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过路人

    2019/11/04


    如果不是赵梁突然提议要玩游戏,南洐大概再也不会打开文件夹里的射击游戏。


    这款名叫《生》的射击网游,曾陪伴他三年,又曾躺在他文件夹里一年,不问人津。


    远没有名字那般简练凝实,《生》大概是南洐玩过的规则最多,上手最难的射击类游戏了。观察风速,计算子弹轨迹,判断枪支后坐力,南洐也曾孜孜不倦地每周末熬夜练习技术,熟悉每一把到手的新枪的精细结构。如果说《生》是打算以复杂的规则和真实的战斗技巧来吸引玩家,那南洐认为,它已经做到了极致。


    但南洐还是退游了,他觉得自己当初大概是累了,所以才一刀两段得那么干净。


    “这个可以玩?”赵梁看着登录界面密密麻麻的数据,犹豫不决。


    “这个太难了,娱乐而已,换个简单的。”南洐笑笑,再一次把熟悉的界面关闭。



    南洐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猛然间看到有好友给自己发了信息,还是唬了一唬。按照惯例,他大概也只是点击关闭不再理会,纠缠久一点的可能就连续发个两三天,明事理的大概就不会再打扰,可能再过个三四周,人家就把他删除干净了。南洐都是这么玩的,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这次不一样,这个ID叫“三尺青锋”的玩家发出了一个战队邀请,南洐不知所措地盯了好久,最后鬼使神差地同意了请求。


    战队频道很安静,没有南洐想象中的热闹欢迎,他从战队频道看了看在线的人数,三十个人的小战队,超过一半的在线率,似乎都在各玩各的。


    三尺青锋是南洐玩这款游戏里,遇见次数最多的玩家,高超的技术,精准的判断,南洐想自己这辈子大概都到不了那个高度。当初被加好友的时候,南洐也一愣一愣的,也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第一时间把三尺青锋的战队请求给无视彻底,谁不崇拜高手呢?南洐自然免不了俗。

     


    “这边搭把手啊,没人进队伍了。”

    “都忙着呢,你自己一打五不就好了,自行解决。”

    “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试试。”南洐道。

    “不用磨唧,速来!”

     


    南洐也就是这样,认识了这么一群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温文尔雅,实际大大咧咧,又天天以打击人为乐的人。一年的朝夕相处,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和认真玩,热爱玩的玩家一起游戏,在不清楚枪支结构下还有人愿意为你搭把手,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突然有天兵降临,这大概是南洐在以往的游戏里从来没有体会到的。


    而这一年来,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驻足之后,又在某个时刻赶往下一个目标,也是在某个周末晚,在南洐登录游戏后发现一起解析枪支的好友已经不再登录后,才恍恍惚惚地意识到,原来所有隔着屏幕的,亦或是朝夕相处的,也只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路人。


    “青锋哥走了?”


    “队里人走了七七八八了,还留着做什么。”战队里还在重构一把ar15的一抹寒霜回道。


    “哦,那你有什么打算?”


    “没打算,搞定这把枪就退了,生活还得过对不对?大把游戏的等着你。”一抹寒霜很久才回复,估计还在盯着ar15的数值表。


    “嗯。”南洐敲下这么一个字,就把游戏关了。


     

    如果说玩游戏习惯单机,最好永远也不要触碰太多关系。南洐笑笑,然后瘪了瘪嘴,投注太多的精力后,就很难再脱身了,有情有义的人似乎只是和你隔着一个屏幕,但真的是和你永远隔着一个屏幕。


    你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你不知道他们每天的生活,就像你登录游戏后,大概率只会专注于游戏里的世界,对自己的伤心难过从来都是闭口不谈。他们是你的朋友,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和你一起上过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的战友,但仅此而已。


    南洐还记得当初他私下问三尺青锋为什么拉他进战队,青锋把最后一个敌人打掉,似乎恨铁不成钢地回道:“哪那么多为什么,一起玩玩不好吗,下一把再被秒,我就把你们搓成球!”


    然后呢?大概就没有然后了,他们就这么相聚,然后就这么流散,逆旅的人生里,他们只是与你擦肩而过的过路人。


    商学院   暮春之令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