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霖曳清铃,簦染寒霜

    2019/10/08

    本计划于国庆期间把这周的稿子更新出来的,可是被自己的懒癌和大把大把的总结作业给耽搁了,心中不禁无比怅然。百难之中嫖了一眼自己的日历,突然发现已是寒露,时间,刚刚好。

    几天前,文成的卡带用坏了,而他这次买回来的卡带,带着一个铃铛,走一路响一路。而文成也不把它拆下来,就让它在任何地方预告着自己的到来。

    “文成,我突然发现一个事。”茫乐放下手中的筷子,擦了擦嘴,对文成说道。“以前你有一个习惯,不管天气怎么样都要带着一把支撑雨伞,这个国庆之后,你的那把雨伞不见了,你却多了一个狗铃铛出来,走到哪里都是叮叮叮的响,你就不准备把它拆下来吗?”茫乐说罢,还用手指点了点桌子,以彰显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文成轻笑一声,依旧缓缓地吃着自己的饭菜,半晌,文成结束了这顿晚饭,端起自己的餐盘起身离开,留下在座位上一脸懵逼的茫乐。

    文成收拾完自己的餐盘回到了寝室,他站在阳台上,拿出自己的铃铛仔细的端详着,铃铛在风中时不时的叮叮作响,而这样的铃声,就将文成的思绪,引向了不知多久的过去。

    “文成,玖汐身体不舒服,你陪她出去一趟吧。”班主任扶着眉头紧皱,一手捂着肚子的玖汐,对正在教室里面自习的文成说道。

    文成摇了摇头,起身接过虚弱的玖汐,两人一齐走向了校门口。

    文成叫了车,和玖汐一齐到了医院,而检查结果是慢性肠胃炎,医生给开了几方药,两人就离开了医院。

    “弄了半天还是慢性肠胃炎啊……我记得你不是有药吗,今天药吃完了?”文成看着玖汐手里一堆熟悉的药剂,叹了一口气。

    “今天肠胃难受,一看药才发现吃完了,本来想忍过去明天再来的,可惜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医生那里吃了一次药之后玖汐好受多了,这时才开口说话。

    “又是忍,你就不怕忍出什么事情吗,自己的身体自己要爱惜好啊……”文成摇了摇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

    “我现在还是有一些难受,我们去越楼上吹吹风吧。”

    “越楼那么高,你确定要去?”

    “不是还有你吗,怕什么。”

    说罢,文成和玖汐就来到了越楼,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爬上了越楼的最高层,越楼最高层的每一方都挂有一些风铃,一阵风抚过,每一个风铃都在轻轻的在耳旁呢喃着,清脆的声响似乎洗去了爬楼的倦意,同时也使文成烦躁的心得到了洗濯,变得异常的宁静。

    文成和玖汐来到栏边,从越楼,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全景,一方灯火通明,而另一方,是被黑暗吞噬,而还有很多地方是光影交织,宛若星盘罗列,龙蛇蜿蜒。而文成和玖汐一方明,一方暗,就像是对弈两旁的棋手,共同注视着黑白相间的棋局。

    “啊,好舒服啊”玖汐张开双臂感受着清风的洗礼。而文成却是趴在木栏上,望着远处的灯火通明。

    “抱歉哈让你在自习的时候来陪我看病。”不知过了多久,玖汐转身背靠着红漆木门,说道。

    “没事,我已经被你叫出来这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文成依旧是注视着远方,静静的回答道。

    “你这样说让我感觉很惭愧啊……感觉自己欠你了一样。”玖汐嗔怒道。

    “全当放松,反正我写作业也写累了。”远处的灯光愈发的模糊,已然照不清高楼上的两人,文成转过身去,也只大体看得到玖汐的位置。

    “没事,还有八个月,八个月之后你就不用再受作业的折磨了。”

    “……八个月,对啊,还有八个月我们就要高考了。”

    “这高三还没上多久,你都在想高考了?进入状态也太快了吧。”

    “因为我很难想象高考之后的生活,所以我很害怕那个日子。”

    “高考之后还能怎么办,就是疯呗,然后就上大学。”

    “高考结束那一天,你会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呢,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呗,不过如果你们要搞聚餐呢,我是可以来的。”

    文成无奈的笑了一声,“为什么我每一次和你说这些我感觉很沉重的问题,你总是可以云淡风轻的回答呢,而且答案,每一次都不在我的预料之中但又是合乎实际。”

    “那是因为你的脑回路和我不一样啊”,玖汐伸了伸懒腰,直径走到木栏前,也趴在木栏上,望着远方。“又或许,我们的侧重点不一样?”

    文成望着眺望远方的玖汐,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聆听着一阵阵清风吹动风铃的声音,作为高三忙碌中的一个小插曲,细细品尝着。

    “八个月后,你会干什么呢?”玖汐突然问道。

    “我吗……或许也只是平常的回到寝室,收拾东西,然后给你们组织一下聚餐,接着回家。”文成思考良久也想不出什么答案,也只得顺着玖汐的话说道。

    “平静的分离,挺好的。”

    话音落下,归于平静。文成也没再去接话,似乎这一句话,已然成为了一个终点。风依旧吹着,但似乎为了掩盖这里的寂静,摇动风铃是更为的猛烈,一阵阵沁人心脾的空灵声传过耳膜,宛如一片片麦浪拂过,洗涤人心。

    风势渐长,铃声也更加紧促,文成皱了皱眉头,用手指揉了揉眉心的一点寒意,睁开眼睛望着天空,“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走吧。”玖汐转过身下楼去,而文成快速的跟在他身后。

    雨势不断增大,当两人打车到校门口时,已然是细雨绵绵,虽算不上滂沱,但是依旧是风雨交加,但没有伞,从这里走回寝室,也是十分难受的。

    “你带伞了吗?”玖汐突然问道。

    “……走的急,忘了带了,你应该带了吧,每天都看你不离那一把伞。”文成看向车里的玖汐,果然拿着一把漆黑的支撑伞。半晌,文成又开口说道,“我先送你回去吧。”

    玖汐乜有说话,只是把伞递给了文成。

    文成一手接过伞,突然发现这把伞比想象中的要重一些,文成也没有多想,快速的打开了伞,想玖汐递出了自己的手,玖汐伸出手被拉到文成的旁边,文成这时才发现,这伞居然大的可以让两个人独立的在其中站立。

    两人在雨中穿梭着,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雨太大还是文成顾忌玖汐的肠胃病,一路都走的十分的慢。

    “玖汐,你为什么一直都带着这一把伞啊,而且还是这种漆黑的支撑伞……”文成突然问道,在文成的印象里,女生都应该带一些花花绿绿的折叠伞。

    “我怕走路的时候突然犯肠胃病,有时候会疼的走不了路,就随时带着这一把伞。有时孤独的时候,抱着这一把伞,也会有安全感一些。”玖汐沉默一会,说道。

    “哈?”文成没有意料到玖汐会这么回答,愣了一会儿,“为什么抱着这一把伞,会有安全感啊……”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我父亲总是一手带着这一种伞,一手牵着我的缘故,我潜意识里会把这把伞当做父亲吧”玖汐继续说道,说罢玖汐的眼帘就垂了下去,不再说话。

    文成在一旁看着把头也垂下去的玖汐,默而不语,只是看看前面的路,以防他们两在这路上摔倒。雨绵绵的下着,同样是清脆的响声,和风铃却又不同,风铃贯穿心灵,让心和自然融为一体,而雨却是淅沥,被伞将内外分隔,尽是一片孤独。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走到了女生宿舍楼前,宿舍楼亮着的灯光说明学校的自习已经上完了。玖汐一个转身挪到了文成的面前,双手合掌,一脸歉意的说道,“今天晚上真的麻烦你了,荒废了你四节晚自习真的很对不起啦,明天我一定买一些小零食给你补偿,你快回去吧,不然宿舍阿姨等一下不准你进去了,伞你先用着吧,明天给我就好。”

    “荒废倒不至于,都说了权当放松了,不过你可别给我买小零食了,我都这身材了你还买怕不是想害我,好了,你进去吧,我也要回去了,记得以后照顾好自己,别再这样了。”文成说罢,转身离开并且挥了挥手,他再也不敢去看身后的玖汐,因为在玖汐转身的那一刻,他闻到了一股很熟悉而又很陌生的发香,而这发香,却让他不知所然的掉下了眼泪,并且在玖汐合手的那一刻爆发了出来。

    文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不知为什么波动的心情,走向了自己的宿舍。

    “文成你今晚上可以啊,送人去医院送了三节晚自习?”室友看见文成回来,立刻说道。

    文成没有说话,只是收住雨伞,摸了摸早已经湿掉的左肩,看了看自己的日历,正是寒露日,“茫乐,这种伞你知道哪里有卖的吗?”

    随着最后一声的铃响,高考结束了,没有想象中任何人所说的解放,所有人只是按常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考点,坐上自己学校的公车,回到寝室收拾东西。

    一路细雨,一路无言,不知为何,文成总觉得自己的高中似乎还差什么东西一样,但是不知道差了什么。

    文成回到寝室,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给玖汐打了一个电话约她到越楼下,而自己,拿着一把漆黑的支撑伞到越楼下去等待。

    对于夏季来说,一场细雨可能算不了什么,而文成,总觉得这场雨十分的漫长,不知多久,在模糊的烟雨中,文成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那个身影刚开始移动很慢,但突然不动,然后快速的跑了过来,还伴随着踏踏水声。

    “文成你干吗啊,这么大的雨不带伞?”玖汐跑过来踮着脚给文成打着伞,说道。“诶?你不是有伞吗,怎么不打啊?”

    “毕业了,一直想着送你一个礼物,却不知道送什么,也只能送你一把伞了。”文成没有管玖汐的话,说道。

    玖汐看着那一把漆黑的伞,叹了一口气,“你的脑回路真的和我们的不一样,不过还是谢谢了”,玖汐接过那一把伞,突然感觉比自己的伞还要重上那么几分。

    “不打开试试吗?”文成说道。

    玖汐点了点头,打开了那把伞,伴随着伞的展开,有着清脆的风铃声,定睛一看是,原是每一个支架上都挂着一串风铃,这时,玖汐的泪腺像是被打开了一样,没有出声,只是一直不停的流泪。

    文成轻笑了一下,抚摸着手里玖汐的雨伞,“以后就没人给你撑伞了,孤独的雨里,也希望这些风铃能给你带来一丝的慰藉。”

    玖汐稍微平复了心情,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也不知道,可能只是觉得我们相识一场,总要留点什么作为纪念吧,不然对不起那些被你叫出去彻夜长谈的日子。”文成耸了耸肩,说道。

    玖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头栽进了文成的怀中,一直的哭泣着,文成又闻到了那一种发香,差点抱住怀中的玖汐一起哭泣,但文成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抚摸着玖汐的头,一手将伞压的很低,,沉默着为玖汐撑这最后一次的伞。

    许久,玖汐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收拾住自己的心情,“谢谢你,文成,我的这把伞,就送你了吧,作为你的礼物的回礼。如果你以后真的找到对的人,你就为她,撑起这把伞吧。”

    “……或许她并不是和你一样,需要我撑伞呢?可能我也只能把伞送给她,让她记得我了”文成再一次的耸耸肩,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逗玖汐笑,但玖汐,真的笑了。

    “文成,毕业快乐,有缘再见。”

    “你也是。”

    铃声悠扬,淅淅沥沥的雨声和着那年的风铃,成为了那一年最美的风景,而此时的文成,被手里的铃铛,又带到了那一个久久不能释怀的时刻。虽然此时,一片艳阳。

    “诶诶诶文成你跑那么快干嘛,真的是,你还在玩你的狗铃铛啊”茫乐突然回到寝室,打断了文成的思绪。

    文成也没有介意,只是用手轻轻拭去脸上留下的泪,说道,“茫乐,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寒露啊,这个时候那边应该都已经很冷了吧,怎么了?”

    “又是寒露吗……茫乐你知道伞的别称吗?”.

    “恩?叫什么?”

    “簦。”

    敲下最后一个字,风拂过手中的铃铛,发出叮叮的声响,也不知文成是否已经将那段往事释怀,又或者,还是一听到铃声,就会留下眼泪,摩挲着日历,今日却又是寒露,可南宁依旧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而我,似乎也开始回忆那时的韶华,那人,那物,那时。

    也就做一篇文章纪念当初,希望这一段流光成为心中永远的珍重吧。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若离

    己亥年九月初十 寒露

    2019.10.08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