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我

    2019/11/04

     


    世界上三大难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向何方,如今我要探究的我是谁。


    童年时期的我过得肆意且满足,也许跟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有关,小时候总是跟着哥哥跑,爬树,掏鸟蛋,打弹弓,像个男孩子一样长大,班上男孩的恶作剧从来没能吓到我,我没法子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尖叫,我一般都是反击回去,哭鼻子更是少有,我是班里的“大姐大”,保护着班上的女孩子。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懂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肆意地打闹着,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今日吵吵闹闹,第二天又和好如初。爸爸妈妈的陪伴是我童年最大的满足,从小体弱的我,爸爸出去工作从来不敢远出,害怕有什么事照顾不到家里,虽然家里不是很富裕,但爸爸妈妈尽力给我们好的,教我们习字,在无形中影响我们的性格。相对于那些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虽然给他们足够的钱,但缺失了关爱,总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一些不太好的影响。他们没让我羡慕过别人。


    中学时期的我陷入自卑的死循环,初中的一次意外让我休学了大半年,曾经的同学成了学长学姐,本来上学就晚,现在又重读一年,跟周围的同学差了三岁,让我有一种自卑感,更让我自卑的是身上的疤,因为它我五六年没穿过短袖,除非无法选择,没穿过裙子,不管哪个季节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面对同学的疑问,我不得一遍遍地解释,后来我懒得解释了,我不是不热,我也想在夏天穿上美美的裙子,尽情享受这个季节应有的活力,只是我不能,我不想看见别人异样的眼光,所有人都跟我说,没有人会在意的,谁没事去关注一个不认识的人,可我说服不了自己,我在意啊,所以只好把渴望埋在心底,静静地等待黎明的那一刻。七年的时间让我学会跟自己和解,慢慢接受自己的伤疤,同时我又庆幸,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我不会遇上我的两个闺蜜,也不会遇上那么多对我很照顾的朋友,给我的中学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她们值得。我偶尔也会穿短袖,搭配好看的裙子,学着不去在意别人的目光,我知道这件事很难,我慢慢来。


    现在的我称不上很好,但也不坏,相较于少年,少了几分肆意与放纵,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总要学着人情世故,冲动那是少年的特权,相较于中学,多了一份开朗,能无伤无悲地谈起伤疤,比同班同学年纪大让我更倾向于照顾这个角色。喜欢的事不多,但足以打发清闲的时光,想要的东西会努力争取,不想认输,凭着不甘的心情一次次尝试,学会把许多情绪隐藏起来,能忘记的就忘记,不能忘记的自我发泄,别人没有义务承受我的坏脾气,偶尔一个人的独处,与自我的对话,世界之大此时只有我,未来的目标还不明确,还在摸索前行。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更不会有两个相同的人,我不完美,但这样的我才更真实,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蒙石兰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