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随想录

    【原创】向竹林走去

    2019/10/25


    我是在一个南方的小村庄长大的。在我的记忆里,南方的四季总是绿的,嫩青的春,苍碧的夏,暗墨的秋,甚至冬天也是寒翠的,饱含着绿的温润喜悦。


    在那些绿色的天气里,我最喜欢的是春夏交接的那一时间段。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常流着鼻涕还经常忘带纸的小孩,混迹在一堆黑黑矮矮的邋遢小孩里。我们一群小鬼最常去的地方便是那碧绿的竹林,我们那时已然换上了短袖,穿着农村里最常见的破旧凉鞋,在路途中便会踩进那凉丝丝的溪水中,然后又跳入一片矮矮葱茏的草丛里。麻雀会看见孩子消失在枝丫繁茂的树木里,仿佛露水滑入新泥。生灵们一同呼吸在小小的竹林。


    早晨的空气总是漂浮着绿色清新的气息,湿漉漉的泥土松软软的瘫躺着,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蚯蚓在穿梭嬉戏。我们走在这条幽幽的通往竹林的小径上,笑嘻嘻地聊天说地,吃喝玩闹是我们永恒不变的主题。一路上,我们总是忍不住四处张望,好像从未来过这一片土地,有点点星星似的粉白小花缀在青青的泥路两旁,偶然也会遇见葱茏玉翠里一大簇大红大紫的花朵,风一来,艳丽妩媚的便似波浪翻腾开来。女孩子看见了就会高兴万分,跳跃雀喜。


    我尤其喜欢的是一种蓝色的小小花朵,浅浅幽幽开在我们去一片小竹林的路上。蓝色的花在我的童年里是少见的,小小深邃的花朵是不喜在金灿灿的阳光下展现的,只有偷偷溜溜的微弱的光顺着叶的细缝才能悄悄看它。幼时我是讨厌这种深色的蓝的,但是穿在它的身上,我觉得格外美丽,除此之外,我的朋友十分喜欢它,我也非常喜欢他们。


    深蓝的尽头是小小的竹林,竹林附近是一片静悠悠的湖水。我恍然记起,在更小的时候,我的姐姐曾背着我趟过那一片两三亩田大小的湖。那片小湖的水是很浅很亮的,湖水浸没了她的小腿。她那时也还是个孩子,我趴在她的肩头,低头看见天上的云在水里游走,一种腿长的水虫受了惊,猛地跳起,模糊掉了云的容貌。我看着水里泛起的一阵阵涟漪,等她背我到岸边,我忽然很想看看彼岸,转过头望去,一些伯伯婶婶手里的锄头在田地里不停向地里挥舞,那片湖水还是静悠悠的。


    竹林的深处是孩子欢乐的天堂。高高直直的竹子升入天空,遮挡住碧天灿阳。我们偶尔会在这里野炊,一堆小孩子开始像一群大人一样忙碌起来。一碧万顷中,鸟儿在放肆扯着喉咙歌唱,在寂静若深林山谷的竹林里总是显得神秘婉转,还有鹅黄的胸脯鼓鼓的雏鸟好奇在高处打量着我们。我们会在一片空地上寻松软的一处,挖一个坑,放两块砖或石头,支起一个锅,或者说放上一个不锈钢的大碗,拾来干柴枯叶,然后划亮火柴烧起来。明亮的焰火沸腾着,翻滚的水煮着我们自带的面条,白水面汤只有一点点盐是调味品,我们一点都不嫌弃这面寡淡的样子。细细的竹子被掰断,成为了我们的筷子,一双双碧色交织在白色的热气里,争相夹起白白细细的面条,急忙放入口中,烫得小孩不停用另一只手对着嘴巴扇风,不一会,又投入争面的交锋中,因为舍不得和别人分享这份美味。


    柴火熄灭,炊烟尚存,黄昏来临,金橘色的光芒将竹林染成晴翠。舍不得离去,我们拖着脚步慢吞吞的前进,想要拉长这太阳与大地的距离。可我们还是会回去,许下明天继续的约定。快到家的时候,我看见了红日西下,满目都是耀眼的金红,再不见一滴青翠。


    长大后,我偶尔会回想起我们一群小孩玩耍的模样,但是我已经忘记那个时候的我们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有竹林静悠的碧色依旧在眼中流动。


    timg.jpg


    林川柏

    Copyright © 2017 - 2020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