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原创】爱情事故与故事

    2019/11/28


    “任先生,那就拜托你了!”邓老板紧紧地握住了任直的手。任直客气地回握了一下,接着把手抽出,缩进了风衣口袋,脸上露出了职业笑容,看着对方说到:“邓老板放心,只有让客户开心,我们才安心,事情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任直拿起帽子哼起小调走出了邓老板的办公室,路过前台时还顺便调戏了人家小姑娘,弄得人家直瞪眼才罢。任直摸着口袋里的支票,不禁感叹这钱真是越来越好赚了。现如今,哪儿都有矛盾,大到国际交涉,小到菜场讲价,都免不了有争吵,一时想不开的,一时拉不下脸来的,都需要人来劝一句,这劝的人,不能帮亲,不能偏理,要讲得头头是道,令人无话可说,最终放句狠话做罢;高级一点的不过是让双方心悦诚服,握手言欢。而任直就是吃这碗饭的,他是一名劝说师。


    这不,近几年生意越做越大,这邓老板就是好言把任直请过来的。


    邓老板外头有小蜜了,想跟家里那位离婚。但是这么多年他老婆也帮了他不少,不想弄得太绝情,就想着给老婆多一点物质补偿。无奈家里那位也不是吃素的,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还要带着儿子一起走,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这哪成啊,邓老板是绝不答应儿子离开自己的,但现在他是家门都不敢进,生怕老婆一椅子砸过来。听到任直名声这么响就花重金把人家给请过来了,希望他能劝服自己老婆和平离婚并留下儿子。


    第一次,任直在邓夫人家门口敲门,过了一会儿,门终于开了。出来的是邓夫人,身着一袭中国风亚麻旗袍,面容冷清,颇有钱塘佳人的韵味,看似比查到的资料上更不好接触。


    “邓夫人您好,我是您先生的……”一句话都还没说完,“砰”的一声邓夫人就把门关了。


    第二次,任直在邓夫人楼下敲门,还没开始说话一盆冷水就从天而降,直直地淋在任直身上……任直呆滞了几秒之后不可置信地抹了把脸,抬头一看除了阳台邓夫人离去的背影外还有一个小屁孩在憋着笑。


    第三次,任直非常紧张,因为街坊邻居在他和邓夫人四周围成了一圈。


    “邓夫人,冷静一下,邓总只是想好聚好散,而且这事……”


    “放屁!”邓夫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任直的话,“外头有人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居然还找帮手,我看他就是猪油蒙了心还学王八缩头!”


    “暂且不说这个,孩子跟着邓总能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不是吗?您想想,孩子上学、上辅导班等等各种费用……”


    “孩子?他连老婆都不陪,去外头陪狐狸精,他难不成还有时间去陪孩子?家都不待,他结婚生子干嘛?他要养儿子干嘛?!


    任直被怼得哑口无言,但是邓夫人还在一步步逼近。


    “大家都说,不要把孩子当成婚姻的纽带,既然要跟我离那就不要阻止我带孩子走,又想跟狐狸精重新开始就跟我断个清清楚楚,让我孩子跟狐狸精住一起,孩子得成什么样啊?你说啊!”邓夫人逼问着任直,任直额头冒着冷汗,街坊邻居们指指点点的声音、邓夫人凌厉的眼神,还有坐在阳台上笑着看着这一切的小孩……任直有点头晕,他思考不出任何东西了,颤颤地往后退去,一不小心踩到了什么,倏地摔了一跤。任直往后直直倒下的瞬间脑袋放空了,回过神后周遭人的尖锐的嗤笑声齐齐地挤进他的耳朵,他难堪极了。突然,他面前出现了一只手,抬头看去,竟然是邓夫人!“愣着干嘛?快起来啊。”听见邓夫人这话任直才傻傻地拉住眼前的手站起来,冰冰凉凉的手,却意想不到地给人温暖。“别再来劝我了,这事得他自己来跟我说,别人不应该掺和进来,我比你大,也不该为难你的。”邓夫人自嘲地笑了笑,拨开人群走了。


    大家都七嘴八舌地散开了,阳台上的孩子也回到了屋里,或许是跟妈妈撒娇去了,只留下任直一个人,站在原地。


    灰溜溜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任直还是回去了。他得跟老板说一下情况,除此之外还得把钱给退回去,毕竟没有完成任务,而且……他也不想逼邓夫人了,她是个有主见又自尊的女人


    接下来一周,任直没有再来打扰邓夫人了。与此同时,邓老板也退了一步,跟老婆和离了,把房子留给了邓夫人,只是孩子的生活费他还是坚持自己出。


    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了,邻居也只是偶尔去问候一下邓夫人和孩子,唠嗑两句又回家了。大大的房子里只有邓夫人母子俩。


    天朗气清的一天,雾一早就散了。邓夫人在花园里干活,蜜蜂停在水仙花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邓夫人放下剪刀,朝门口走去。而任直又站在了邓夫人家门口,一手敲门,另一只手拿着一束鲜花藏在背后,听着里头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期待着门打开的瞬间。


    薛时勉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