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冬秉红烛,饮尽寒凉

    2019/11/20

    “滴滴滴,若离,救救我好不好。”我刚拿出手机,就看到雨璃给给我发来了消息,后面还跟着一个大大哭泣的表情包。

    我不禁抽动了一下嘴角,看见班级通知群里面上一秒刚发出的同学互帮文件,然后下一秒她就发来了消息,基本就可以猜到是什么事情了。“这周二,我要去外边奶茶店自习,你来?”

    雨璃又是一张表情包丢过来,不用想我就知道她估计是答应了,翻开消息,果不其然。我放下手机,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脑中慢慢构思着对雨璃的帮扶计划。

    转眼已是周二,这一周突然转凉,在外边只觉得一股寒风无视掉所有的衣物,直接刺向我身体的每一个骨头。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提了提背上已经被寒风吓的垮下的书包,直径走向了外边的奶茶店。

    “中杯红茶多冰少糖,谢谢。”我推开门,按照惯例的点了一杯红茶,丝毫没有关心今天的天气和多冰的红茶是多么的违和,然后瞄了一眼四周,那一个经常坐的位置现在还是空的,不禁心中闪过一丝愉悦,缓缓地走向那一个位置。奶茶店虽然没有开空调,但密闭的环境也储存着一些暖气,一进去,似乎僵硬的四肢也开始暖和起来,我安顿好自己的书包,随手拿起几本要写的作业,一边听着外边呼啸的北风,一边感受着手中笔在书本上沙沙的声响。

    时间如沙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在无比头疼的作业中抬起了头,店外夜色已然降临,灯火辉煌的街道上行人却皆是匆匆,似乎是被那凛冽的寒风所驱使向前一般。寒风低语,引得路灯一阵跳动,看看时间,雨璃应该也要到了。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作业,顺便也把自己的混乱的思绪收回,而当我把最后一本无关紧要的书放回书包时,就听到门口熟悉且清脆的声音,“大杯水果茶,正常冰正常糖,谢谢。”

    我闻声而去,雨璃似乎也被这寒风所扰,对着自己的手哈了一口气,看见了角落的我,直径走了过来。

    “今天你没有和文成一起?”她坐到我的对面,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课本和书。

    “你知道的,文成不出来的,他一般都在图书馆。”我饮尽杯中最后一口余下的红茶,说道。

    “书玥转走之后我还以为他会改一改呢,这样说他还是在和书玥一起自习咯?”雨璃似乎想起班上的一些八卦,说道。

    “别问我,我又没去过图书馆。”我皱了皱眉,对班上这些八卦表示毫无兴趣,“今天先帮你把基本知识拉一下把。”我想起之前给她发的帮扶计划,也不向浪费任何一分钟,直戳了当的说道。我顺便就拿起了自己的笔记本,准备给雨璃讲诉基本知识。雨璃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凑过耳朵,静静地等待着我的讲诉。

    门外寒风未歇,北风的低语依旧在耳边回荡,而掺杂在其中的,还有我的讲诉声和雨璃偶尔的提问声,宛如一首长歌,飘向远方。

    “都说了不能这么想啊,要用前面给你说的公式啊。”在讲诉了六七个类似题雨璃还没有掌握方法之后,我不禁扶额,好像自己用尽浑身解数,也不能让她有一个大体上的体系结构一般。我又饮一口冰化开的水,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雨璃丢下了笔,双手抱头发出了投降的声音,我摇了摇头,突然间,我似乎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是高中的时候,我也这样教过玖汐,而玖汐,却是一双水灵灵的泪眼。我不禁叹了一口气,也不知自己到底是为故人故事叹息,还是对于眼前人的无奈。我收拾住自己的心情,“我再给你讲一次,这次可要记住了。”说罢,我拿起笔,拍了拍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的雨璃,继续讲诉着我已经不知道讲诉了多少遍的知识。

    北风愈发强烈,门外的低语变成了呼啸,也通过那一道缝隙,给这奶茶店带来了几分凉意。我饮尽最后一口杯中水,给雨璃讲完了最后一个知识点,好像心中一块大石忽然落地一般,长舒了一口气。而望向门外,夜已经很深了,静谧的街道上也只是偶尔有两个行色匆匆的路人闪过。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送你回去?”我收拾好自己的笔,背上书包站起身,说道。而雨璃,似乎还沉浸在刚刚最后的知识点里,丝毫没有听进去我刚刚说的话。

    “呃……”雨璃还是死死的盯着那道题,眉头早已拧成了一串珠子。一时间,我似乎看到一个影子,那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在某个夜晚,在教室的一个角落开着自己昏暗的小灯,独自琢磨着一道自己怎么也做不出来的题,那天,似乎是比今天还要刺骨的严寒。但是,比起严寒的凛冽,更令人感到冰冷的是一个人的孤独,那个身影,是那么的落寞与孤寂,好像是一个独自在雪中行走的游子,每一步都不会有声音,每一声都不会有回响,唯有的,是白茫茫的一片,漫无边际。

    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北风从缝隙挤入,如针一般让我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门外灯光昏黄,和那时的微光如此相似,她与那个身影,也是如此的相似。忽然间,我似乎被一种力量驱使放下书包,拿出自己的笔,再一次的坐在了雨璃的对面。

    我叹一口气,也不再去追问是何种情绪所驱使,可能只是因为她和我记忆中的那个身影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我想驱散那一种孤独吧。“这是最后一遍了,听清楚。”

    风敲寒窗,似乎也在观望室中两人,一人不厌其烦的给另一人讲着一次又一次重复的知识。灯亦摇曳,缓缓的拖出两个长长的身影;灯火葳蕤,跳动着隔绝寒霜;笔下沙沙作响,宛如陶笛悠扬;语起言伏,不知多少流光。

    终于,在夜色又暗几分之时,我终于给雨璃讲懂了这一点知识。在雨璃中的一声长啸之中,我收拾好自己的行囊。推开门去,寒风迎面而来,夜色深凉,但我并不觉得有多寒冷,只是感觉月色柔和,灯火渐暖。

    “今天麻烦你了……”路途中,雨璃突然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知道自己的效率很慢,所以要花费你很多时间,如果你不愿意,以后就不可以不用帮扶我惹……”雨璃低下头,和漫漫夜色融为一体。

    碧云湖畔湖风袭来,带走了我大半的倦意,我调整了一下嗓子,“你想挂科?”

    “怎么可能……”

    “那明天继续吧,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整理。”

    “……恩!”

    月色微凉,南宁也已入冬,翻看日历,再过三天就要小雪。寒风剔骨,似乎又有一个身影在风中游荡,我又饮一口清水,再次酌好杯中清水,似乎在身影旁边,还有一袭红裳,手提长灯,驱散寒凉。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若离

    己亥年十月廿三

    2019.11.20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