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那一盏小夜灯

    2020/03/19


    很久没有半夜醒来了,天还是黑的,唯有房间里的一盏小夜灯透出光芒,恍恍惚惚中记起,小夜灯好像陪伴了我蛮久,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好像是三四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爸爸妈妈都出去务工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在身旁,那时候家里只有两张床,我和爸爸妈妈睡,一个人很怕,怕黑,害怕什么东西会突然冒出来。有一天跟哥哥去邻居家看恐怖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看的时候其实不害怕,就是后来入睡前,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放,关了灯,房间里黑漆漆的,我僵着身体不敢动,就怕有什么东西抓住我的脚,后来迷迷糊糊睡着,却在半夜惊醒,连忙打开灯,就呆呆地坐着,也不敢再闭眼,即使很困也强撑着,一个人的房间,噩梦惊醒时,没有人拍拍我的背说不怕,我面对的只是一屋子的光亮,那天晚上我是开了整晚的灯,似乎光亮给了我一丝安慰,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后来,妈妈可能从哥哥那里知道了我开灯到天亮的事,让爷爷买了盏小夜灯,从此我的房间里有了小夜灯,陪着我度过一个个夜晚,不是全黑的环境让我很安心。


    小学时候的我对小夜灯真的很依赖,没有光我睡不着,后来初中高中的寄宿生活,我渐渐不需要它了,做噩梦的时候,以前是惊醒,现在是直视它,看着情节会怎样发展,这样我就能一觉到天亮了,回家的时候,房间还是有盏小夜灯,我依然开着,只是不再害怕了。什么时候它消失不见的,应该是初二吧,那时候坏了,我也没想着再买,毕竟已经不需要了啊,它就一直在插排上,导致于爸妈过了很久才知道它坏了,那是高二吧,,那时候放了四天的小长假,将近四个月没回家的我踏上了回家的归程,晚上妈妈给我整理棉被的时候,伸手摁了开关,却发现灯没亮,嘴里念叨着“这灯什么时候坏了,你等着,我去你哥房间拿一盏来”,我想说不用了,我已经不怕了,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突然想起一年母亲节,班里举行了一个活动,给自己的妈妈写一封信,然后送到她们的手里,信的内容不过是这些年的释怀,我以为没什么的,收到妈妈的短信时,我蒙了,我以为已经可以坦然说出去的话,在妈妈那里却让她误解为她没有照顾好我,没有及时了解我当时心里的难受,她在自责,在我眼里,她做的很好了,那些难受不过是自己的自怨自艾,旁人解救不了,只能自己释怀。思绪慢慢回笼,我看着她说“好”,我不想再让她自责一次,这件事也是为我好不是,习惯是一回事,有人记挂着又是一回事,自此,小夜灯又回到了我的房间,继续陪伴着我度过每一个夜晚。


    小夜灯不仅是我儿时黑夜的陪伴,更是父母对我一种呵护。漫漫长夜,它陪伴着我安然入睡。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蒙石兰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