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深度报道

    开学在即,大学生的“心病”怎么办?

    2020/08/27

    (雨无声 记者 高绮嫔)随着当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一片向好,全国各地高校陆续公布秋季开学通知。一些高校秋季开学的通知显示,将通过错峰、分批返校的方式开学,迎来历经 “最长寒假”与“最短暑假”的报到学生。


    部分大学生上半年并未开学,而另一部分春季学期开学的大学生却由于疫情防控需求,在校封闭式管理。变动的疫情使得长期居家或封闭在校的大学生生活节奏、心理状态难以及时调整,处于与以往不同的生活状态、社会环境可能导致焦虑、恐惧、抑郁等心理问题。秋季期开学在即,随着各地大学生将陆续返校,疫情过后的重压之下,大学生的“心病”怎么办?

     

    “终于,开学了。”


    这个“寒假”格外漫长,放了将近八个月。


    “终于,开学了。”广西大学国际学院大三的秦宜一得知具体返校日期,就立即购买返校火车票,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学校了。


    “在家里上网课特别容易走神,而且还很难早起。家里是舒服,可是呆的太久了,人也跟着变得懒散起来。”秦宜感觉在这个漫长的“寒假”期间,学习对她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她带回来的英语六级试题仍崭新地摆在书桌上,黑色签字笔因长期搁置写不出字来,背单词App也在四五个月前断了签。


    因为疫情只能憋在家里,秦宜只能和家附近的朋友见过几次面。“很多朋友太久没有见到了,挺想念她们的。一个人呆在家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孤独。”秦宜说。


    “唉,我的大一就这么在家度过了,真的不想天天呆在家里,很难受的。”福建华侨大学的梁蓓兰还没来得及体验完整的大一新生生活,开学就要变成大二的学姐了。


    延期开学确定后,大人孩子呆在家里的时间变长,亲子矛盾也不断激化。梁蓓兰不太想和父母呆在一起,和妈妈一聊天,每天的话题都是重复的——“要好好学习”、“别整天就知道玩手机”、“今天又没见你学习,成绩怎么上去拿奖学金”……梁蓓兰选择逃避,她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玩手机、听课、考试。


    “我和我妈没法沟通,也不想沟通,我和她说的话她也不理解。疫情严重的时候她特别焦虑,她无形之中也给我很大压力。”梁蓓兰在年初隔离在家那段日子,缺乏运动,消化不佳,胃口不佳,一边理智上也明白不要恐慌,一边不由自主地变得多疑,反复量体温,焦虑不安。她既期待即将开学的大学生活,也有点担心开学疫情会传染。“虽然我们目前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但还是有点PTSD。”


     

    焦虑为主


    下午四点,大汗淋漓的何梦刚从驾校练车回来便立即投入考研复习中。“暑假是考研复习的冲刺阶段,但学车也不能耽误。只有一百多天就要考研了,我还没复习到一半。”何梦一边擦汗一边默读专业书籍。


    广西民族大学大四的何梦本打算今年寒假拿到驾驶证就可以专心复习考研了,但是疫情期间驾校停业,她的学车计划被搁置到现在。何梦必须得赶在开学前拿到驾照,因为明年她得在外实习不能回家。“我今年的计划全被疫情打乱了,看到朋友晒考研进度,我更加焦虑了。”


    何梦加入了一个“考研夸夸群”,在她撑不下去时,群里面的研友会给她加油打气,大家互相监督。疫情严重不能出门时,她通过这个微信群“报团取暖”,一起分享单词打卡或运动打卡,分享的同时,也是在分解压力。偶尔她还会和朋友们一起连麦打游戏,在游戏里宣泄情绪。“我之前经常失眠,头发大把大把的掉。这种抱团学习的方式,我觉得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宅家学习的孤独,也没有那么焦虑了。”


     今年,“安全微伴”组织全国20个省份的37746名大学生进行了“疫情心理状况自评”,调查显示,44.5%的人有轻度困扰,余下8.8%的人明显感觉到焦虑,其中1.9%的人感觉非常焦虑。可见,在突发性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发生过程中,确实有一部分大学生缺乏应对经验,容易产生心理问题,尤其是焦虑。

    图片1.png 

    (大学生总体心理健康情况)

     

    居家学习出现的懈怠厌烦


    受疫情影响,北部湾大学大三的陈海静同学没能返校上课,一整个学期只能通过网课学习。临近开学的她正紧张备战返校就面临的上学期期末考试。“我很不适应网课这种教学方式,家里的环境会让我忍不住上课走神。”上学期时间紧、任务重,陈海静感到学习繁琐、理不清头绪,学习效率也明显降低。“在家里学不进去,没有很好地掌握课程内容,现在只能临时抱佛脚了。”


    为了尽快调整学习状态,陈海静开始按时规律作息,每天都会做好复习的计划表。除此之外,她还运用App番茄ToDo来抑制自己玩手机的冲动。她以25分钟为一个时间单元学习,完成任务后休息五分钟,并给自己积极暗示,手机备忘录里都是她在网上摘抄的激励人心的句子。“相信开学前我能从懈怠的学习状态尽快调整过来,人总要积极生活的嘛。”


    光明日报的调查显示,疫情期间在家大学生每天学习时间在1小时以下的占15.3%,1~3小时的占41.1%,3~5小时的占28.4%,综合来看,有84.8%的学生每天学习时长低于5小时。

    图片2.png 

    (在家中上网课的陈海静同学)

     

    封闭式管理怎么办?

    疫情期间,为了做好疫情防控,选择春季期开学的高校大多采用封闭式管理,这让不少复学学子被迫体验了一把长达几个月的“禁闭”。


    “感觉呆在学校的日子格外漫长,我快无聊到疯了。”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的陈乐这么评价上学期的学校隔离生活。陈乐自开学后一直呆在学校,几乎每天重复着同样的行程:在宿舍休息,去食堂吃饭,到教室上课,到图书馆学习。“看着封闭的大门和围栏,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

    图片3.png 

    (在学校图书馆学习的陈乐)


    陈乐在校被隔离了整整三个月,在校期间,她格外想念不用封闭管理的往日校园生活。除了在宿舍和舍友相处之外,陈乐天天早出晚归,一个人到图书馆学习。“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孤独的,非常想念家人和外校好久不见的朋友。”虽然断绝了外出沟通的机会,但平时陈乐经常通过电话、网络社交媒体等途径来联系家人和好友,缓解压力。


    近日我国教育部召开发布会,称十一假期能否离校由各地各高校决定,是否全部高校都实施封闭式管理还是未知数。广西大学生科院的曹雅上学期同样经历过封闭式管理,她认为学校封闭式管理无可厚非,“毕竟也是为了疫情防控嘛,可是大家被关在学校里太久也憋得慌,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我们的身心健康也很重要。”

     

    心理问题不容忽视


    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呼吁新冠救治也要重视心理健康。他表示目前对国内新冠患者的心理疏导工作还有待加强。


    广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大四的沈君认为大学生的心理问题不容忽视。“医学心理学研究认为,良好的情绪状态可以提升人体免疫力,降低患病的可能,而重大的或持续的精神压力、不良情绪会降低免疫力,增加患病的可能。”


    随着大学生分批返校,部分高校在做实做细各项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也为了提升学生心理免疫力在努力。比如复旦大学,从在线冥想、进行团体心理辅导,到开设诗词与绘画艺术治疗团体工作坊。虽然学生目前尚未全部返校,但该校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已全天候地转动起来。图片4.png

    (广西大学大学生心理咨询中心值班表)


    曾经因为抑郁症咨询过心理医生的何梦认为,心理咨询是解决心理问题的最佳途径。何梦曾因个人原因患上轻度抑郁症,那段时间除了吃药以外,每周都会到学校的心理老师处寻求帮助,经过较长时间药物治疗和心理咨询的辅助治疗,才完全康复。“我们要纠正对寻求心理咨询的偏见,心理咨询机构是不会泄露个人信息的,也不存在所谓的歧视。大多数学校都设有心理咨询处,我们可以查询本校心理援助电话、网上心理咨询等方面的信息,向本校心理老师求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及来源于网络)


    编辑:吴尉琳

    责编:周思涵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