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第八届无声征文二等奖】26.广西大学 陈缘《声声不息》

    2020/06/14


    image.png


    我已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来到站牌下,我把老旧的自行车放在一旁,就望着前面原来的小巷口,撑着伞一站就是很久。可我并不觉得无聊,我会按时检查扣子有没有扣好,头发应是没被风吹乱的,再看一下鞋带是否有系牢。可我更怕你找不到这里,站牌锈迹斑斑,路口的小巷成了高大的楼房,自行车变成了铁皮车,炊烟不见了,我也老了。


    可人总该有一些执念的,我赌定你会再来这里,我在等待一场雨,像我们初见时的那一场。我还想见你,再见你从小巷口走出,踏着袅袅升起的薄雾走近。我始终相信你在这里,这世上一定存在着肉眼看不见的世界,你就在这里,每天与我相遇,每个光年都在和我重逢。世界简单如此,我却无法再见你。


    我每天六点钟回家,自行车似乎变老了,我骑着它有时会很吃力,我现在可能很难再载着你冲下溢满桂香的坡道,所以你要早些回来,在我还有力气的年岁里,我还能再带你走遍江南的大小人家。我有时也不骑车,就推着它走回去,我回去时常带是日落,那时太阳就在身后。这时路上的人很少,街道不像过去那般热闹。再过一会儿星星该出来了,黑黑的夜色,风穿过我的四周,自行车有时也会唱几首歌,我感觉这也是人生中的一道好光景。如若有你,无限的好。


    家中的摆没还和过去一致。我每天都会给院里的桂树浇水,你先前总说可惜,花期太短,一年也仅一回,而今我种了四季的花,春天的玉兰,夏天的栀子,冬天的腊梅,我们都在等待秋天盛开的你。几十年来我总能在夜深人静时听见你的声音,听见床边的你在哭泣,窗前的你在歌唱,可你却总不回应我的呼唤,我在迷糊中入睡,感觉被子是你,灯光是你,黑夜是你,可你小气地不行,总不愿来我梦中,让我见见老了的你。


    清晨我醒来,为你煎了你爱吃的鸡蛋,我将洗好的衣服晾在庭院。给花浇水、捉虫,向邻居们打招呼,做好了这些,我才能安心地拿好伞推车去等你。


    今天的站牌下依旧很多人,忙碌的人群伸着头张望着公交车。但这块新的不是我们的,我将我们的站牌从车篮里拿出搂在怀里。很多人都说我迁腐封建,我拦着那些拆路的人,他们说世界在变革,事物要翻新,我寡不敌众,但他们畏我老又不敢对我怎样,我拼命护着我们的站牌却还是让它被连根拔起,我将它从垃圾箱里翻出擦干净了带回去。过去的人太重道义,现在的人又太薄情,我们该去哪里。


    今天天气真好,下了点点小雨,每一次我撑起伞都感觉你在和我一起躲雨,我把伞向你那边倾斜,雨滴落在我的肩上,凉凉的,身旁只有无数的空荡荡的风,我的手牵着风,像在和你紧握。从此往后每一场雨,都从蔚蓝的天空落入我的心。


    前尘往事隔了数里的海。我想起了很久以前,那时你生了病,却瞒着我。这里的人不愿为你治疗,我偷偷带你去外省。那时你好瘦,小小的缩在床角,用被子埋住脑袋不愿让我看你,可是你因化疗而被剪去头发的光光的小脑袋真的很可爱,里面一定藏着很多的春天。


    我坐在床边陪你,你闷声开口,“老师,下一次你要早些遇见我。”


    “好。”


    “那下一次我要给你唱很多的歌。”


    “好。”你说什么都依你,只要你健健康康。你年龄比我小,你该遇见很多美好。可如今,我只要你无限好,在你的梦中不许有我,我要你忘了这一世的苦恼,等下一个轮回,我捧花去见你,不要你落泪。即使被他人嘲讽也没关系,即使受尽冷落欺侮也没关系,我自知这世上庸人太多,可我却也保不住一个你。


    那天夜晚我推着你在树的绿色阴影里前行。夜色一泻干里,你挥着大大的袖子,唱了好久的歌,我们许久的缄默不言。风掠过你,到我时又停下,你忽地侧头望我,雾气在我们身旁升起,月光在你的头顶绽放,今晚月色真美。只是都怪我为你斟的夜色太满了,你还没喝完一口便醉了,怎么叫都不肯醒来。


    黑夜给我安慰,在夜里,每个人都是孤独地陷在梦中,我盼望黑夜,盼望着无穷无尽的星空,盼望寂静,盼望着一个人站在荒芜的宇宙之下,在死亡的肩头去看一看生。我多想老死在你的梦里,这一生都不要再做梦。我望见辽阔无际的宇宙,每一个逝去的生命从我身旁走过,他们手拉着手跳入银河。我多想推开他们,推开那一个又一个生命,用我半生的时间搓成的绳索把你拉回,不让你沉入河底。我多想再遇见你,遇见二十来岁的你,遇见十七八岁的你。我这一生有太多可遇不可求的事,我幻想与你有许多的故事,泪目三行,我完不成一件事。


    所有的事物都该回到最初,时光该倒回,落叶从半空又回到枝头,雪只下了一半又凝成云朵,月光从湖面浮现,太阳落了又升,我将房门关上,梦醒了又重头来过,闹钟不再响起,我该沉睡数年,醒来时,世上还有一个你。


    我已记不清自己在站牌下等了多久,我柱着拐杖骑不了车了。阳光绚烂如此,我好像还看见了你,看见你在光影斑驳中拿伞走近。我好像还听见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在青石板上响起,我头顶的白发好像在抽枝,高楼建了又塌了,人群中一排排自行车驶过,好多人在欢笑,炊烟在升起,小巷又深又长,我好像望见你站在我的身旁,你是丁香姑娘吗?


    我不信人死后没有去处,你总会回来,我想着这一次要久一些,让你在我身旁久一些。我可能是在梦中吧。不知道哪里的桂花开了,我好像在和你一起冲下坡道,风吹过我们黑色的发丝,我们的头发交织在一起。我似乎望见秋天的心脏,你似乎又走过我的窗前,你在歌唱,在桂花中歌唱,我生硬的感官,头一次,尝到这么美好的味道。


    无数的光亮向我袭来,我听见身体坠落地面的闷声,感受到滚烫的液体在滑落。月亮照回湖心,野鹤奔向闲云,我步入你。


    你的歌声在半空萦绕着,不息着,我被卷入你的秋天。


    引用:我用世间所有的路,倒退,从哪来回哪去。正如,月亮照回湖心,野鹤奔向闲云,我步入你。然后,一场大雪便封住了所有人的嘴。


    第八届无声征文展板3.jpg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