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无声评论

    别让“研究生毕业生分级评价”沦为导师权力的“强化剂”

    2020/06/02

            

    全国政协委员黄爱龙建议,分学科制定不同的考核方式及标准,以解决当前我国研究生学位认定的相关制度尚不健全的诸多问题。如:考评方式异化,“唯论文”倾向严重;认定标准“宽严不齐”,培养质量难保一致;缺乏细化的划分标准,毕业生质量“良莠不分”;认定程序不健全,极易导致“法律纠纷”等。(《中国青年网》5月28日)

     

    黄爱龙委员根据不同学科的课业要求与工作中相应岗位的实际需求,制定合理的研究生毕业考核方式的建议,其出发点是正确的。这些建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变研究生毕业考核方式“唯论文”的倾向,也避免将研究生培养成脱离社会实践的“学术机器”,提高毕业生的整体质量。但是现今我国研究生培养和管理体制仍以导师负责制为主,导师权力的扩大化滋生了一系列“学术霸凌”、“以权谋私”以及教育效率低下等问题。在此问题未经解决前,施行分级评价也许会令导师权力进一步“膨胀”。

     

    “导师负责制”是指研究生在校期间导师作为第一责任人,导师不仅要指导学生的学术研究,还要关注其思想教育以及个人成长。而研究生在校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或者校规校纪受到处罚,导师要负有一定的管理责任和处罚。一方面,导师负责制有利于增强导师责任意识,培养研究生形成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和严谨自律的学术精神。

     

    另一方面,该制度下导师与学生的责任与权利划分不明,加之导师队伍考核监察机制的缺失,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身处高位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以权谋私”,衍生各种学术界“职场霸凌”问题。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不堪导师“奴役”纵身跳入灞河溺亡;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陶崇园因长期遭受导师压迫,导致精神崩溃选择跳楼自杀。在百度搜索“给导师干活”、“给导师打杂”得到数百条检索结果,更有研究生表示,“导师决定着你是否顺利毕业,打打杂、干点活很正常”。

     

    如若施行导师对研究生毕业生分级评价,则进一步扩大导师的话语权,甚至加深导师与学生权力不对等的鸿沟,可见解决导师权力扩大化是政策施行的前提。基于现状,高校应明确划分导师和学生的责任、权力及利益界限,避免别有用心之人钻“权责模糊化”的漏洞,并健全强力有效的导师队伍考核监察机制,规范导师队伍行为。此外,教育部应督促高校设立师德建设机构,强化师德师风考核,建立师德失范曝光平台和定期通报制度,让师德优良者获得褒奖,起到榜样模范带头作用,令师德缺失者受到鞭策。

     

    对研究生毕业生施行分级评价,请先解决导师权力泛滥问题,别让“分级评价”沦为导师权力的“强化剂”。(文:张静怡)

    (此评论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雨无声立场。欢迎优秀观点在此汇集yuwusheng2004@163.com



     

    编辑:覃彬兰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