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读书汇

    【原创】《边城》与《受戒》

    2020/10/31


    《边城》作为沈从文最负盛名的代表作,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优秀的抒发乡土情怀的中篇小说。它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了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它以独特的艺术魅力,生动的乡土风情吸引了众多海内外的读者,也奠基了《边城》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


    小说在古朴而又绚丽的风俗画卷中,铺衍了一个美丽又凄清的爱情故事。在端午节赛龙舟的盛会上,翠翠与外公失散,幸得夺魁少年,当地的船总顺顺的小儿子、被人誉为“岳云”的美少年傩送相助,顺利返回渡口。英俊潇洒而富有情义的傩送在翠翠灵秀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挚的印象。而傩送的哥哥天保也爱上了翠翠并虔诚地派人说媒。此时,傩送也被王团总看上,他情愿以碾坊为女儿的陪嫁而与船总结为亲家。在这样的情况下,傩送不要碾坊要渡船,与哥哥天保相约唱歌让翠翠选择。天保自知唱歌不是弟弟的对手,也为了成全弟弟,遂外出闯滩,不幸遇难。傩送因为哥哥的死悲痛不已,他无心留恋儿女之情,也驾舟出走,远走桃源了。疼爱着翠翠并为她的未来担忧的外公终于经不住如此打击,在一个暴风雨之夜阖然长逝,留下了孤独的翠翠。虽然好心的顺顺欲接她回家,但翠翠不愿名分未正便搬进船总家,她与杨马兵就在溪边,守着渡船,深情地等待着那个用歌声把她的灵魂载浮起来的年轻人。“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沈从文通过《边城》这部爱情悲剧,揭示了人物命运的神秘,赞美了边民淳良的心灵。《边城》以撑渡老人的外孙女翠翠与船总的两个儿子天保、傩送的爱情为线索,表达了对田园牧歌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这种宁静的生活若和当时动荡的社会相比,简直就是一块脱离滚滚尘寰的“世外桃源”。在这块世外桃源中生活的人们充满了原始的、内在的、本质的“爱”。《边城》展示给读者的是湘西世界和谐的生命形态。


    《边城》寄托这沈从文“美”与“爱”的美学理想,是他的作品中最能表现人性美的一部。作者以纯净,兼具抒情诗与小品文的优美笔触谱写了一首爱与美之歌。湘西淳厚朴实的人情世态,健美古朴的风俗习惯,新奇幽雅的山光水色,情调爽朗明快、色彩绚丽的清新,是一幅优美别致的风土人情画卷。而青年男女的情爱,父子祖孙间的亲爱,人民相互之间的友爱,以及自然万物之爱与湘西之美糅合在一起,了无痕迹地融入了全部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之中。


    《边城》的故事不禁让我想起了汪曾祺的《受戒》。


    正如《受戒》中作者在小说结尾所言“写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受戒》营造了一个充满自由空气宛若梦境的“桃花源”,这庵赵庄的“桃花源”与《边城》中茶峒小镇说同也不同。


    《受戒》通过描写生活在其中的一对小儿女之间天真无邪的朦胧爱情,赞颂了尘世间的人情美和人性美,揭示了追求个性解放的主题。


    庵赵庄,以赵姓人家多和庄内有座“荸荠庵”而得名。小说通过小和尚明海与村姑小英子纯真的初恋故事,把“一花一世界,三藐三菩提”的佛门净地“荸荠庵”与生气盎然的世俗生活联系在一起,让人间的烟火弥漫在寺宇内外。作品并没有着力于描述宗教对人性的异化过程或结果,而是以幽默的语言风格展示了宗教环境中世俗化的一面:和尚们诸多的人生向往与普通人并无二致,“荸荠庵”里没有神秘玄的气氛,也没有枯寂虔诚的膜拜,更没有道貌岸然的清规戒律。庵内的和尚学会一点做法事的基本功就可以混口饭吃,可以攒钱,可以娶妻,可以斗纸牌、搓麻将、吃水烟。而且和尚们吃肉也不避人,过年时还会在大殿上杀猪。在这里,无所谓清规,甚至连这两个字都无人提起。不独是荸荠庵如此,城里的所谓佛门净地善因寺,也与世俗红尘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而是充满了人间的情趣和生机,比如善因寺住持自己有一个十九岁的老婆;虽然和尚们吃斋时如果发出声音会被监寺惩戒,但其实他并不是真打人,只是做个样子。总之,在这个旧社会的江南水乡,当和尚不过是谋一个“管饭”的地方,在人们心目中与种地、画画、弹棉花等行当并无实质区别,都是平等自由的谋生职业。


    作者在这样的背景下,描述了一个温情浓郁的人性世界。佛教中超然出世的生活原则,在作品所营造的特定氛围中,化作了叙述者对宗教人生的善意的嘲讽和戏谑,而积极入世的生活理想,则与作者所提倡的市民意识紧密相联,突出了民间文化中乐观向上的精神底蕴。正是在这种世界中,明海与小英子的爱情才变得顺理成章,没有受到任何外界的阻力。


    作品表现他们的爱情时,既没有写如火如荼的情感冲突,也没有写悱恻缠绵的爱情纠葛,而是让人物植根于平凡的生活沃土,明海和小英子一起劳动一起嬉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朦胧的爱情。这种清新纯洁的爱情,呈现出的是人性中健康、美好、天真的一面。


    茶峒小镇和庵赵庄一样的美好,一样的风情淳朴,自然而清新,一样地寄寓着少男少女美好而懵懂的爱情,但是《边城》以忧伤的基调给予了深入灵魂的悲剧美。翠翠的爱情可能回来也可能再也不回来了,明海与小英子的初恋则是含蓄而又富有诗意、毫无戏剧冲突的平淡如水。美好而顺其自然的爱情诚然让人读者沁人心脾,但翠翠爱情悲剧的美中不足也增加了作品的厚度与魅力。

     

    汉语国际教育171  王胡霞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