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随想录

    【原创】辣椒

    2020/10/13


    “啊,好辣,好辣!”我忍不住惊呼,神情满是疑惑,究竟是何物让我大腿有如此又辣又烫之感。下意识地,掏了掏口袋,原来是3个辣椒在我口袋中。许是我蹲下时压力太大将它们压坏了,此时看到的辣椒已是“面目全非”。

    看了看布满辣椒籽的口袋,我已然不知这是塞进袋中的第几个辣椒。

    时间倒流至九月一号,开学的日子到了,一如往常,母亲从冰箱中拿出3个小辣椒,用她那饱经风霜的手递给我,让我屏住呼吸将辣椒塞入口袋中。

    回想起第一次接受这个“仪式”是在十年前。第一次离开家外出求学,需要到离家50公里外的县城读初中,年少的懵懂与思家思绪让我在返校前情绪异常烦躁。正值酷热的开学季,在我出门乘车前母亲拿出3个辣椒递给我,让我按部就班地将辣椒放入口袋,我虽也听母亲的话,但脸上的不满表现得尤为明显,在放好辣椒后我说道:“怎么每次都要放辣椒啊,真是麻烦。”母亲不善言语,满面春风地答道:“这个好呀,对你有帮助,你可千万要带上”。而我甩了甩手,言:“真是麻烦,有什么用。”母亲不语,将头偏向右侧,从她眸底感受到满满的失落感。我如此之言行虽令母亲伤心,但每次看到我“安置”好辣椒她都会笑逐颜开,随后说道:“辟邪的咧,好生带着。”那时的我便是以无奈之表情回应母亲。一来觉得母亲这是过于迷信,世上并无虚无缥缈的东西,母亲这一行为属实多余,我更有在心底想到:即便有什么,这小小的辣椒又有何大用之处呢?二来将这辣椒置于口袋中放尤不方便,不是洗衣服时将它误洗就是像这次一般把大腿整得火辣辣的。想起那时稚嫩的我的想法,真是不该,费了母亲这真切的爱女之心。

    随着求学之路距家越发遥远,回家的次数也随之而减少,接受这个“仪式”的次数也逐年递减,让我越发思念母亲给我安排的这个“仪式”。并不是说我喜欢这个“仪式”,而是我发觉这小小的辣椒,承载着母亲对我深深的爱。母亲不能常伴于我身侧,这辣椒便是为我求平安的行为物品之一,母亲希望我离家之时,可为我驱除路途不运之事。仔细想之,母亲用这种行为惦念我在外的日子可不止这小小的辣椒,每次返校,她还会将别针扣在我所背的书包中,将一个红包放入背包内层……虽然我不知这些小小的行为寓意何为,但我深知,母亲希冀我在外的日子里,一切平安顺意。

    小时的我,懵懂无知,记着的全是母亲这些行为对我的不利之处,现在啊,脑海中萦绕着尽是母亲对我的关怀与爱护。记得,她会在我的言语神情中探出我的不喜与欢快,我开心时她也同小孩般与我欢喜,我不悦时她心里也难过如针刺;记得,她担心我睡觉时踢被使被套分离,彻夜帮我将被套缝好;记得,她会在我返家前两天把房间窗户打开,让我回家后睡上舒服觉。记得,记得……

    口袋中这三个小小的辣椒让我忆起母亲深深之爱,我挽起记忆之手,看母亲在岁月中绽放最美笑颜。

    汉语言文学172 蒙桂仁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