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无声调查

    福利姬:隐秘的灰色角落

    2020/08/10

    (雨无声 见习记者 廖婧彤)“一个图包价格30~80元不等,最多的内容就是擦边球软色情。也可以花50~150元左右进群,群内会发更露骨的图。”接触过福利姬的资深二次元空空这样介绍。

     

    近日,广州漫展上十六岁少女撩起上衣引人围拍和上海CP26漫展上少女不雅姿势摆拍的事件使得“福利姬”一词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福利姬的产生和质变


    福利姬是近年来Cos圈中出现的一类群体,指穿着暴露来博取眼球,吸引人气,获得知名度的女性Cosers们。她们通过售卖自己的软色情写真本或明信片等方式来获利,九张明信片可以标出近百元的价格,背后获利可想而知。

     

    拍几张二次元衣着风格的“肉照”就能赚钱,这吸引着不少青春少女,其中不乏未成年人。她们大多受利益诱惑,游走在这一灰色地带潜伏在不同的社交平台里。她们往往会在微博的评论区或者淘宝的买家秀里,抛出几张软色情照片和暧昧的话语,并附上一个联系方式,等待顾客上门来购买图包。

     

    初入此门的少女缺乏经济实力,没有办法购置精美的Cosplay道具和聘请专业摄像师。再加上不愿意暴露正脸,影响正常生活,因此她们往往会利用各种方式挡脸。这些都导致了她们的照片质量无法与专业的Cosers相媲美。

     

    成片质量不高,就没有足够的客源。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不满足于仅停留在软色情层面上,开始选择比专业Cosers露出更多的身体部位。“福利姬”一词的内涵由此发生改变,发展到今天俨然成为了色情淫秽的标志词。

     

    福利姬的自我营销


    “看看这个微博账号里的内容。”接受记者采访的二次元空空发来一个有十几万粉丝的微博账号。经营账号的是一个可爱清纯的女孩子小C,她每天在微博上分享生活日常和自己穿着洛丽塔小裙子的挡脸照片。

     

    “感觉这些内容都是挺正常的对吧?但她推特账号里的内容可是截然不同。”小C将自己的推特账号写在微博置顶,在推特上搜索该账号后,跳出来的却都是她自己的软色情照片。其中不少照片的尺度极大,下面还附有完整图包的购买方式,明码标价。

     

    “这个小C还拍过不少照片和视频,里面都是暴露的色情内容,一个电子图包可以卖80元,视频可能就要更贵。”空空补充道,有些福利姬不单单售卖图包,客人可以选择花费50~150左右的人民币进入福利姬建立的QQ群,群内会发更露骨的图片。支付200-300元左右可以获得微信好友位,一般都不露脸的福利姬会在朋友圈发露脸图。花费500元左右可以获得福利姬的私人微信号,客人可以与福利姬聊天。“出名一点的福利姬可能就要大几千了。”空空说。

     

    空空表示自己也曾因好奇心想要购买福利姬图包,但却被这些高昂的费用给劝退了。

     

    另外,不少福利姬还会经营一家淘宝店铺,专门售卖图包。她们在微博上发出预告,给出店铺名,随后粉丝就会前往淘宝购买图包。客人下单后备注邮箱,福利姬会手动将图包发送到客人的邮箱,以避免发送网盘链接时被查封。

     

    店铺内的商品名称大多设置为“图片素材”、“参考资料”等,在淘宝直接搜索“福利姬”等相关关键词无法直接显示,巧妙地躲避了淘宝的审查管理。

     

     福利姬宣传自己淘宝店铺及图包的微博.jpg

    某福利姬宣传自己淘宝店铺及图包的微博

     

    一般普通的图包120元一份。而穿着Cosplay服饰,内容更加精致的图包则要350元左右,这些高价图包里都是福利姬本人的露脸色情照片。不少福利姬淘宝店铺的月销售量可以达到近百件,一个月的盈利可达万元。另外,她们还会开设视频定制等服务,价格高昂。

     

    记者在某福利姬的微博置顶中发现了一个网页链接。点进链接后,跳出来一个软件的下载界面,而在正规应用商店无法搜索到该软件。软件是一个社交软件,里面清一色的都是福利姬卖图包的信息。用户可以通过该软件直接购买图包,还可以给福利姬点赞。质量高的福利姬Cos露脸照片往往都有上万个赞,而一些普通福利姬的挡脸照片也能有几千个赞。

     

     活跃在该APP里的福利姬.jpg

    活跃在该APP里的福利姬

     

    对福利姬,你怎么看?


    针对广州、上海漫展事件和“福利姬”,记者发起了一份问卷调查采访,收获了65份答卷。参与答卷的多数是大学生,其中女生占比百分之七十七。有百分之五十的答题者表示知道福利姬的含义,并且对其的运作形式有所了解,没有人直接向福利姬购买过图包。

     

    对于福利姬这种现象,大家也有不同的看法。其中百分之六十五的人认为福利姬是时代发展和金钱诱惑下的必然产物;百分之三十五的人认为福利姬是游走在法律眼皮子底下的灰色产业,应该明令禁止;也有百分之三十八认为这是一件你情我愿的事情,只要福利姬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做什么是她们的自由。甚至一名用户直接留言,表示:“我喜欢。”

     

    从问卷数据分析,大部分被调查者对于福利姬这个灰色产业的态度也比较“灰色”,表示只要福利姬不触犯法律,不干扰别人的生活,那她们的行为就都能被接受。另一部分被调查者表示无法接受,希望这个产业被查处打压。也有极少部分被调查者表示赞同福利姬,有一位答题者还表示愿意成为福利姬或者中介,她认为:“又不是真的在卖。”

     

     调查问卷部分答卷.png

    调查问卷部分答卷

     

    有着五年Cosplay经验的Coser光之战士认为:“福利姬有着自己的盈利方式,但是借Cos的名义来贩售色情图片的行为还是会让我们普通Cosers的风评被害。”

     

    15岁的新晋Coser柏木也表示:“Cosplay是一种彰显我们对动漫热爱的方式。如果服装太过于暴露的话,我觉得去没人或人少的地方拍拍正片是可以的,但是去漫展就不适合了,因为参加漫展的未成年人和家长很多,这样造成的影响不好。如果是以卖肉为目的而Cos的话,我希望不要这么做。因为确实有很多人都喜欢Cosplay,而且老一辈的Cosers用他们的实力证明了Cos不是色情的标志,我们也不希望福利姬的行为给Cos圈抹黑。”

     

    福利姬背后的威胁与法律风险


    在巨大的利益背后,福利姬们也面临着隐私泄露、性骚扰和人身侮辱等风险。

     

    微博曾有网友通过某一位福利姬照片背后建筑物的特征,通过谷歌地图查找,直接定位到了该福利姬居住的大厦以及楼层,网友们便开始对这位福利姬进行不怀好意的推测和骚扰,甚至还有人扬言要去该福利姬的家门口蹲守。在众多压力下,这位福利姬因此事退圈。但在不久之后,网友们又发现她利用小号重出江湖,继续通过福利姬形式盈利。“也许是习惯了福利姬轻松的盈利方式,很难再从这项事业里脱离出去了。”空空对此评论道。

     

    与此类似的,还有浆果儿事件。浆果儿因为私人信息被泄露,受人要挟而被迫拍摄了许多不雅的图片与视频。这些视频被上传到互联网上,网友们将浆果儿视为福利姬,不断地对她进行人身侮辱和人肉搜索,严重的影响了浆果儿的正常生活,最后浆果儿通过报警的方式才让整件事情平息。

     

    此外,不少福利姬还会受到无理客人持续不断的性骚扰。她们经常会收到生殖器官的照片和污秽言语,但为了不让这项违法交易暴露,多数福利姬往往不会像浆果儿一样报警,而是选择忍气吞声。

     

    活跃于社交网络上的福利姬大多是受到金钱诱惑的未成年人,她们法律意识淡薄、性教育不健全,只局限于眼前的利益,认为做福利姬可以不露脸,拍一些照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一旦这些未成年少女习惯了通过出卖身体来获取名利,她们尝到甜头就再难脱离。这影响着她们的消费观和价值观,无理客人的骚扰和网友们持续不断的人身侮辱也影响着她们的日常生活。

     

    通过法律咨询,记者了解到:福利姬拍摄、销售、传播淫秽照片以及视频的行为,涉嫌《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中的传播淫秽物品罪。对传播淫秽物品的处罚通常视情节轻重而定。如果情节较轻、传播数量较少的话,属于违法行为,通常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由公安机关罚款或者拘留;而如果传播数量较多、情节较恶劣以及获利较多的话,则可能构成犯罪。

     

    据“中国日报”在2018年4月的报道,黄山公安网警成功捣毁一网络直播色情视频窝点,并且表示:“目前网络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已成为公害,不法人员利用网络传播淫秽物品谋取不当利益,污染网络空间,败坏社会风气,扰乱文化市场秩序,践踏道德法律底线,危害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必须坚决制止、严厉打击。”而福利姬与这类主播的性质相同,都是游走在法律眼皮子底下,在电脑屏幕后无数双眼睛“温饱思淫欲”的推动下产生的灰色产物。

     

    “福利姬产业是病态的,它会扭曲未成年女孩的三观,让她们形成一种‘我可以不劳而获’的错觉,甚至引导她们走向歧途。我希望女孩子可以保护好自己,自尊自爱。另外希望社会可以普及健全性教育,别让那么多人走上弯路。”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刘同学叹息道。

     

    编辑:胡晓颖

    责编:孙梓健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