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写给梁三岁小朋友的一封信

    2020/05/14


    我的三岁小朋友,最近过得怎么样啊,自从高考结束,我们都没有时间见上一面,约好了时间,总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分走了精力,我都不知道你是胖了还是瘦了,你也不爱发照片,偶尔一两张我都妥善保存。我很想你啊。


    与你初识,不过是淡淡的舍友之谊,玩得最好的人不是你,我们只是对方生活里一个淡淡的存在,我们更像是莫名其妙地熟悉起来,等我发现时,我似乎把你纳入了闺蜜的范围,有人说,说闺蜜太矫情,可在我的世界里,分为陌生人,同学,朋友,闺蜜,我自有自己的标准。见过还未熟识的你,与人总有一丝距离感,给人一种高冷的感觉,熟悉之后才知道,你其实是个三岁的小朋友,喜欢粉色,喜欢那些可可爱爱的东西,让我想像一个姐姐一样照顾你。熟识你以前的我有些害羞,就连笑也是捂着脸的,熟识你以后,我越来越开朗,你总是能让我笑,有人为难我,你总是站在我身边,给我勇气。后来分班了,我们分开了,但所幸还在同一层楼,每次大课间我们总爱跑到对方的教室门口,后来我们各自班级的人都认识我们了,一见我们来,自动帮喊对方的名字,你的班级晚会你也会拉我去看,你在晚会上跳过的舞,我如果没能看到,你会再一次跳给我看,你也会拉着我去以前同学的班上窜,你知我性格沉静,总是拉我去玩,融入这热闹的氛围,其实只要有你在,这氛围如何我都觉很好,我也喜欢看你在人群里发光,带着感染人的笑容。高中的周末,只有一个下午是空闲的,你总爱拉我去逛街,两个人下了课就走,一边走一边找店吃饭,可以说那条路上的店,那三年来你几乎都带我去吃过,你是个方向感很好的人,所以你在身边时我从来没都不记路,后来我们闹了点矛盾,我一个人走那条路时,我终于把它记住了,那条路一个人走真的好长,以前你跟我说,很少有人陪你走一个小时的路去到逛街的地点,更多的是搭公交或者打的,一个人的路很长,我算是少数愿意走路的人,你知道吗,走路这件事情我算不上喜欢,但也不排斥,重要的是我们能有大把的时间闲聊,你和我说你家里的宠物,还有家人,说学业上的烦恼,说与舍友间的摩擦,我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但我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不能为你解决问题,只能让你有一个倾诉的出口。你爱睡懒觉,闹钟又叫不醒你,我只好每天早早地起床,然后下楼来喊你起床,等你洗漱,等你吃早餐,如果不来喊你,谁知道会不会睡过头而错过早餐时间,明知道自己有胃病还不好好照顾自己,也因为要喊你起床,我感受到了最后一分钟到达教学楼下,差点被教导主任抓的刺激。


    与你相处的片段太多太多,那个陪我打球的你,那个给我挑选衣服的你,那个护着我的你,那个知道那天是我生日,特地转头跑去小卖部给我买一堆零食的你,那个会跟我撒娇的你,那么那么好的你,差点就让我弄丢了。弄丢你的那段时间里,每个与我俩都相熟的同学都来问我怎么了,我笑着说没什么,她们问我理由,我那时都不知道理由,也不敢问你理由,也不知道是我伤害了你,每天在食堂总能看到,却鼓不起勇气去打个招呼,低着头装作没看到的样子,我开始一个人吃饭,没人需要我等,没人需要我喊她起床,我也不用担心迟到被抓,本应该觉得轻松,却总觉得身边空落落的,我买了一条新裙子,第一想法就是想给你看看,走到你教室隔壁,又悄悄地走了。和好的契机是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校运会,我在跑道旁站着,你来到我旁边,突然跟我聊天,约我一起去走走,那个下午我们仿佛回到了之前,仿佛我们之间从未冷战过,那天晚上,我鼓起勇气给你发了消息,第二天你来找我,我终于知道了原因,是我的错,虽然你原谅了我,可它是我心里的一根刺,一直都在提醒我,我曾经有多狭隘,多可恶,我给你写了很多的信,但是一封都没有送出去,它们留在了我的抽屉里,我也后悔,在我们冷战的时候,你的难过我没能陪你一起,反而还埋怨着你,你看我是一个多么自私小气的人啊,那值得你对我好,你总说,我家的小石兰啊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可你不知道我也是个背地里会说别人坏话的人,也会因一些小事记恨一个人,你看这样的一个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说你不喜欢时时刻刻黏在一起的友谊,所以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让你能感受我的存在,我很开心,你难过时,烦闷时,第一个找的人是我,我不是熟练的安慰者,但我是很好的倾听者,我也知道你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倾听,所以,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在。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蒙石兰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