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断欲(二)

    2019/09/26


    天启十年一月,云州密林。


    天空仿佛漏了一个洞。


    雨密密落下,刺入云州湿软的土地。雾气又悄然而至,抚摸着这黝黑的泥土,从枯暗的落叶,盘错的枝条中,荡起一股粘稠的怪气。


    涿沼旁的一个山洞里,潮湿的木枝噼里啪啦地响着,晃眼的火光照着陆禹谦,这个皱着眉头的青年,正满腹愁绪地烤着自己满是潮气的衣物。



    早几些年前,在陆禹谦还是一个到处跑腿的毛头小子时,就曾跟随过走荒的马队来过云州。


    他当时人小胆大,比起和其他马队走西域换珠宝,他更喜欢跟着领头的云叔打秋风。


    云叔是一个走过大江南北的人,见识广博,他所带领的老马队,每一个都是走过墨尺山的人,经验老道,在开荒上总能领先别人一步。


    老马队每个月中旬都会聚集起来开荒,奈何云州太大,五年的探索全付诸东流,不少开荒队伍选择半途而废,只有老马队凭着一股韧劲,还在苦苦坚持。

    陆禹谦是央求云叔带着他的,云叔喜欢这个目光澄净的孩子,在询问马队后,就把他留了下来。


    陆禹谦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几天。乌云密布,黑压压的枝条狰狞地拦着他们的去路,他跟着云叔,在这潮湿的空气里,砍枝开荒,当时是四月份,本是云州密雨消停的时节,可在云叔他们继续往里走的时候,雨突然从天空落了下来。


    云叔滚动咽喉,正打算带众人原路折返时,就被一股古怪的气味迷晕了。再醒来时,他们就已经到了密林的深处,谁也没想到,云州密林深处竟然是一大片珍贵的药草群,马队在原地等了三天,才敢前去采摘药草,也是在他们每人都采摘十颗药草的后,浓稠的空气里,又开始弥散出那古怪的气味......


    陆禹谦他们是被扔回原地的,醒来之后的他迷糊地抱着自己的十株药草,恍恍惚惚中,跟着队伍走出了密林。云叔知道他们遇上了云州的原住民,也不敢到处声张,他冷静地警告大家缄口,私下处理了那一批药草。


    这次云州走荒,他们赚了不少黄金,也差不过摸到了一条可以走的路,云叔自那之后,就解散了马队,回家养老去了,其他人也对那天的事讳莫如深,不再踏入云州。只有陆禹谦胆大,他将那一批黄金留给了养父母后,就辞别家人踏上了练武之路,每当自己一穷二白的时候,就去悬赏阁接一些云州的任务,走上那么一遭,赚点吃饭的钱。


    云州之旅给陆禹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云叔他们退出舞台之后,其中也有不少马队摸索出一条属于他们的路,至于有没有人再遇见那种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陆禹谦这次的悬赏本就只是一次普通的寻觅任务,但没想到,在这次任务里,他竟然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


    悬赏主要求佣士在云州的金丝樟木上采摘一种紫色的菇菌,这种名叫幻菇的菌种正如它的名字一般,一旦摄入,会让人陷入无边无际的幻境中。


    陆禹谦轻车熟路地找到那一片金丝楠木林,用雾棉布包裹好采摘下来的菇菌,就在交错的枯暗枝条里,看到一只被束缚住的海东青。

    海东青已经死去很久了,羽毛黯淡无光,僵硬的身体传来腐臭的气味,只是脚上绑着的一张绢纸依然完好如初。陆禹谦抿抿唇,利索地取下绢纸,眯眼看着这张空白的纸张,觉得事情总有点不对劲,他望密林深处看了看,悄悄打了个寒颤。



    “出去就差不多到武林大会了。”陆禹谦嘟囔着,翻转一下烤着的衣衫,那张绢纸就这么飘了出来。
         

    白色的绢纸上,突然出现了几个火漆一样的小字——
     

    “春桃望,青川遇,花楼现,断欲出”


    商学院     暮春之令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