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只影成三,灯月桂人

    2019/10/24

    步入大二中期,事务繁杂,也只能偷得半日闲暇,以记一方伊人,释怀今日

    这一学期开始,就一直有一个令梦惢很郁闷的事情:一直和他较真的茫乐这一次考了第二名,而她只考了第三名。这样的成绩就造成了每一次他和茫乐见面的时候,都会被茫乐嘲讽一次。

    “哟,第三?”梦惢又听到那个欠打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过来。“嘁,第二”茫乐低语到。

    “怎么,这么着急是去哪里啊?”茫乐似乎没有听到梦惢的低语,跑到梦惢的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梦惢把肩上的书包带拉了拉,又推了推脸上滑下去的眼镜,然后往旁边退了几步,“自习。”

    “晚上还去自习,向一大看齐呢?”茫乐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说道。

    梦惢没有再说话,默默带上了本来就没有声音的耳机,阔步走向了前面。

    一会儿,在一个转角梦惢往后瞄一下,没有看到茫乐,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摘了自己的耳机,“终于甩掉了。”,梦惢收拾好自己的耳机,提了提背后把肩膀压的酸疼的书包,几步走进了学院二楼,她快速的穿越几个拐角后在学院的一个门前停下来,熟练的从自己胸前的钥匙串里翻出一个钥匙插进门锁开了门,打开灯后就在房间中的一个座位坐下,从自己硕大的书包中拿出一本书来学习着。

    一切都静了下来,除了风扇摇晃的声音就只有梦惢沙沙的书写声,灯光映衬出的笔影在洁白的纸面上舞动着,时而急促,时而缓慢,时而长,时而短。每一排的书写,笔影总会愈来愈短,就像是将自己铺成纸面上的字迹一般。翻书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好似一曲乐曲中的休止符,在每一组的沙沙声之后作为一曲的结尾,在这一个房间中,轻轻的回荡。又惊起空气中的阵阵涟漪,传向远方。

    月光渐上树梢,宛如流光从指尖流逝。梦惢不知什么吗时候已经睡着了,忽然一阵风吹来,吹开了梦惢书本,一页一页的翻过,上面五颜六色的笔记好似一幅幅绚丽的图画闪过,而转瞬又消失了。梦惢背着一股风吹的有一点冷,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把旁边的笔碰到了地上,梦惢也被笔和风的声音所惊醒,她睁开眼睛,看了看那本翻开的书,密密麻麻的字被几种颜色的笔分成好几部分,上面还有一些写满字的便利贴,有一些都因为多次被翻过已经变得粘性不强了,一股风吹来,就把一些便利贴吹到了地上。

    梦惢找到自己放在旁边的眼镜,低身捡起地上被吹落的便利贴,重新夹在书中。梦惢叹了一口气,转向了阳台边,一股一股清风袭来,似乎洗去了很多倦意。梦惢揉了揉自己的眼角,看着对面已经寥寥无几的灯光,不禁又是一阵叹息。风依旧吹着,抚起了梦惢的发丝,而梦惢却感觉着发丝连绵着自己无尽的愁绪一般,剪不断,捋不清。

    突然一阵铃声将梦惢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再看对面时,也只有一盏灯依旧的亮着,而在那一个窗户中,就只看得到一个人影在摇晃。梦惢不知这一学期这是多少次看到那一盏灯和那一个模糊的人影了,好像从一开始,每一次仰头,都会看到那一盏长灯。每次在梦惢想放弃的时候,那一盏长灯都会鼓励梦惢重新信心,继续向前。就好像在一个人孤独的旅途中找到了另一个可以结伴的人一样,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一个人的姓名。有时梦惢也在想对面的窗户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或许是一个学霸,又或者是一个正在准备考研的学长,又或者只是一个每天都把作业留在深夜习惯熬夜补作业的同学。一切都无从所知,而梦惢也只希望,这样的时间能够慢一点,让自己更为深切地感受有人和自己一样在深夜奋斗,让自己远离孤独,哪怕那边并不是和她所幻想的一样,她也愿意为自己编织一个精致的梦,让自己在其中,安心入眠。

    又是一阵风纷飞了书页,梦惢看着对面灯影摇晃,似乎心中又得到了慰藉,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几许。收拾好自己的思绪,梦惢把自己的书和笔缓缓的收进书包,像是一个庄重的仪式一样,每一步都很慢。收罢,梦惢把书包搭在自己肩上准备起身的时候竟发现自己差点支撑不住书包的重量倒下去,梦惢稳定了一下重心,向对面的灯影告别式的挥了挥手,轻轻的带上风扇和门锁,向楼下走去。

    走到楼下时,梦惢突然看到在远方的路灯下有一个人影,定睛一看时,才发现是茫乐,而茫乐现在满头大汗,估计是刚跑步经过。

    “呦,第三,自习回来了?”梦惢小心翼翼的想避开茫乐,结果还是被叫住了。

    “嘁,第二。你去跑步了?”梦惢无奈,只得转移话题。

    “算是吧,怎么,准备回去了?一起呗?”茫乐似乎没有听见梦惢前面的话,直径走到梦惢旁边,提了提梦惢的书包,继续说道:“书包这么重啊,你怎么受得了的?给我吧,我帮你拿。”说罢,还没等梦惢反应过来,茫乐就把梦惢的书包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梦惢拗不过茫乐,也只能让他把书包背在自己身上,而在书包卸下来的那一刻,梦惢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肩膀是那么轻松。

    走到中途时,梦惢突然闻到了一股浓厚的桂花香,和小时闻到的香气是一样的,她环顾四周,原来现在已经是桂花开放的季节了,也不知,家乡的桂花怎么样了。

    “闻到了吗,桂花开了。”茫乐突然说道。

    “你还闻得来桂花香啊”梦惢闻到桂花香之后心情好了许多,顺带就调侃着茫乐。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懂花香的人吗?以前我上初中的时候,可是闻了很多的。你在看什么呢?”

    梦惢回顾看着那栋楼,那一束灯影已经熄灭了,看来那里的人也已经走了,正当想时,茫乐突然把梦惢叫了回来。“啊?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自习这么久,很累了吧?”

    “还好吧,总比天天被你嘲讽好吧。”梦惢对于茫乐突然的问话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随口回答了,顺便也凸显了自己对于茫乐嘲讽的不满。

    “所以你要加油咯,这一学期你考过我,不就不用被我嘲讽了吗。”

    “或许吧,好了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梦惢听这意思茫乐以后还要嘲讽自己,顿时就觉得不怎么好了,正当到了自己寝室楼下,就停下来,对茫乐说道。

    “行叭,你的书包,接好了。”

    梦惢从茫乐手里接过自己的书包,直径走向了自己的宿舍,正当自己要进入楼里时,突然听到外边茫乐的声音,“哟,记得要超过我哦,第三。”

    “嘁,知道了,第二”。梦惢笑中带着无奈,回答道。

    ……

    入夜,梦惢今晚不怎么睡得着,也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的皎月,月光洒下,如霜一般的肃杀,也不知现在,有没有什么人,和梦惢一起,看着这同一轮莹月。人窥月,月窥人,一时间,梦惢也不知为何,突然兴致一起,想起这些天自己的自习,突然吟诵道:

    白苧新袍入嫩凉。春蚕食叶响回廊。禹门已准桃花浪,月殿先收桂子香……

    笔落,已是夜深,我不禁也走在阳台,看微灯斑驳,只影摇晃。长叹一口气,这周的稿也就这样结束了,而想到后面接踵踏来的事情,不禁觉得两眼昏花。也只做文,一来记梦惢之勉励,也勉励自身,收拾行装,再次出发。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若离

    己亥年九月廿五

    2019.10.23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