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第八届无声征文二等奖】31.广西大学 李凡《培育公园》

    2020/06/13


    image.png


    “有人吗?”


    陈坤在培育公园里大喊。之所以叫培育公园不是因为它培育了什么东西,而是它真是就是英文单词中“草原”的读音一样,大得广袤无垠,无边无际。培育公园真的什么都没有,除了草就是草,是货真价实的草原公园。而这座公园的设计者——一个名叫陈坤并充满奇思妙想的中年人,他坚信着“世界上最好的路,就是人走出来的路”。他怀着这个梦想,不对公园进行任何改造便对外开放,为期三个月,计划根据人们踏出的路进行设计施工。这导致了公园人迹罕至,没有任何人愿意到此游玩,最多来此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散步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这长得都一模一样,还导致许多人迷路,找不到公园出口。


    而我们的设计师此时正深陷入公园中的某个角落,为自己的异想天开懊恼。


    “谁来救救我?我迷路了。”他喊道。


    然而,没有任何人回答他,周围的空气干涩得发冷,声音没有任何阻碍地向四周传播了出去,只有悉悉索索的叶子摩擦的声音在回应他。


    忘了跟大家介绍,这位古灵精怪的设计师是看不见草坪的,他是位盲人,半盲而不是全盲。他的眼睛从结婚后便逐渐失明了,开始是眼睛肿得发疼,视线越来越模糊,去医院也没能好转,最终他只能分清光线的强弱,看不清任何东西。就是失明的机遇给予了他灵感,转型成为了一名设计师。他坚信自己的灵感,自己的设计不会有错的,不信这个邪,非要亲自去走一遍公园。他有自信能独自出入公园的,所以他出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携带任何通讯工具的习惯。仅利用自己良好的方向来和聪慧的大脑来感受方位。他在晚饭后独自走出了门,他清晰着记得自己走进公园的路线,走了多少步在哪拐弯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本可以这么完全地自信下去,然而就当他准备返航时,一块命中注定的石头绊了他一跤,他在窸窣的草坪上连滚了三圈,起来时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真是糟糕透了。”他自语道。


    他琢磨着已经走出去了几公里远,而公园只有一个出口,要想胡乱地朝一个方向前进也只能是越走越远,他只能试图通过呼叫来寻求帮助。开头便是他响亮的呼喊,吼了好几声也没能得到任何回应。白天因为空气随着高度的变化温度减少,声音会向上发生折射产生声影区,所以晚上声音能传播得比白天更远。他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的声音能被人听见,但是这公园实在是大得广阔无垠,游客又少得可怜。太阳已经下山,他已经不能通过光线的强弱来判断方向——就算是正常人也不能好到哪去,没有任何路标和一个瞎子也没什么区别。他必须尽快找到公园的出口,不然等到真的没人了那他只能在草原上过上一夜了。


    他迅速地冷静了下来,用他的脑袋瓜子寻找破解的方法。他用嘴巴发出嗒嗒的声音——那是从一个法国哲学家里学来的,主动用嘴巴发出特定的声音进行回声定位,像蝙蝠一样通过回声判断周围的物体。利用这项技能他能轻易地在混乱的街道避开所有障碍物,在十字路口转几圈也能找回原来的路,这便是他偏执倔强的源泉。然而这项本领在这完全的丧失了作用,公园内全是一望无际的草,根本没有障碍物能作为指示物。他愣是原地转了好几圈也没能分辨出声音有什么区别。


    迷路的人理所应当停留在原地等待救援,更何况是个残疾人,他尊贵的骄傲并没有让他停下来。他找到了那块最初的绊脚石,他费很了好大的劲才摸索到它。想不到葱葱郁郁的草丛凭空多出的这么一块孤立的石头却成为了他最后的希望,也是他受挫的根源。像声音一样反射回去,就能找到原来的路——他脑海里是这样想的。他将石头丢到一边,凭着感觉朝来的方向走回去,他感觉要走到大门口了,然而回声定位的结果告诉他什么都没有。他奋力地喊叫着,祈祷着门卫能听到自己的声音。然而,没有任何人回应他,连回声都没有传回来。从一开始便走错了方向,离真相只能越来越远。


    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他开始懊悔没能告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他精疲力尽地躺在草地上休息,像迷路的羔羊。他走得大汗淋漓,周围风呼呼作响,生机勃勃的草杆尽情地摇曳着,芬芳的青草味让他的心情稍微好转了一些。


    他分析起问题的所在,激动地拍手自语道:“是隐蔽效应。周围草丛的噪音太多了,隐蔽了我本来的声音。只要我的声音足够大,足够特殊,传播得足够远,远到有人能听到,远到能传回我耳朵来,我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空气愈加冰冷了,胸口的汗让他有点感冒的征兆,他已经做好了在野外过夜的准备。他蜷缩着身子,好让自己温暖些。他摇着头继续分析着:“这样还不够,还缺少个大反射面,有座悬崖,或者在大门口建一堵高墙,这样才能将声音反射回来。”确实,公园内什么也没有,这样的条件下根本不可能有回声。


    他这样想着,想起了他那可爱的女儿,教导她做人的道理。声音和光都是一种能量,能量是一瞬间的,稍纵即逝。做人的意义在于不仅在于让自己尽可能发光发热,还要将光和热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得到响应,发出更多的光和热。你的灯熄灭了,别人还会继续传播着你的所热爱的光和热。回声仅仅是自己听见自己声音,只能说明自己的声音足够大,但不一定能得别人的响应。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的声音传播的距离也是有限的,有更多的人一起喊同一个声音,声音才会越洪亮,越远,并且一直这么喊下去。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便是另一种永生。”他认真总结着自己的错误,筹划着公园的建设。


    忽然,他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迈大步子朝一个方向走去,仿佛看清了道路。因为他听到草丛窸窣处传来一个声音——


    “有人吗?”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小鸡

     

    李凡 广西大学


    第八届无声征文展板3.jpg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