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何时再将棠梨煎雪

    2019/11/27


    该怎么形容你我的关系呢,你是我的堂妹,年龄与我最相近,就差了一年,你对我来说亦妹亦友,可能朋友的分重更大一些。我们的性格截然不同,你明媚开朗,跟任何人都聊得来,你活泼,像那兔子一般,我呢,从小体弱多病,性子上更偏于文静,老人们总说我的性格不讨喜,说起来也是如此,你比我受欢迎,想来我只有学习好这一个特点了,我不是漠视他们,我只是害羞,我也想如你一般,我勉强过,后来我明白,我们本来就是不一样的性格,没有必要勉强。


    还记得,我们跟在奶奶的身后,手牵着手,一蹦一跳的,奶奶的手里拿着牵牛的绳子,你怂恿我拿稻秆抽牛的屁股,我哆嗦着,眼一闭,使劲一抽,听到啪的声响,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却不知奶奶何时走到了我们旁边,那稻秆打到了奶奶的身上,你拉起我的手拔腿就跑,跑出好远,喘着粗气,看着对方哈哈大笑。还记得,我们的家务是一起学的,开始总是笨手笨脚,我以为我会学得比你快,毕竟我比较有耐心,结果竟是我比较笨,原来不是谁的耐心好,谁就学得快的,我能胜过你的,可能就是我比你做得更细致吧。还记得,七八月的炎炎夏日,收割完稻谷的小河里,小小的蚌装了满满一矿泉水瓶,拿回家加上辣椒加水,煮了一锅汤,蚌是没有什么肉的,汤是真美味,慰籍了一天的疲劳,闲暇时间去山上,山上的“nian子”,紫黑的果实仿佛在邀人品尝,我们一边摘,一边把它放进嘴里,剩下的带回去给家人品尝,紫红的就拿出来泡酒,这是我们这的习俗,酒的味道如何我倒不知道,毕竟家人不许我们喝酒。我们一起陪伴着对方度过了从孩童到少年,青年,你呀,身高比我高,体格比我壮,导致我去你的教室找你,你的同学们都以为我是你妹妹,明明我才是姐姐,不过我也挺享受被当作妹妹的感觉,显得我长得嫩不是。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渐渐少了联系,高中我在市里,你在县上,四十分钟的高铁是我们的距离,我两三个才回来一次,你跟叔叔搬到了县里,我回来也见不到你,网上也不知说些什么,越长大越觉得年味越来越淡,你们后来都不怎么回来了,你的消息我都是从长辈们的口中得知的,你谈了恋爱,你的成绩不是很好,但是后面你知道努力了,赶上去了。现在我在大学,而你放弃了学业,外出打拼了,我在教室里学习,你在工作,一年中难得相聚的时间,你因为要挣钱也因为车票难抢就不回来了,我们的聊天窗口只有节日的祝福,它显得那么苍凉,我其实打了很多很多的字,后来一个个删了,那些话感觉都是多余,不如不发。


    我啊,一直怀念以前的时光,那时候我们多亲密无间啊,你什么时候再来轻叩我的门扉,再将棠梨煎雪啊?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蒙石兰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