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原创】泥船

    2019/10/17

     

    凌晨四点二十分,房间开了一盏小灯,刻先生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喝了几口。他是被噩梦吓醒的。在船上,望着茫茫无际的大海,刻先生也不知道干什么,他就站在甲班上,扶着栏杆。突然手中的栏杆化成了泥土,一点一点掉落,接着,整个船分崩瓦解,沉入了海底,梦醒。


    看了看时间,还能再睡一两个小时。但刻先生不想躺在床上了。“得做点什么”,刻先生想,他觉得不应该浪费这么多的时间。于是他坐在了工作台前,拿出了一份财务报表。这份报表的审计结果下周四才要向单位负责人报告,提前完成了也好。刻先生开始认真地看资料。不一会儿,刻先生将需要盘点的内容做了大致分析,接下来是将其细化并做报告文件……但刻先生双手枕着头,靠在了椅子上。做了这么多,已经够了,不如休息下,反正是提前完成的工作量。刻先生这么想着,便起身去了卧室。

     

    开灯,刻先生立在床边,接着张大双手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天花板上的吊灯亮得晃眼,秒针兢兢业业地走着圈,卡在一格又一格数字上的声音在房间里放大了数倍,像魔咒一样扰得人不得安生。“不行,这样不行。”刻先生还是觉得吊灯太晃眼睛了,揉了下眼睛就从床上起来了。

     

    他走到书架面前,手指从一本本书上滑过,像滑冰鞋在场道上一样轻盈迅速,最终停住了。“《百年孤独》,经典之作,就它了!”刻先生抽出这本书,靠在床上,垫着枕头,倚靠床头,看起了书。他先看了一下作者简介,然后是书后封页的各种评价,辗转到目录,最后开始了阅读。过了一会儿,刻先生把书反扣在床上,揉了揉眼睛,接着伸了个懒腰。终于,把第一、二章看完了。经典有点难啃啊,暂时是不想继续看书了。

     

    刻先生在书第二章末尾放了一枚书签,然后把书放回了原位。嗯……还干嘛呢?刻先生开始翻找储物箱,他抽出了一沓明信片。啊!是大学里那帮兔崽子留的,大概还有一半是高中时候的。刻先生直接坐在了地板上,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大家的留言。“苟富贵,勿相忘。”肯定是刚仔写的,不用看名字都知道,他老是叫自己大哥。“什么时候把她追到手了就请大伙吃一顿哈!”什么跟什么啊,早就不把她当女神了。刻先生笑着摇了摇头。“你学习的时候挺认真的,我就服你这股韧劲!”这一定是高中同学写的,唉,都是做做样子的啦,不然怎么没有去成想去的大学。倏地,一张纸条不知道从哪封明信片里掉了出来。刻先生拾起来一看,居然是一段日文:


    “あの時もっとがんばっていれば(那时若更努力一点就好了),あの時もっと勇気があれば(那是若更有勇气一点就好了),だけど過ぎた日々は戻らない(然而流逝的日子不会再回来),今せぇいっぱい生きよう(现在全力活着吧)。”

     

    对,刻先生记得自己高中的时候自学过一段时间的日语,然后遇上了“同道中人”,两个人就乐呵呵地一起学日语,直到高三才停止。两人一起买了标准教材,听到好歌会互相分享,这也是他看到一首歌后抄给自己的一段歌词。其实从高考完上大学直到现在,刻先生也没有再学过日语了。为什么没有继续呢?干什么去了?这些问题刻先生自己也回答不出来了。也没有选自己喜欢的专业,刻先生听完父母给他选学商科的理由之后,默默地接受了。学习,工作,顺理成章。

     

    随着一封封明信片的字迹,青苹果糖的味道、自行车铃的声音、操场四角的夜灯、蓝白相间的校服,还有那些人的笑声……都浮现在了刻先生的脑海里,刻先生自己也被笑声感染了,露出了八颗牙齿。看到最后一张,不是明信片,而是普通的草稿纸。展开,留言人是:Mr刻。居然是自己写的!看这一笔一划板正笨拙的字,还真是,刻先生哭笑不得,迷迷糊糊记得应该是高二拼命练正楷的时候的字迹。


    “昨天去听那个什么刘志辉校友的讲座,叽里呱啦了半天,什么玩意儿?不过他人现在的确挺牛逼。他有句话扎我心了,‘别人不会因为你是大学生就多看你一眼’,沃次?那我考大学干什么?被说的毫无用处一样。最近小潘老师老是说我们要有时代使命感,回报社会。什么跟什么啊,不能讲明白一点吗?后来我仔细想了想,终于定下了目标——我,要为祖国统一大业作出贡献!政治家是没可能了,组织怕是看不上我,那就,外交官!我,要用自己的声音,创造中国故事!PS:不想被别人说智障,以后有人采访我,我就给他们看这个,说我少年立志!哈哈哈!

                               by Mr刻”

     

    刻先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什么鬼?原来自己这么逗吗?!刻先生抹了一下眼泪,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外交官啊……刻先生低头笑了两声,把纸按原先的折痕折了起来。经年累月之后,自己也知道缺乏做一件事情的恒心,原本的梦想从可能实现变成了绝不可能实现,因为觉得不可能在这方面有成就而非常不安,所以当时才接受了父母帮自己选的路啊。毫无根据地自信着自己会在别的路上过得无比快乐,其实日子还是一样不咸不淡,过久了甚至有点糟心……如果当时……算了,是自己当时急急忙忙地打发了自己,现在好好活着吧,现在,好好生活吧。

     

    时间也差不多了,刻先生把东西一点一点地清理好,把东西放回储物箱,又把箱子收到了衣柜底层,顺便整理了一下衣柜,接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门了。

     

    晚上,刻先生又做梦了,是上一次的梦,却更清晰了。不断有声音传过来对刻先生说“我们都欠刻先生,刻先生也欠所有人”。这声音逼得刻先生想逃跑!正在刻先生头疼不已的时候,下一秒,刻先生发现自己在做泥船,那声音又来了!刻先生急忙慌乱地做着泥船,乘着它逃到了海面上。慌乱间做出的泥船,却一瞬间就沉到了海底。刻先生掉进了冰冷的海水里,他挣扎不动了,任由自己往黑暗的海底沉,他想不通,他把命寄托在他亲手做的那条船上,可怎么会完全去不了任何地方?

     

    刻先生忽地吓醒来了。额头上密布的汗珠,惨白的唇色和湿了的背心,让他看起来像是刚从大海里捞上来一样。“我到底欠谁啊?”刻先生手抵着额头喃喃着,又用手背擦了一下汗。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刻先生干脆起身走出了房间,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喝了几口。“我没有对不起别人啊。梦是反的,明天应该有好事。”想到这里,刻先生回到房间,留了一盏小夜灯,躺下,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薛时勉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