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我与我周旋久

    2020/10/28

      

    感觉人和自己相处周旋久了,可能就像是在船上,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和流动,觉得自己被困在了某种惯性里。直到猛然回头一看,才发现周遭景致已经相去甚远。而在此过程中人是很容易被一叶障目的,任何一片树叶,只要足够接近,是可以将自己的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很多当下里觉得得不到就会难受困顿到不能呼吸的东西,过后看来或许会变得无关紧要。太难取悦的人或是太勉力维系的关系,可能都只是一片恰好落在眼前的叶子罢了。


    2013年的重阳,我第一次被老师评价为敏感的小孩。碰巧的是那天正好是我十二岁的生日。班主任悄悄将我叫出书声琅琅的教室,拍拍我的肩说:我看了你的周记,写得不错,不过我们的小寿星还真是个敏感的小孩。那一次的周记我写的是自己发现竞选校优秀学生的最终结果与投票结果不一致后的意难平,有失败后的自我否定,也有为票数最高者的鸣不平,还有对竞选不公平的鄙夷。具体内容我已记不清,只记得班主任温柔的教导:好孩子,成年人的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复杂,不管结果如何,请相信你是一个优秀的孩子,至少在老师心里,你就是最优秀的那一个。我当时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只想着快点长大早点去体验老师口中的成人世界。


    十二年来第一次被人贴上敏感的标签,恰如奔流的江河打开了闸门,敏感这个词伴随了我整个青春,它往往是打着劝慰的幌子出现。如果敏感是情绪存在的标签,那于我而言,这种劝慰更像是一种抹杀,谋杀了我孩童时期好一部分的想象力与共情力。


    对不起,我真是一个奇怪的坏小孩。当我毕业后再去看望老师时,我坦诚的对老师说。语文老师只是微笑着摸摸我的头说,你太敏感了。


    高考算是我青春时代经历过的最具有有悲壮色彩的重大事件了。其实对于漫漫人生路来说,它只能算是一片树叶。不过即使是一片微小的树叶,只要离眼睛足够近,就可以把人的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我不止一次的因为考试退步而懊恼自责,很多令人沮丧的时刻都想放声大哭一场,自杀的念头就是在备战高考这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战役中萌发地。理由仅仅只是害怕看到高考失利后父母老师失望的眼神。我不断和自己较劲,日复一日的麻木的学习以求得他人的认可,却从来没有真正用心去理解过自己,也没能看清楚所谓生活的意义。好像突然就顿悟了小王子为什么不愿意豢养那只小狐狸而却愿意为那朵高傲的玫瑰跋山涉水。我想大抵也是一叶障目的缘故吧。那个被高考这一叶遮挡剩余视线的十七岁的自己最后平静的度过了那个六月并迎来了七八九月乃至新的一年。希望自此之后的每一岁,我都能不畏浮云遮望眼,但愿目光长远清明。


    现在是2020年秋,我即将迎来我的十十九岁。我想写一本名为《自我观察手册》的书,在这本书里会有我从敏感的小孩到执拗的大人的记录,会有我对自己性格的简要概括。诚如我在朋友圈所记录的那样不断自我剖析。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探求真实的自我就好像是在探索平静海面下的深海。庞大安静又神秘,当你试图将一切清晰的展露在世人面前时,却发现展现出来的只有一团暗影。但我觉得这会是很有意义的举动,虽然以我的文字功底还无法支撑我成熟的勾勒出人生旅途中偶遇的每一朵玫瑰,但她们绽放过,也成为过我的风景,这样就足够了。


    一晃好几年,我依旧与我自己周旋着,依旧保留着敏感这个标签,我依旧是那个爱暗自较劲的小女孩,依旧无法看透未来将会成为谁,遇见谁。


    我虽与我周旋久,但依旧宁作我。我想,这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吧。


    外国语学院 欧阳淳子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