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第八届无声征文二等奖】47.广西师范大学 谢钰菲《鸡谷山回声》

    2020/06/13


    展播图.jpg


    大红顶公鸡一嗓子带出鸡谷山半轮红日,连同被子里头的陈三。他洗漱后,跑进厨房生火熬粥,将昨天剩下的咸萝卜干回锅加热。陈三装好两碗白粥端上桌。


    外婆起得比陈三早,她像往常一般坐在屋外竹椅上,呆滞的双目看着远处。“外婆,外婆!吃粥了!”陈三轻推外婆肩膀,老人却没有理会他。陈三不再说话,吃完早餐出了门。外婆耳朵一向不好,这几年她和村头蛀虫的树一样老去,枯枝落叶扫了又来。外出打工的父母临走时让外婆照顾自己,那时外婆眼眶里还是一双盈满泪水与生气的眼。陈三想念以前的外婆,想念以前的家。


    今天是周日,陈三不用上课。李虎一行人让他在赵老婆子屋子后背等,听李虎说有“大事情”要筹划。肯定不是什么好事。陈三摸摸额头上的包,这是周五被李虎一拳打的。没法子,李虎他爹是村里最壮的屠夫,他娘是出了名的泼妇。谁敢惹他?陈三往赵老婆子家走去,这婆子在村里没有好名声。外婆曾经骂赵老婆子是“老不死”“撒谎精”,他那时小,外婆只是骂,没有和他说过缘由。他们去她家做什么?陈三心中疑惑,但还是往目的地走去。


    “我娘说赵老婆子不好惹,我今天倒是要试试看!”李虎几人围成一圈,他们笑着望向陈三,“喂,哥几个进去屋里摸点东西,你来拦着老婆子。”陈三只能答应。


    赵老婆子刚出门,李虎瞪了陈三一眼,他们就爬进屋里。陈三游走在屋外,东瞅瞅西看看,认真把风。不到几分钟,陈三竟然看到赵老婆子晃悠悠的身影正往家里走,他一慌,跑到她跟前,结结巴巴:“赵……赵阿婆好!您出门干什么呢?”


    “进贼了,不得回来看看?”赵老婆子冷哼。她推开陈三,往屋子快步走。


    陈三硬着头皮大喊:“赵阿婆!”李虎几人在屋里也听到了声音,他们竟从大门大摇大摆走出,手里空空:“老太婆啥也没有,我们走咯!”几人笑作一团,像一阵风刮过赵老婆子身旁。婆子一脸怒容,企图抓住李虎,却被一把带倒摔在地上。


    陈三跟着李虎他们跑,他回头见跌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老婆子,摔死了?陈三腿一软,一条人命啊!陈三往回跑,也不听李虎几人的嘲弄。他蹲下身想扶起老婆子,一只手钳住他:“你们几个臭崽子被我下咒了……嗯,你们都会流脓烂死!不得好死!”陈三和那对狡黠的眼睛相对,他赶紧扶起她,转身跑了。


    一夜都是噩梦。陈三清早醒来,浑身都是冷汗。借着晨光,他突然发现被赵老婆子抓过的手有一道红印,仔细看,有几颗红痘长在手臂。想起婆子的话,他一阵反胃。陈三走到发呆的外婆面前:“外婆,你以前说赵老婆子是撒谎精,她的话都是骗人的吧?”外婆没有回答他,眼神直勾勾落在远方。陈三只好作罢,背上包去上学。


    陈三整日都心不在焉,课间李虎路过他身边,随意拨乱他桌面的课本:“好啊,陈三。昨天你还去帮那婆子,你和她一伙的?”他不辩解,垂头盯着手臂增多的红痘。他们被赵老婆子诅咒了。瞅见陈三走神,李虎一巴掌拍向他:“见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放学,陈三背起包冲出教室,他要去找赵老婆子道歉,他不想死,他还想见爹娘一面。


    炊烟扭着身子升天,夕阳昏昏欲睡,几欲睡入鸡谷山。陈三喘着气停在赵老婆子门前,他敲门:“赵阿婆,我是陈三。您开下门吧!”屋里的人冷笑:“昨天那几个臭崽子吗?还敢上门……”陈三听见脚步声,转而,门开了。赵老婆子伸出半张脸,她眯眼:“嗯,你是扶我那个?”陈三连忙点头:“赵阿婆,是我。”他举起长了红痘那边手臂,“阿婆,求求你解了咒吧!我知道错了!我不想死!”


    赵老婆子看看那几颗痘:“臭崽子,我下了咒,我不会帮你解的!你求神吧!”她正欲关门,突然又补充,“……我们这有鸡谷山神女,你去找她吧。”陈三从未听过这个神:“赵阿婆,我怎么找她?”


    “早上六点,你朝鸡谷山喊出你的心愿,听到钟声就是神女答应你了。如果没听到,说明你心不诚,婆子我也没办法。”赵老婆子一脸严肃,眯缝的眼里闪烁奇异光芒,说完便关上门。陈三那一刻似乎看到婆子在笑,他疑心自己是眼花。没再多想,陈三想起家中还有外婆,便急匆匆赶回家中。


    又一日。村里鸡鸣声未响起,陈三已经沿着小路爬上山,鸡谷山默然站在对面,晨光依稀染上林间树木。他数着时间,鸡鸣声如期而至。


    “神女!我前天捉弄了村里赵阿婆,对不起!求你解除阿婆下的诅咒吧!”


    陈三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山谷回荡。他心中却是一沉,没有听见钟声。神女认为他心不诚。


    “我知道错了,不该和李虎他们一齐戏弄阿婆……对不起!对不起!”回声悠长绵延,清晨冰凉的露水垂落陈三的发丝,他听见“对不起”三字如同一道长风穿过四周的山林,一种无形的神圣感包裹住陈三的身体与头脑。


    “咚——”钟声响了。


    没过几日,陈三发现手臂上红痘逐渐消退。他又惊又喜。陈三对鸡谷山神女产生好奇,这世上真有神吗?可是老师曾经讲过科学……忽然,陈三想到许愿,又想到打工的爹娘。他想试一试。


    陈三一路蹦跳着赶回家中,在途中遇见拎菜篮的赵老婆子。她颤忽忽往家那边走,那篮子显然不轻。陈三不知怎的,下意识走上前接过篮子:“赵婆子好,我帮你吧。”婆子没说话,领着陈三往家走。准备进屋,赵老婆子古怪笑道:“小子,神女实现你的愿望了吗?”陈三点头:“我的痘准备没了。”赵老婆子乐了,“神吧?”她拿过篮子,把陈三关在门外。陈三听见婆子在屋里哼起小曲,调子很轻快。陈三觉得,这赵老婆子不像别人口中说的坏呀。


    陈三又一次攀上山顶,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在鸡谷山间回响。


    “神女!我希望爹娘能回一趟家!”他们几年没有回来,只有那一笔笔生活费告诉他爹娘还在。


    “我想他们——外婆也想!”


    “想——”


    陈三朝着鸡谷山大喊,声音震起栖息的群鸟。回声颤动他的发丝,他揪住衣角,钟声阵阵荡进陈三的心。他一阵战栗。


    满怀期待了几日,直到他准备失望,爹娘着急的喊声伴着推门声震醒他。


    “娘!娘!您没事吧?”陈三看见爹娘冲进屋里,围在外婆身边满脸汗水,“村里人说您重病卧床,我们赶紧买了票回来……”陈三看见外婆眨眨眼,她的嘴唇蠕动几下,抱住了两个离家人。


    “这赵老婆子!”爹忽然骂了,却又抹了把泪,“撒谎精!”


    陈三一下明白过来,他抱住爹娘,却说不出话。他仿佛看到,赵老婆子在山上敲钟,面带微笑。

     

    谢钰菲 广西师范大学


    后.展板图 (1)(1).jpg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