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随想录

    【原创】故乡的瓦房

    2020/11/03


    建筑不仅仅是人类居住的场所,在社会的发展中经过历史的积淀,建筑已经成为文化的物质载体,被称为“凝固的艺术”。今天我想向大家介绍我故乡的瓦房,它独有韵味,别具特色,更承载着很多我们壮乡的风俗文化。


    我的家乡位于广西钦州市钦北区西北部,系广西钦州市钦北区大寺镇南涧村委的一个自然村落,名为团并村。它共有七十一户人家,苏、马、陆三个姓氏,是个壮族世代聚居的村庄。村庄里很多传统瓦房建筑已经年久失修,逐渐坍塌消失了,现存的保存完好的传统建筑共有三十五幢,包括居住的房屋,牛栏,宗祠,龙王庙等。


    瓦房分有两种,一种是土胚瓦房,另一种是青砖瓦房。前者朴实无华,用当地充满粘性的粘土敲打而成,黄色的充满泥土的气息,通常作为厨房,牛栏。后者用料和工序比较复杂,要经过火的锻造,说是青砖,其实是主要以石青色为主,但颜色是有很多样的,有浅红,淡黄,石青等等各种颜色,一致是淡淡的,通常作为主屋,供人居住。黄土瓦房给人黄土的热烈,深沉,内敛,而青砖瓦房则给人江南烟雨的诗情画意,惬意,浪漫。两者各具特色又相辅相成,相映成彰。


    瓦房的瓦是壮族人自己锻造的黑瓦,黑中也许会带些红或带些黄,它两端翘起,呈下拱形。按造一定的规律整齐的铺在房顶,错错落落,整齐划一,能严密的隔挡雨水,既好看又实用。每年的大寒之后到春节期间,这里家家户户的男人都会爬上屋顶,小心的翻修瓦片,坏的碎的都剔除,重新添补,让它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新的一年,在新的一年里继续遮风挡雨,庇护家人。


    瓦房墙以土石为主,屋顶以瓦铺盖,而内部则是木为框架,中央是一大根木头做栋梁,除此还有很多纵横交错的木头支撑起整个房子。这些木头很是费时费力,特别是做栋梁的大木头,需要家主经过很多年的寻找,,砍伐,刨皮,放进水中浸泡防腐,所以说在以前,建房子是一件工程量很大的事情,,需要很多年的准备,很多人的帮忙,这也是村里关系很是和谐的一个原因吧,很多事情都需要村里人守望相助,团结一致才能完成。


    在烟雨蒙蒙的日子,远远看去,瓦房的瓦黑亮黑亮的,墙体或是朴实厚重的黄,或是浅色淡彩的青,映着房前屋后苦楝树一片片淡粉淡粉的花团,朦朦胧胧,美得如同仙境,却又有人间烟火的气息。在夏季大雨滂沱的时候,倾听着雨水顺着屋檐流下,冲刷着青石板。雨打在瓦上,淅淅沥沥,流下屋檐,哗哗啦啦,像一场雨的奏鸣曲。向外延伸的屋檐也很有人情味,放学了逢下雨又忘带伞的三两个孩子,嘻嘻哈哈的玩闹着缩在人家屋檐下躲雨,急着回家就小心的顺着人家屋檐往家走,回到家时衣服也不会太过狼狈。还有外出做农活的男人,种菜的妇女,放牛的小郎,雨来了,就笑着躲到人家屋檐下避雨去了。那延伸的屋檐彷佛是别人伸开的援手,给狼狈的人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满怀温情,让人难忘。


    黑格尔说:“建筑是流动的音乐”,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建筑是看得见的乡愁,是流在我们身体外边的血液,是我们对于“家”的具体形象。地域建筑是乡愁的归宿,对故土的眷恋可以说是人类共同而永恒的情感。有人说“城市”与“乡愁”是一组伪命题,因为千篇一律的建筑无法寄托厚重的乡愁。只有各个地方的不同的各异的建筑才能安放乡愁,安放我们对家的情感。瓦房承载了我们这里的人的记忆,蕴含着这里的风俗习惯,风土人情,更寄托了人们久久散不去的浓烈乡愁。


    愿我故乡的瓦房永远存在,愿我的乡愁永不消散。


    马继婉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