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思政网>君武青年

    蔡亮:我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我该做的事

    2020/07/23

    (雨无声 记者 孙梓健/图片来源于受访者)“病毒核酸检测是我的工作之一,这次到黄冈只是换了工作地点而已,我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我该做的事”蔡亮在采访中“轻松”地对记者说道。他是此次湖南疾控系统第三批驰援湖北现场流调检测队的队长,也是湖南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检验科副科长、单位党支部书记,同时,他还是一个5岁男孩的父亲。



    预警!坚守岗位

    临近年关,全国性的人口大迁徙即将上演,武汉却接连出现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这些病例引起了周边各省市疾控部门的注意,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迅速反应,对省内疫情进行监测。蔡亮向记者透露称:“湖南的第一个病例是从武汉回来的,他一回来,我们就对他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这之后我们一直在对省内疫情进行监测”。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2020年的新年钟声即将敲响,可与此同时,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人数快速增加,为有效防控疫情扩散,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而此时,蔡亮所在的微生物检验科室成员依旧留守中心,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大年二十九、大年三十那几天都是大家在单位一起过的年,我们是传染病防治的几个核心部门,当时面对这种情况大家都取消了春节假期,没有一个请假,有的之前回家探亲也迅速买车票赶了回来”。


    蔡亮打开扩增箱.jpg

    蔡亮打开扩增箱


    之后的几天内,省疾控决定,抽调专业人员组成十支机动队,奔赴各个市、县组织当地疾控部门进行疫情防控、调查和处置,蔡亮出发了,以他为队长的第二机动队前往了省内疫情严重城市——岳阳市。作为湖南的北大门之一,岳阳直接与湖北相连,发病人数省内第二,仅次于长沙。“一个是武汉封城前,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口向周围扩散,不少人口流动进了岳阳,另一个是岳阳中心城区几乎没有关卡和固体障碍物,很难做到封城。”如蔡亮所说,岳阳的情况的确容不得机动队员们大意……


    不论是监测疫情还是带队流调,这位副科长总是带头在前,“我们从年前对疫情进行监测以来,一直到现在,谁都没有休息”语音通话中,蔡亮略带自豪地向记者“炫耀”。疫情初期,这位疾控人始终在湖南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离家!准备出发

    湖北疫情逐渐严重,全国各地早已陆续有医疗队前往支援,投入到一线战斗中。221日,国家卫健委下达命令,湖南疾控系统组织流调队员前往湖北黄冈,此时的黄冈已是除武汉外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有大量的疑似病例无法及时确诊,这次,蔡亮主动请缨,再次率队出发了。


    “面对这些事情,我们是没得选择的,单位信任我们才会派我们去,而且我从事的是这个专业,从我自己的专业角度上来讲,只要做好科学防护,我应该可以避免风险的。”回想起当初的想法,蔡亮很是自信,“我觉得我能够胜任,下定决心了就说走就走!”


    2月21日,卫健委下达命令,省疾控开始接受自愿报名。2月22日,确认名单,十名队员均来自全省各地的疾控专业人员,蔡亮是唯一一个来自省疾控中心的专家。2月23日,所有队员整装出发。短短三天,发通知的时候他还在岳阳,两天后他就已经准备带队向黄冈进军了。


    早晨7点,蔡亮准备出发,离开家门时,他5岁的儿子特意抱了他很久,什么也没说。“我儿子嘞平常也不是那种粘人的小孩,5岁可能有自己的思想了,但是他不会马上用语言表达出来,性格还是内敛,但他应该都明白,还是舍不得。”爸爸出发几天后,单位领导去家里慰问时,这个小男孩显得十分抗拒。讲到这里,蔡亮声音低了下来“他还打人,自己不开心了就不愿意理去家里慰问的人,可能就是觉得是这些人把爸爸带走了。”“包括后面回来的时候小孩跟着妈妈去高铁站接我,记者问他想不想爸爸,他还说不想,但是隔离期的时候打电话的时候他又说你陪我玩我就想,不陪我玩我就不想”“还是陪伴少了,我平时工作也忙,都是他妈妈带着,我的陪伴还是少很多”。提到自己的小孩时,蔡亮低沉的语气中带着很多说不出的歉意。



    出征!支援黄冈

    这支队伍短暂集结后,带着大量医用物资前往长沙高铁南站。由于长沙开往黄冈的高铁已经停运,所以只能先行前往武汉,但武汉宣布封城后,武汉站基本停止出站,为了确保医疗队顺利抵达,负责人需要先后与国家卫健委、铁路部对接,上报信息,随后铁路部门单独为这支队伍申请了一节车厢,一番调度之后,蔡亮一行人才坐上了高铁,正式启程。“先到武汉,我们再联系黄冈指挥部,然后坐中巴车抵达黄冈”历经五小时,这支10人小队终于抵达黄冈市疾控中心。


    “抵达的一瞬间,毕竟还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心里肯定还是有些紧张的”蔡亮如是说。武汉封城之后,黄冈也采取了一系列的管制措施,小队所坐的中巴车在途中接连两次被交警拦下,队员们下车接受了检测。“哪怕车上有通行证,你是医疗队的,还是需要下车接受检查,不能绕过安检制度,看到这种情形的话,心里还是多少有些紧张的。”


    在不了解黄冈具体状态的情况下,蔡亮抵达黄冈当天下午就与当地疾控人员展开面对面交流,随后马上带检测组进入疾控中心实验室熟悉环境。“现实状况还是与出发前的预估有些区别,所以我们一到那里就得马上熟悉他们的实验室,毕竟今后还是要在这里做事的撒”同时,作为党支部书记的他,一边安排队员们的工作,一边筹备临时党支部的建设,2月24日,临时党支部成立。“成立了临时党支部,我们就是一个有组织的团队,没组织,那就是一群散兵游勇”。


    队伍抵达前,黄冈市疾控中心的核酸检测能力一天在300~500份之间,但随着隔离、收治的病例越来越多,需要进行检测的核酸标本也越来越多,目标数量远远大于检测能力。“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黄冈的病例数正好在高峰阶段,虽然整体确诊人数在逐渐降低,但待检测的标本还是有很多”,如何提高检测能力是蔡亮等人急需解决的问题。


    实验人员手持实验所用的“八孔管”.jpg

    实验人员手持实验所用的“八孔管”


    “中疾控的老师1月底就到黄冈了,他们对检测实验都做了一个规范性的流程,我们在实验中就发现,有时候实验中加标本可以一个一个的加,也可以一排一排的加,一个实验板有96孔,逐个加的话时间很长,但如果一次一排加12个,那只用重复8次,这就节省了很多时间。”这个提议在跟中疾控人员探讨后,批量加标本开始试验性的在实验中实施,由此一来,黄冈的检测量顿时得到大幅提升,由原先的每天300多份逐步增加到800、1000份,最高峰甚至达到了当日1800份左右,这使得黄冈的标本监测量直冲湖北省第一。同时,蔡亮也坦言,这样批量做标本交叉感染的风险比单个做要高,这就对我们的实验人员的技术做出了更高的要求。


    疾控人员正在实验室进行检测实验.jpg

    疾控人员正在实验室进行检测实验


    核酸检测实验并不是只有一个环节,在标本数量较多时,实验人员先要对标本进行分批编号,随后通过专用传递仓交给下一个实验室开始对标本进行核酸提取接着再对提取出的核酸进行纯化、扩增、荧光PCR等一系列的过程之后,才能判断标本为阴性还是阳性,整个流程下来就是3~4个小时。“我们早上在进实验室之前都要做心理准备,估测自己要在里面待多久”这些实验人员,一旦穿好防护服走进实验室,那就意味着不能上厕所、不能接电话、不能吃饭,直到任务完成走出实验室。


    在蔡亮的工作日志中还写了很多与这些类似的话“3月14日,湖南支援队检测组今天协作完成由指挥部统一安排的1700份重点人群新冠病毒标本清理、核酸提取和检测任务,蔡亮、张如胜、曹宇航于晚上19:50出实验室。”蔡亮说,有些队员早上8点半进实验室,下午3点半才满脸疲倦的走出来。“我自己经历了,感触还是很深,每天从实验室走出来看着饭都吃不进了,真的吃不进了。我看到他们出来的时候脸上、额头上都是被防护用品勒出的印子,如果是自己真的都无所谓,但是当看到自己的战友、同事这个样子,心里真的很心痛……”


    在这个团队中,作为临时支部书记的蔡亮深深被身边的战友感动着。“整个过程让我印象最深的也让我最感动的就是我们队伍当中的90后,总有人说90后不如80后,80后不如70后,我不这么认为,在这次工作中,队伍中的重活、脏活、累活总是90后的几个20几岁的年轻人抢在前面干”令他和战友们最感动的是一个来自岳阳疾控中心今年28岁的小伙子曹宇航,“他除了参与所有实验室检测活动之外,我们这10人队伍的后勤保障全都是由他负责的,这些工作很复杂,我们都没有耐心去管理,但是他一个人管理的从我们抵达到离开,没出过一次差错”。谈起这个90后,蔡亮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语言。多地封城之后,后勤保障工作一直是所有前来支援的医疗队当中的一大难题,小曹一人承担起这项工作,队员早晨7点用早餐,他就6点起床联系送早餐的人员,把餐食分配好再一份一份送进队员们的房间,到了中午,队员们工作内容不同,休息时间也不同,他还需要协调好午餐送抵时间,除此之外还要与接送队员的司机对接,30多天下来无一纰漏,大家都对这个小伙子称赞有加。“在黄冈一起工作的还有中疾控、山东疾控的他们都在一起,都对这个小孩子印象很好。”


    队员在为曹宇航佩戴正压头盔.jpg

    队员在为曹宇航佩戴正压头盔


    这支10人小队,年纪最长的是43岁,年龄最小的也是队伍中唯一的女孩子仅有25岁,而这个女孩子在抵达黄冈的第二天就随流调组下沉到底下各县,一连工作十几天才休息了一次……



    留守!疾控培训

    “黄冈市毕竟是绝对意义上的封城,所以在3月3日左右就基本没有新增确诊了”,大小医院每天都有好消息传出,病例数量逐渐减少直至3月20日左右全部清零,疾控人员的工作重心也逐渐由检测病例核酸转到筛查、甄别工作中来。队员们按照10%的比例,对黄冈市民进行筛查,依旧是日均千份标本,但无一阳性。


    随着疫情基本得到控制,3月22日、23日,山东、云南、湖南赴黄冈医疗队陆续撤离,蔡亮的这支10人小队原计划是与湖南医疗队一同在23日这天撤离,但就在撤退前夜,一道来自国家卫健委的紧急命令发送到疾控队员们手中——暂缓撤离,开展疾控大培训,谨防疫情反弹!于是,这批队员们都留了下来。


    “我们这支队伍的召集组建是直接来源于国家卫健委,我们到了前线之后,就像是一场战役,我们如何行动不是由着个人或湖南指挥部来定的,纪律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一直在等国家卫健委的命令。”留守黄冈的意义,对疫情防控全局来说同样重要,为了巩固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全国抗疫成果、提高市民的防控意识,疾控部门有义务对市民以及即将复工的企业管理人员或从业人员进行防疫培训。持续一周的大培训结束后,这支队伍才准备结束工作,返回湖南。


    蔡亮等人进实验室前所拍.jpg

    蔡亮等人进实验室前所拍)



    归程!英雄回家

    3月30日,湖南疾控系统第三批驰援湖北现场流调检测队圆满完成任务,被正式批准撤出黄冈,返回湖南。“我们是最后一批撤退的,包括各类人员一共只有49个人,实际上我们只是支小队伍了,但是黄冈的市长、市委书记还是第二天早晨亲自来给我们送行。”蔡亮在回忆这段归途的经历时,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感动,感动于举横幅夹道送行的人群,感动于每个十字路口朝他们敬礼的交警,感动于街边驻足挥手的行人……“看到两边打出的横幅其实我们也感觉比较惭愧,我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但是黄冈市民的这些感情都是十分真诚的。”


    终于坐上了回家的高铁,对于蔡亮来说,有对家人的思念,也有对黄冈的不舍,还有对这37天来一起工作的中疾控、山东疾控、云南疾控的战友们的感情。想起整段援鄂经历,蔡亮说:“真的就像战场一样,支撑我们做好工作的一个是后勤保障,另一个就是精神支柱。”对他来说,最大的鼓励来源于“后知后觉”的母亲的关心,“你好好工作咯,回来给你多杀几只鸡补一补咯”。蔡亮的父母已年过70,住在农村里,他出发去黄冈的时候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也没有告诉他们,直到在媒体报道中看到儿子的身影,两位老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在前线,于是,担心之余就有了上面这句父母对儿子说的话。


    现在,隔离期即将结束的蔡亮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是他对自己的勉励,这句看似口号的八个字,正被这位“冲锋陷阵,载誉而归”的战士完整诠释着。到完稿这天,蔡亮已再次返回了单位湖南省疾控中心,继续前行……



    编辑:蔡 祯  

    责编:孙梓健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