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思政网>君武青年

    医闹之痛何时休?伤人的屠刀不应该对准救人的医生

    2020/07/22


    (雨无声 记者 苏小叶 梁瑜琳)7月1日,北京卫健委发布消息称《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实施。根据规定,医院将建立安检制度,对扬言实施暴力、多次无理缠闹等高风险人员就诊可安排治安保卫人员陪诊。受到暴力威胁时,医务人员可暂停诊疗。

         这些年,暴力伤医事件从未停止。前有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女医生杨文在诊疗时被患者残忍地刺伤颈部致死后有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陶勇医生被患者用水果刀刺伤手部神经,无法再站上手术台。这些仅仅是个案吗?显然不是。丁香园近期对全国2007名医护人员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超八成医护人员表示,自己在医院或科室遭遇过患者暴力事件(包括打骂、严重伤害行为等)。

    北京医院安检制度的设立,再次唤起了公众对医护人员安全的关注。


    或许上一秒还在救人,下一秒就成了被救的人

    “我们在拿手术刀救人,可我们背后的人却拿刀子我们。”张浅予说,她想起老师在课堂上说的那句话:怕死就别做医生。她解释说,这其实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个是医生每日救死扶伤,每天会看着无数的人被救,也不得不送走那些回天乏术的病人;第二层含义是,医闹事件频繁发生,或许上一秒我们还在救人,下一秒就成为了被救的那一个。

    电话里,张浅予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我经历过,而且不止一次。”她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自己很伤心,才进到那里半年的时间,就几次遭遇医闹事件。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很莫名其妙,不知道病人怎么就突然生气了。

        今年23岁的张浅予在前不久结束了五年的大学本科生活,她选择先进行规培,再返回学校读研,她目前在广西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门诊部协助老师工作。

        5月28日上午,张浅予按照老师的要求拿授权书给患者签字,患者说自己不方便,让她帮忙写。她多次拒绝说授权书的签字很严谨,不能随意帮忙。但病患屡次推搪让张浅予帮忙写,无奈之下张浅予就帮病患签了授权书。

        患者拿过同意书,看到那个签名之后非常不满。对着张浅予大骂道:“你这字写得那么丑,根本不像我自己写的!”他强烈要求换一张新的授权书来让他自己写。张浅予解释说,医院规定授权书只有一张,签字完成后不再发放。但是患者并没有听进去,很生气的把授权书跟底下垫着的写字板丢到张浅予脸上。硬硬的塑料板被用力地砸张浅予在脸上,留下火辣的痛感。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来了,但我没有哭出来”,张浅予说。后来和患者解释不仅不听,情绪越来越激动。动静得大了,被路过的医护人员听到。指导老师赶到帮张浅予解围,几番劝说之后还破例给患者重新开了一张授权书,这件事才得以平息。

     

    312日晚10点,莫竹笙放下手术刀,努力让自己高于高于正常速率的心跳声平稳下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不停冒出的冷汗。今晚的夜班期间,他一直在手术室忙着抢救一名高钾心脏骤停的病人。手术期间病人心脏停跳三次,他们也抢救三次,一直到病人的生命体征平稳。看到病人又波动起来的心电图,莫竹笙才感觉自己也跟着“活过来了”。

     

    然而不等他有任何喘息,刚走出手术室的他就迎来了另一位患者家属的一句句咒骂。手术期间,病房外的患者家属不停地催促,要求护士一定要把手术中的莫竹笙叫出来,给她的家人看病。那位病人是心绞痛发作,莫竹笙在忙碌的手术中下达口头医嘱让护士给予相应药物治疗,并说自己抢救完手下的患者之后再去看她。但是这位患者的家属并没有将医生的话听进去,大声质问莫竹笙,说他们也病得很重,为什么不先去看他们。

     

    莫竹笙跟质问的家属解释说那位患者是心跳停了生命垂危,人随时都有可能离世。而这位家属的亲人用了药症状已经缓解,而且第二天就要做导管。但是患者家属不听解释,依旧质问他,“你们为什么不现在做手术非要拖到明天?”莫竹笙再三解释说患者没有急诊手术指征,手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但对方依然不听,患者家属就突然大声吼叫起来,骂道“我要找媒体曝光你们,你们这群草菅人命的医生哪里还有医者仁心的样子!”手术室外的大声吵闹引起了其他人的围观,患者家属骂完莫竹笙之后,对着闻讯赶来现场医院领导说要转院。

     

    莫竹笙就只好去旁边病区交班,请别科值班医生帮他看着病房,联系120连夜送他们转院。救护车上,患者家属还在不停地骂。“想救谁就救谁,不想救丢一边,收了钱就这么看病人吗?”莫竹笙只是沉默。晚上11点,到了他们要转去的医院,莫竹笙马上跟那边的急诊医生交接。处理好所有事情后回到医院的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一回病房莫竹笙就马上去看那位高钾的病人和处理其他的工作,等他忙完,天也亮了。

     

    后来回想那天晚上的事,莫竹笙觉得其实非常危险,遇到夜班,全病房只有一个医生。病人这么闹起来,他如果去迟一点,心脏骤停的病人就可能回天乏术了。很幸运后来是抢救过来了,但他仍心有余悸。

     

    天等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内,面积不算大的区域里每间病房都住满了人,还有很多在走道里安置的供产妇待产的临时床位。护士站里只有一两位护士,其余的都在病房之间不断地穿梭和忙碌着。妇产科护士长杨美云说,但凡有人与人需要交流的地方,难免会有摩擦。妇产科里最多的声音除了婴儿的哭声,还有不同的人之间的争吵声。“医闹肯定是会有的,哪个地方都有。有时候是避免不了的。”

     

    “既然无法改变他们,就只能自己适应了”

    1998年出生的周梦婷,是苏州血站的一名护士,刚参加工作未满2年。她说自己未曾经历过医闹,但是也见过许多老师和同事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医闹。

     

    “我觉得一旦医闹,最惨的就是医护人员,因为他是病人,你没法怪他,就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医闹发生时,医生虽然可以牵制打人的人,但是不能有其他任何的举动,仅仅可以自卫,但是不可以反击。

     

    周梦婷说实际上医护人员在医闹这方面丝毫不占优势。如果有反击行为,医生可能会遭受到医院为了“维护形象”作出的处罚,情节严重的话会被开除,更严重的话就是直接就被拉进医疗系统黑名单,别的医院都不会再收这个医生。“在我看来,遇到医闹尽量避免,有苦自己忍受,因为无论如何就是你(医生)的错。”

        钟勇文,现已是玉林市兴业县高峰镇卫生院副院长的他还是会每天在门诊问诊。他有些感慨,说自己工作了17年,医闹这种事情经历过不少。

        “对于患者或者患者家属跟我们的医生起冲突这些事情,我还是是很伤心的”。钟勇文所在的高峰镇卫生院,是乡下地区的卫生院,当地常驻的居民是老年人、小孩,来看病的大多都是这些群体。

        “就很多时候他们不能理解我们的工作,即使是年轻人,他们受过的教育少,知识水平比较低,也不能理解。”钟勇文说当地的居民跟他们时常就会出现无端的争执,很多时候患者没办法理解医生的用意。钟勇文无奈地叹了口气后说,他们只能适应。“毕竟我们无法帮助他们提高认识,也无法阻止矛盾发生,就只能自己适应了。”

     

    “他们想要的最完美的治疗方式,我们实在没有”

    张浅予很苦恼,她认为医患矛盾长期存在不仅有医生和患者的因素,更多的是社会环境的影响。“在我看来,媒体对医患关系过多的负面报道会让人们对医护人员有不佳的印象和评价。”

     

    张浅予发现,不少来就诊的患者不能够根据自己的实际病情体会医生的用意,仅仅根据别人对医院医生的评价做出自己的判断,甚至因此做出一些不好的行为。

     

    “另外一个导致医患矛盾的关键是患者对医生存在有偏见,比如之前网上流传的大医院要求病人做全身检查,而且费用很高”。患者认为医生们“贪钱”。患者花了钱,达不到他们想要的疗效,对医生的信任度不够,张浅予感到无奈。她表示患者会认为自己花了钱就要服务好,对医生要求过高,认为所有病都能药到病除。有些患者还经常抱怨“医生永远都用检查收费”,认为医生乱收费。

     

    莫竹笙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工作了3年,每天都会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患者。在急诊科发生医闹是常有的,一般来急诊的患者一般都是较为紧急的情况,在沟通时常常会和值班医护人员产生冲突。

     

    “对医护人员暴力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是因为医生和病人之间知识水平不同而导致的沟通障碍。”莫竹笙说,有些病人家属缺乏基本的医疗知识,病人和家属并不能认识到医生所使用的诊疗方式的用意,认识不相同就很容易引发矛盾。

     

    “不是每个医院都能拥有很充足的医疗资源,有些病人达到他们想要的最完美的治疗方式,可我们实在是没有。”莫竹笙认为,医闹发生的原因还于医疗资源分配不均有关。他所在的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是三甲医院,在医疗设备和医生的水平等方面相比小型医院多了很多的优势,但是在很多疑难杂症方面也同样存在着力不从心的情况。

     

    “真正的好人都是默默做事的,更应该被社会关注和善待”

    杨美兰所在的天等县人民医院,在2018年发生过一件影响恶劣的医闹,当时患者家属雇了一群人在医院门口摆花圈、烧纸钱,阻挠所有上班和出入医院的行人。杨美兰回忆,当时那位患者送来医院时已经病的很严重,回天乏术。患者去世后家属将责任怪在医院头上,于是就在医院大闹一场,医院方面报警之后警察便来抓捕闹事者,现场秩序才得以恢复。

     

    经过这件事后,院领导对医生的安全更加重视了,杨美兰说。在政府的支持下,县里的警察局在人民医院挂点,医院方面可以跟110更加快捷地连通。另外,医院还会对年轻医生进行培训,遇到危险情况时该如何有效应对。医院给每个科室配有防暴警棍,在各个公共区域都增加了摄像头,并且每天会有保卫科的工作人员进行巡逻。

     

    “感觉会更加有保障吧,但是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杨美兰说其实她们更需要地是社会的认可,就比如医院安检制度的设立就需要政府和人民的支持和认可才有可能落实。“医务工作本来就很辛苦,患者的理解才能让我们从心理和生理上都感到安全。”

     

    莫竹笙对于医院的安保措施有些担忧。“像我们医院,除了急诊科配备保安实时巡逻,但是其他病房的所有人都是来去自由。”他认为当下迫切需要的还是争取安排每个医院、每个科室、每个病房外都安排人员巡逻,有保安看着,暴力分子就不敢太过猖狂。即使真的有事情发生,巡逻的人也可以提供帮助,减少损伤。

     

    “其实不是说医闹现象很普遍,而是医护人员跟病人以及家属的小矛盾多。”莫竹笙说,有时候遇到医患矛盾和医闹挺让人寒心,但是也有一些好心的人,给他们温暖,让他坚持下来。

     

    “最让我感动的事情,就是在疫情期间,我们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有不知名人士为我们医院每一名医务工作者各捐献了两箱奶,他没有留名字,他是不想让人记住。”莫竹笙说道。

    “真正的好人都是默默做事的,他不会去拍个照片给你告诉你自己做了什么想要得到什么表彰。”这是一种精神,每一个勤恳务实的人都具备这样的精神。

     

     

    “别让我们带着满腔热血出发,却命丧于自己的信仰之下”

    “作为医学生提到医闹,很多的是无奈和难过,这让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失去信心,失去方向。”凌思思今年大二,她一直有个护士梦,所以在高考结束填报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广西医科大学护理专业。

     

    凌思思说,这两年发生医闹事件越来越多,陶勇医生事件,杨文医生事件,医生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我们经常熬夜学习,就是为了把知识学的更加巩固,对未来的患者负责”。但近年来,医闹事件越来越严重,这让她和其他在校医学生怀疑走这条路这到底值不值得。

     

    “上课时,老师谈起杨文医生被刺事件,我就在担心会不会有后续模仿作案的人出现。凌思思感到迷茫,未来他们要想正式从医,是不是还要买个围脖,和一个防弹的背心。医学生,毕业出来工作,竟然要考虑是否全副武装才上岗。

     

    在凌思思看来,陶勇医生这样的医学博士非常难得,他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水平说明他前期做了很多努力。人们常常会把患者当成弱势群体,站在生命健康角度而言也确实没有不对。

     

    “但从现实的情况上看,医生不是全能的,医生也需要时间,他们也会难受。”凌思思说,作为一个医生,每天看生病的人,修复过后的身体很难恢复到跟以前一摸一样。医生们只能尽自己的全力帮助病人恢复健康,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治好。

     

    “我觉得自己不能认真评判这个事情,可能也是站在医学生的角度思考,或许有些偏激了。 ”

     

    陈晓云刚刚接触中药学的知识,频繁发生的医闹让她质疑过当初的选择,她害怕自己苦读数年,最后死于自己的信仰。

    “我相信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也不是所有医学生和医护人员想看到的。”医闹事件的减少需要所有人的努力,患者的权利需要维护,医生的安全也要保护。

     

    编辑:覃彬兰

    责编:李芳芳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