小事也能让诗歌富有光彩。当然这并不是个人情感的滥觞,而是个人情感的真实流露,自然的抒发。


    从余秀华的《点种》,可以看到当代诗歌需要重返质朴的内心,不拘泥时代限制,紧密结合自身经历抒写真情实感,不造作,不为迎合市场而改变诗歌的本性,潜心发掘诗歌的光点,创作更高质量的作品,为当代诗歌的暗淡凝聚光亮。

                                          

                       文学院 汉语言文学192班 朱家强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