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读书汇

    【原创】《李将军列传》与《李广传》

    2020/09/30


    《史记》中的《李将军列传》和《汉书》中的《李广传》,都歌颂了汉之名将李广,凸显了其杰出的军事才能与忠实诚恳的优秀品德,其描写和内容也是十分类似,有重合部分。而通过仔细研读这两部列传,我也对它们有了新的理解和发现,其在内容、写作理念和艺术特征方面也有着大同小异之处。


    《史记》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纪传体史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汉书》则是继司马迁之后又一位著名的史学家班固所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汉书》沿袭了《史记》的体例,但也有所改造和创新,这在两部作品中为李广将军立的传记中有所体现。


    其一,从体例上来看,两传即有不同之处。纪传体是司马迁的独创,他为李广立传采取的是独传,《史记》作《李将军列传》,将一个通称名词当作李广的专称名词,以李广自为一传,以苏建附之《卫将军骠骑列传》;而《汉书》则直接以李广为题,以李广、苏建合为一传,在李广传中也插入了李陵,并对其事迹详细描写,故两传在内容结构上就有所不同。且在标题上,马、班二人的小心思也显露出来。在《李将军列传》标题的选取上,可以看出司马迁想要为李广正名发声的创作意图,与其一贯的选取标准相一致,而在文章中司马迁也是以李将军来称呼李广,而班固则直接以李广相称,《李广苏建传》这种标题的写法也是《汉书》通例,对传主一视同仁,没有喜恶偏向性,符合《汉书》作为一部正统史书的严谨性特征,这足以见二人对李广的尊敬和重视程度了。


    《李广传》袭用了《李将军列传》,但是在遣词造句上也有了不同的增减之处,其增减带来的效果皆有合理与不合理之处。比如,班固在司马迁描写的基础上删去了部分累赘的虚词与起修饰人物形象作用的实词,如皆、复、亦等虚词和对李广本人的形容词老、急的省略,这使得文章更加凝练简洁与严谨,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原来的文意和人物形象的塑造。而除了删减之外,班固也根据自己的理解在部分地方替换了某些文字,这也对文章的描写效果有着很大差异。比如在描写中贵人事件的时候,李广百余骑与匈奴的数千骑人数对比悬殊,李广不仅没有掉头逃走,反而还命令部队向敌人进发,并在距离二里地处下命令解鞍下马,部队的恐惧可想而知,而司马迁在描写部下的话是用的是虏多且近,而班固用的是虏多如是,后者并没有突出部下的担心和情形的紧张,这也对事件描写效果大打折扣。由此可见,细节的改动可以对作品呈现的效果有着很大影响。


    此外,在《汉书》中还有很明显的三处增添材料起到了正作用。其一是班固在描写李广怒杀霸陵蔚一事中,在司马迁所描写的原文后补充加入了一条重要信息,即李广和汉武帝的一次书信来往,这就在原来此事件中营造的鲁莽感性、心胸狭隘的李广形象上补充了他理性的一面。而李广和皇帝两人对于请罪治罪的交涉也从侧面表现了他们的立场和心理活动。前者先斩后奏,后者以小不忍则乱大谋顺坡下驴,不得不说这补充的材料对文中李广形象的塑造有着很大影响。其二,则是班固对李察这号人物的细致描写。马、班二人在描写李察的时候都是将其与李广作对比,突出李广人品之高。同是参军打仗,李察人品差却官位高,曾经封侯,位至三公,而李广人品高,军功大,却一生难封侯。而班固在描写的时候,还另外补充了李察的其他恶行,将其以一之职贪污腐败国土财产的行为衬托了李广不贪财,正直清廉的人品。这很好的起到了反面描写衬托人物形象的作用。其三,众所周知,司马迁为辩护李陵而遭腐刑,但在《史记》中司马迁对李陵的叙写却十分简略,或许是司马迁先李陵去世,所以《史记》中对于李陵的记载较少,又或许是因司马迁为李广立独传故对其他人提及笔墨少。而班固在两书都记录的事件之内,补充了一段李陵与汉武帝对话的材料,这使得人们对李广李陵二人的关系和人物的理解有着很大帮助。班固以大篇幅描述了李陵最后一战的壮烈,在李陵全家被诛的事件里又补入了缘由,因边军误把李绪当李陵,认为李陵不仅投降,还教单于为兵以备汉军,这才是令李陵全家被族灭,李氏名败,而陇西之士居门下者皆用为耻焉的真正原因,而并不只是司马迁在《史记》里提到的单于以其女妻陵而贵之。我初读《史记》时也认为李陵只是单纯的叛变之徒,兵败叛国,也不能理解司马迁为何仍为李陵辩解,读了《汉书》中的补充之后我才恍然大悟,也对李陵这一人物有了进一步理解。班固以史学家的严谨为李广传记增添很多细节,帮助了后人更好地认识和了解李广。


    其次,则是在艺术特色上,马、班二人对李广的评价和描写也有着很大不同。比如在文末的评价中,司马迁在评价李将军时引用了《论语·子路》中的其身正,不令其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直接形容李广为品德高尚,言行正直的君子,可见其评价之高。还有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高度评价。这与无不表现了司马迁对于李广这个悲剧性历史人物的偏爱和同情,如果品德不高尚,何以让天下人为之垂泪呢?在文章中,也处处可见司马迁对李广的赞颂之意,体现着对他的钟爱和尊敬——热爱国家,保家卫国,廉洁奉公,爱兵如子……司马迁对于喜爱的人物,不吝惜笔墨,淋漓尽致的表达自己的爱憎之情,也表现着他笔下悲剧人物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悲剧情怀。但在班固的评价中,删去了对《论语》的引用,的品质被弱化,更多的是诚实与悲哀。为什么呢?因为班固是一个非常正统的史学家,行文力求简介务实,对人物的描写和评价尽量做到客观公正,不表露个人爱憎;而司马迁在记史的时候表露个人思考,突出个人爱憎,添加情感与文采。


    综上可见,司马迁以其卓越的史学和文学才华为后人记录的是一位悲壮不得志的爱国英雄,以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为后人所铭记,而班固作为一位正统的史学大家,在司马迁的基础上,增删细节使文章简洁有力,补充新的文献材料达到客观公正的效果,为汉代记史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两人的描写特点和记史手法不同,对于创作思想和塑造人物形象手法不同,所呈现的作品艺术效果便各显其色,这也是两位史上出色的史学家的特点和魅力之处。


    梁叶莹 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171班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