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月垂埼岸,灯倚重楼

    2019/09/28

    烟锁沉柳塘,灯钓海埼楼。

                                   ——题记

    开学至今,却未更稿一篇,着实惭愧,而现在停下一想,近月忙于开学事宜,实在难以下笔。如此,只得记事一篇,一则完成首稿任务,二则梳理此月思绪,于忙碌之中偷得半日闲,扫清浮华,勉励自身。

    “为什么你总是带着这一把伞啊,还是支撑伞,不好带啊。”书玥合上了书摘下眼镜,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说道。

    “带伞除了防下雨,还能有什么呢?”,文成写完了最后一笔,也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顺手就放进自己的书包。

    “笔记誊抄完了?”书玥见势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

    “恩,准备去湖边走走,一起吗?”文成拉好书包的拉链,转身背好书包后顺势就将脚下的伞挂上了书包。

    “去吧,正好放松一下。”书玥轻轻的拉上书包的拉链,也背上了书包。

    南宁的夏永远是那么的湿热,所幸,夜晚的碧云湖为这片燥热的大地带来了一丝的清凉。书玥和文成在湖畔并行着,享受着一阵一阵清风拂面而来的惬意,自开学以来,各种琐事和作业将他们两人压的快喘不过气来,而现在,似乎只剩下徐风相伴,风声沁脾。

    “所以,你要转专业了?”走了不知多久,文成突然开口问道。

    “恩,那边学院的通知已经下来了,这边的课也退了,似乎国庆之后就要去那边上课了。”书玥继续走着路,平静的回答道。

    “公共课也换教室了?”文成没有看向书玥,毕竟在这么暗的灯光下,什么也看不到。

    “其他课不清楚,不过英语课已经换了。”书玥停下来,伸了伸懒腰,趴在了栏杆上。

    “所以,我要一个人做调查了?”文成开玩笑似得说道,听得出来戏谑中带着无奈。

    “应该是吧,或者你可以找别人的,emmmm,好像我们班没有别人了……”书玥前半句说完,想了想又嘀咕道。

    “算了不说这个了,话说你为什么不转专业啊,毕竟你的成绩比我好,而且你老爸还让你转的啊。”书玥避开文成的白眼,转移话题道。

    “怎么?你还想看我去那个专业然后把你挤下来?”文成背靠着栏杆,看着旁边的书玥,虽然是晚上,但是湖底的灯光照在书玥的脸上,依稀可以辨认出书玥的五官。“咳,而且我又不是非常喜欢那个专业,为什么要转?倒是你,转了专业,后面的学业会更为的繁重,你准备怎么办呢?”文成干咳了一声,把眼光从书玥的脸上移开。

    “还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书玥抬头看着一片湖水,但似乎望不穿这片湖水的尽头。

    相对于书玥来说,文成则是仰头看着星空,两人就这样沉默着,静静地听着风吹过湖水的声音。无论是看着湖水,又或者是望着星空,两人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自己的离开或者坚守对不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可如果一路都没有灯光,谁又知道这一路,到底是光明,还是黑暗呢。

    “你转走了,我又要少一个能够这样说话的人了。”文成深叹一口气,说道。

    “我是转专业又不是转学,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书玥背过身子,也靠在了栏杆上,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这星空之上的这轮圆月,现在是这么的皎洁。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如今又是圆月,可人却要分离,如何呢?”文成没有管书玥的话,继续说着。

    “你又开始了”,书玥皱起了眉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先不说我是在校内转专业,就算我是在外校又或者市外省外,我们不还是共观一轮圆月吗?无论我们在哪里,只要在这同一片天空之下,共敬一樽江月,这天涯,又与相邻何异呢?”书玥摇了摇头,对于文成这一种状态早已习惯,但还是习惯性的开导道。

    “那我现在,就以水代酒,和君共饮一杯,如何?”文成拿出了自己的水杯,递在了书玥的侧边。

    书玥宛然一笑,也拿出水杯碰了上去,然后两人同时一口饮尽。

    “你听过烟锁沉柳塘吗?”文成饮完杯中水,说道。

    “那个五行联?怎么,你想对?”

    “算是吧,只是说今天想给你留点东西,也不知道留什么,就想把自己的下联给你。”

    “哦?你对的下联是什么啊,有点好奇。”

    “灯钓海埼楼。”

    “灯钓海埼楼……似乎比炮镇海城楼意境要好一些吧……话说你为什么要把这个送给我啊。”

    “倚楼月钓灯,埼岸灯引路,我觉得你就是那一个给我引路的人。”

    “我对你影响这么大吗?受宠若惊啊……”

    “明星于上,照明前路。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陪我聊这些了,至少,你让我的迷茫少了一分,我很幸运,有你这样一个朋友,这一路相互搀扶,也不是那么孤独。”

    “但现在就要分开了?”

    “所以我想把这个送给你啊,另外这一把伞,也给你吧。”

    “恩?给我伞干嘛?”

    “只是留作一个纪念,我记得上次我这么聊天的时候,是在一座楼上,风也是这样吹的,而我送故人的,是一只风铃。所以就我而言,今天就想重登楼一般,当然赠与故人,也要有一物了。”说罢,文成就熟练的把伞从书包上取下,塞在了书玥的手里。

    书玥也知自己拗不过文成,也只能轻叹一声,缓缓抚摸着手里的雨伞,“支撑伞的感觉,确实和折叠伞不一样啊,那谢谢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别太晚了。”书玥看了看表,收拾了雨伞,给文成挥了挥手,就沿着湖边走入一片黑暗之中。

    文成也没再说什么,也只是向书玥挥了挥手,然后就目送着书玥离开,此时,书玥正走在月与湖的旁边,而手中的手电筒,宛如一盏提灯,和明月一齐随着蜿蜒的湖岸,一点一点的在进入黑夜之中,最后,只剩下隐隐约约的亮点。

    文成再舒一口长气,他凭栏望着一湖夜色,就如那一次望断一楼月色一样,湖风袭来,和那一年的楼风何其相似,只是这次,没有细雨绵绵,也没有风铃摇曳,却也是,决绝故人。

    许久,文成抬头望了望远方的皓月,泯然一笑,又将水杯与皓月相敬,轻轻的呢喃:“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文成轻轻地呢喃的,走向了和书玥相反的方向,也隐没在一片黑暗中。空余下一片湖光和月色交相辉映。月如寒霜,似乎冻住了一片湖光,也不知,相背而行的两人,有没有发现,在凉凉月色的旁边,北极星正在熠熠闪光……

    笔落,文已成,在长舒一口气后我一口饮尽最后的红茶,门外已经入夜,但灯火依旧通明。收拾好行囊,推门而出,不知不觉又来到了碧云湖畔,依旧是湖光熠熠,月色如霜。湖风过境,只影斑驳,我伸出一只手指,感受韶华在指尖的流逝。

    许久,我不禁一笑,拿出手机,记录了这文成和书玥分离的流光,重新抖了抖身上的行囊,拨开眼前的迷茫,坦然走向前路黑夜茫茫。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若离

    己亥年八月三十

    2019.9.28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