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读书汇

    【原创】把那轮明月还给我

    2019/12/08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相待银圈,手捏一柄胡叉,想一匹猹尽力刺去,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跨下逃走了。”“ ‘啊!闰土哥,――你来了?……’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隔开了了。我也说不出话。”鲁迅先生的文字之所以有力量,就在于他似乎能够通过洞察世间百态来解剖人性。名著之所能够成为名著,也许就在于它能激起大多数人的共鸣,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分贫富。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可以反复多次的去看同一本书,同一篇文章,同一部电影。尤其是名作。当你把作品和你自身的生活联系起来时,你会发现,竟然又是一番体会。


    因为自己从小对文字有股痴迷劲儿,故而在小学还没有认识很多字的时候便已经接触到了鲁迅先生的《故乡》。那时候并没有体会到作者内心那股浓重难以释怀的悲伤,而更多的是对他描述的内容的遐想和好奇,对他和闰土珍贵友谊的羡慕,什么物是人非,时过境迁,什么遗憾失落,隔膜陌生,那时全然不觉,更别提鲁迅先生想要批判的封建愚昧,同情的人间疾苦。其实,那也不失为一种幸运。随着知识的积累,慢慢地认识到他想表达的悲愤讽刺与同情。但是最近,再一次去阅读这本书的我,有了全然不同的体会。也许,我们把鲁迅从神圣的位置上暂时放下,把他当做我们的一个朋友,一个普普通通他的人,我想,他有一些恐慌。那个自己曾经崇拜的伙伴,在岁月的打磨下,俨然成为一个麻木封建的中年人,和自己已经完全不再有共同语言可言。那种失去知心朋友的失落感,是多少成年人不得不面对的悲惨。


    “这个周末有空吗,我们好久没聚了啵”,“我有社团活动,下次吧”“我要考试,下次吧”......这样子的对话经常在我的闺蜜群里出现,明明各自的学校离得并不太远,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无法聚到一处,周末被各种安排,小长假有的想回家,有的想宅宿舍,有的想出去旅旅游,总之就是聚不齐。久而久之,就没人再提聚会了,因为总有人有事,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保持着不多不少的联系。可是我知道,那种可以彻夜长谈的关系只能在记忆里,那轮明月亦只能留在初中的岁月月里了。莫名有些悲伤,却也别无他法,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让以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友谊变成了要衡量考虑之后才能约会的关系。


    说惋惜,似乎并不足以表达对那份珍贵友谊随岁月而流失的遗憾。这点,我似乎能够与鲁迅先生有了一种共鸣。但是我却希望没有。


    周金艳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