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读书汇

    【原创】论高启《李夫人歌》

    2020/09/30


    高启,元末明初著名诗人,文学家。元末隐居吴淞青丘,自号青丘子。他出身富家,童年时父母双亡,生性警敏,读书过目成诵,久而不忘,尤精历史,才华高逸,学问渊博,尤精于诗,诗歌数量较多,初编有5集,2000余首。并与刘基、宋濂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又与杨基、张羽、徐贲被誉为“吴中四杰”,当时论者把他们比作“初唐四杰”,也是明初十才子之一。本文要赏析的即是高启的名作之一《李夫人歌》。


    读诗之前,我们需要了解的即是诗中描写对象——李夫人这一人物的历史背景与事迹。李夫人,是历史上第一位追封的汉武帝皇后,西汉著名音乐家李延年、贰师将军李广利之妹,李季之姐,汉武帝刘彻的宠妃。李氏家族虽平民出身,但均精通音乐,以乐舞艺人为职。李夫人是在李延年于汉武帝前歌舞唱颂时,由平阳公主推荐给了汉武帝,获封夫人,深得宠幸,并为汉武帝生下儿子昌邑哀王刘髆。产后不久李夫人病死,因其有儿子,以王太后之礼安葬,追加尊号为孝武皇后。在历史上,除了本篇高启的《李夫人歌》之外,还有诸多文学作品对这个艺术形象进行描写,如汉武帝刘彻的《李夫人赋》、《落叶哀蝉曲》和李延年的《佳人歌》,此外还有李商隐、李贺、鲍溶等人的《李夫人歌》。班固在《汉书》中也形容李夫人为“实妙丽善舞。”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谈及李夫人初得赏识,这与其兄李延年的献歌唱荐离不开关系。李延年在一次武帝酒宴前献歌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绝世而独立。”这曲子不由地引起在爱情世界里极度空虚的汉武帝的极大兴趣,不由地发出了:“善!世岂有此人乎?”这时一旁的平阳公主便向武帝举荐延年其妹能歌善舞,倾国倾城。李夫人便因此得以被召见,其俏丽身姿与轻歌曼舞被武帝大为欣赏,自此开始受到倍加宠幸,被封为“李夫人”,成为了未央宫里的新宠。这也就是高启《李夫人歌》中的首句“延年罢歌少翁望”的由来。


    “临殁最难忘,欷歔不相向。”——高启在诗里也简明描写了李夫人临终托付,不愿相见的事迹。李夫人后期病重之时,卧床不起,形容憔悴。武帝得知前来看望,无奈李夫人多次推脱,不愿显露面目,即使武帝多次要求,到后来,李夫人也只是悲戚的说:“妾长久卧病,容貌已毁,不可复见陛下,愿以昌邑王及兄弟相托。”终不肯与武帝相见,武帝愤而离去,李夫人便以被掩面而泣。问其故,李夫人叹道:“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今天我病已将死,他若见我颜色与以前大不相同,必然心生嫌恶,惟恐弃置不及,怎么会在我死去后照顾我的兄弟?”话中折射出了李夫人的智慧和坚忍,在大病之时,她也能清醒的认识到,自己身后的富贵荣华,不过是镜花水月,转眼可能成空。她不像陈皇后有显赫的家世,也不像卫子夫有勇冠三军的兄弟子侄,要想保家人平安,所能倚仗的不过是君王那一点怜爱之情。所以,这也成了武帝心头之憾,令他在李夫人故去之后仍痴迷难忘,便有了后来的“少翁追魂”与“帐帷烛影”之事。


    高启诗中的“少翁”,即汉武帝时齐方士名。曾以方术致已卒王夫人之魂魄于武帝 前。《史记·孝武本纪》:“上有所幸王夫人(即李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术,盖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天子自帷中望见焉。”对李夫人日思夜想的武帝在帐帷里看到烛影摇晃,隐约见一身影翩然而至,却又徐徐离去,便凄然写下:“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其后,武帝又自作赋《李夫人歌》以寄恨焉。高启在其诗中即以“延年罢歌少翁望,兰芬凄凄销复帐”开篇,奠定了该诗哀伤遗憾的情感基调。既交代了诗作背景,又将人带入了那个富有传奇色彩又无比悲凉凄婉的历史情景,仿佛能从字里行间中,重窥那个令铮铮武帝魂牵梦绕的佳人倩影。才美双全的李夫人让自己得到了善始善终,也让她在武帝心中留下了最美丽的年华风貌,令其对她思之如狂。高启在诗中便直接引入武帝是非之问——“陈杯觞,列灯火。是非耶?幄中坐”,令诗的后半段充满了爱而不得留,思而不得见的遗憾与感伤。最后,高启以“新宫残漏星欲堕”收尾,更是留下了一种遗憾与惋惜之哀,怜惜李夫人红颜薄命,生如夏花之璀璨,死如流星之迅疾,“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与其相见,不如怀念,这不由得令人倍感唏嘘。


    高启其诗,除这首《李夫人歌》外,也有着诸多表现其从“随所宜而赋”到“以诗存史”的诗歌风格变化的特色。他身处明末清初,其诗歌创作与文学观念具有易代时期独有而鲜明的特色。他认为诗歌不仅仅是政治的附庸和工具,而更主要的是诗人聊以自适与自得的精神活动,也是诗人用来抒发内心情感的途径,通过诗歌创作来实现自身的价值和精神上的满足。此外,高启的诗歌创作形式多样,既有五言、七言、五律、七律、也有古乐府、绝句、排律等。但从诗歌风格方面说,其诗歌以清新含蓄和放拓雄浑这两方面为主,而后者放拓雄浑的诗风主要体现在纵论历史事件,评点古今人物为内容的诗篇中。高启元末的作品以放拓雄浑、清新含蓄风格并存。但入明之诗却是以清新含蓄风格见长,这自然是易代变故的一种结果。高启诗风的这些变化,不仅与社会环境的改变有密切的关系,而且与易代之际诗人的独特心态也有很大的关系。在明代尊崇《史记》的大背景下,诗人接受《史记》之作也重新崭露头角,史记诗同史记的评点本、辑评本有异曲同工之妙,此时期史记诗创作体式、题材、思想倾向以及创作主旨等方面众体兼备,对《史记》及前代史记诗均有所继承和发展,具有代表性的诗人之一就是高启,他博览群史,曾受诏入朝修《元史》,史学功底深厚,所著史记诗数量众多,除了《李夫人歌》以外,高启还有着诸多史记诗如七绝组诗《读史二十二首》、《十宫词》、《吊伍子胥辞》、《咏三良》等存世,把他对历史的感慨和现实结合起来,兼具历史感与现实感,做出异于常人的思考,显示出他独特的历史见解与对历史和人生的深刻反思。


    此外,在艺术风格上,高启主张“格”、“意”、“趣”是诗的最基本要素,三者齐备了,可以形成多种多样的艺术风格,这在他的这首《李夫人歌》中也有所体现,在“格”上,该诗格式体裁与字法句法皆工整严谨,在格律上也做到了音韵变化协调,平仄错落有致。而在“意”上,不仅对李夫人这一人物意象进行了简明却又深刻的描写与历史重述,也营造了一种贯穿全诗的哀惋意境,情绪一泻而下,以强烈的感染力动人心弦。总之,高启的“格”、“意”、“趣”的主张,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去完成着,创作出了一系列风格各异的诗篇,从师古中走向对真的追求,由真归于情,归于趣,能浑然而自成一家。被誉为明初“吴中四杰”之首,“允为一代之冠”。


    梁叶莹 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171班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