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深度报道

    疫情期间图书馆的对策与隐患

    2020/08/27

    (雨无声 实习记者 韩奕)公共图书馆作为一个供人借阅书籍并学习的地方,在现代社会中担负着保存人类文化遗产、开发信息资源、参与社会教育等职能,近些年越来越成为许多市民享受阅读、自我提升的好去处。但在疫情期间,大量市民聚集在图书馆阅读,存在一定程度的风险。如何在风险最小化的前提下,履行满足市民日常文化需求的职能,是图书馆面临的难题。

     

    3月21日,因受疫情影响而关闭了两个多月的马鞍山市立图书馆终于开放

     

    上午九点差五分,图书馆的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为备考而自习的学生居多。保安和志愿者站在大门的两侧,保安负责维持秩序,志愿者负责检查健康码。开馆时间一到,大门打开,市民们打开手机,一个个按顺序向志愿者出示健康码,走入图书馆。来备考的张珂同学说:“我一般在排队的时候就准备好健康码的页面,进门的时候就直接出示,这样比较节约时间。”

     

    依据公共文化场馆恢复开放的通告,在群众管理上,图书馆加强人员进出登记,各场馆出入口分开设置入口处设置检查点,采取“健康码”管理,“绿码+佩戴口罩”进入,“黄码”和“红码”人员不得进入;采取人员限流措施,日接待量不超过日最大承载量的50%,室内活动场所瞬时流量不超过最大瞬时流量的30%;为了有效避免人员聚集,人与人之间要保持1米以上安全距离。

     

    “健康码”管理虽然有效,却把不使用智能设备的老年群体拒之门外。上午十点左右,一位老人与门口的保安发生了争执,理由是老人想要去看书,但他只持有非智能手机,无法出示健康码老人门口不为所动拔高了音:“我们老年人又不是每个人都有手机!难道我们还不能来看书了?”保安不得不请来管理人员,管理人员把老人领入办公室内,耐心解释后,老人方才离开工作人员说:“我们不是不想让老人进来,但这是上级的规定,我们必须履行;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只能这么做,这样才能把风险降到最小,这也是无奈之举了。”除了老年群体,没有智能手机的儿童们也无法入馆,儿童阅览室也不得不关闭。疫情战是持久战,这些特殊人群不能一直无法入馆看书,这个问题亟待图书馆及相关部门提出解决方案。

     

    除了在群众管理方面加大力度,场馆管理上也因疫情有所改变。据市立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图书馆加强场馆通风换气,采取规范有效的空气消毒措施,保证场馆空气质量良好。公共场所及设施(如展厅、观众服务中心(台)、电梯、触摸屏等)要明确专人流动保洁,坚持每日定时消毒。

     

    四楼的自习室人满为患,几乎没有空余的位置,与二三层人数不多的图书阅览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图书馆作为公共聚集性场所,疫情中的风险其实不比备受重视的影院、剧场等场所低,但比起影院的隔位而坐,图书馆自习室的密度要大得多风险更大。

     

    自习时间久了,有一两个人偷偷摘下了口罩,工作人员李晓静说:“我作为管理员,现在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提醒读者戴好口罩,总有读者会在中途摘下口罩,需要我们即时监督。张珂等前来自习的同学希望图书馆可以通过预约的方式来限流,或者开放其他区域作为自习室来分流,“总不能一直这么挤下去,这样又是健康码又是消毒水有什么意义呢?”

     

    越是特殊的时期,越能考验作为公共文化机构的图书馆的应对措施是否合格。从读者的反馈来看,市立图书馆基本上能够履行好社会服务的职能,及时处理读者提出的问题;群众管理和场馆管理也做到了尽可能降低疫情带来的风险仍然存在一些不可忽视问题。图书馆与有关部门需要加强风险控制,聆听读者的反馈,及时做出相应的措施,履行好社会文化服务的职能。

                                                     编辑:周思涵

                                                    责编:钟翠琼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