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原创】苌楚(下)

    2019/05/30


    塘前的清风泛起了细细的水纹,层层的修竹拥叠着翠碧的波浪,沙沙作响,很是惬意。小楚儿急匆匆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宁馨的寂静。


    娘亲呢?娘亲呢?为何塘前不见人?跑去了后院,也是空荡荡的一片,只有山间的清风在空悠悠的谷间低吟着,好似谁的离歌别愁。为什么这般沉寂呢?娘亲啊,你到底去了哪里?昔日里的小楚儿所厌忌的沉寂,此刻却像心间噬肉的蛊,使她心神不得安宁。她觉着,总会有一件事,萦绕着,萦绕着,在她的心间耳畔,挥斥不去。


    遍寻无果后,小楚儿又回到了她所爱嬉闹的那片苌楚林子里,青青郁郁的叶间已累累坠着的果儿不知为何落了一大半,有些咕噜噜地滚落在地面上,仍透着青涩的面皮;有些被不知什么掀下一大片枝叶,杂乱地挂缀在低矮的灌木间。地皮上还有新鲜的马蹄印子和鲜绿的青苔皮,向下翻着黝黑的泥土润泽着一丝独特的清香。小楚儿有些茫然,她从未见过如此的情状,只知道,这山间来了不速之客,这一瞬开始,她和娘亲的生活便不能似从前了。


    他再次找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时,那小小的团子正握着一枝折断的树桠儿在滩上划着一道道毫无意义的痕迹,眼神里满是疑虑的烟云。他竟看得有些不忍了,想伸出手去将她从地上拎起来,不想那孩童滴溜溜的眼睛使他有些失神。愣了半天,冷不防憋出了一句:“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小楚儿有些懵懂,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是有名字的,可是娘亲从不叫她告诉外人。许是那男子觉着有些唐突,便还是住了话。腰间挂坠的长剑直勾勾地撑起鞘,他的手慢慢地摩挲着,一点点探知着令他熟悉的那些纹路,半晌,才缓缓松开,手心处已微微有汗珠渗出。他明白,那白晃晃的剑刃一旦见了光,他腰间的玺便能从青绶变为紫绶,可是从小父亲便教了他“仁义待人,刃不义人”,无遑论十一年前的那场变乱于自己的国家是何种殇痛,只是这小小的女孩便是纯洁无过的一片冰心,她本不该被卷入这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小楚儿呆呆地望了面前杀气凛凛的男子半晌,扔掉了手中的小木棍,转身扭头便要离开。他看着她,还没跨出半步,突然猛地一把拉住了她,也不顾身上重重挂着的琳琅刀剑,就势半蹲下来,轻柔地说:“小丫头,我知道你小时便居住于此,你是山间长大的孩子,但你不该止于此,丫头啊,跟我走吧,回到你的故土,你本来该归属的国度。”小楚儿并不理解眼前男子所说的话,只是她直直地盯着他的一双眼,凌厉的棱角此刻也柔和了不少。


      她莫名心安了不少。“我娘亲……”“放心,小丫头,你娘安然无恙呢。”惯习武事的他嘴角牵扯出一抹温润的笑意,于他,一个被梁国人视作“人屠”的赤练杀星,简直是太过反常了。当他牵着她小小的手,走过林叶隐蔽的灌木林间时,小楚儿突然挣脱了他的手,窜上了高高的苌楚树,她还是那么灵巧的摘下了两个果儿,一个瞄准了掷入了他怀里,另一个小心翼翼地揣入了她小小的袖儿筒间。

      

      “小丫头,咱们得赶路了,别犯了馋瘾耽误了行程啊。”他斜倚在树干上无奈摇头。小楚儿跃下树来,歪着头打量着手中熟亮亮的果儿,“苌楚。”


    “我知道此物为苌楚,只是许久未食了,我的故国亦盛产苌楚。”“这也是我的名。”他闻言有些惊讶,随即只是笑了笑,暗然慨道:“长公主还是心怀母国,小公主的名字……”“我娘亲呢?”“梁国的探子已经发觉了这里,你娘亲被她的弟弟接走了,楚儿,事情很是紧急,但我会护你周全,送你回去。”“回去?”“嗯,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年轻的少将军额前凌乱的碎发轻轻掩住了他额际的伤痕,但随身的笨重行装却使得他全身微微发热,汗渍浸透了额发,使得他未处理的伤口刺刺地疼。


    小楚儿静静地看着,又不作声响地在溪滩边挖出了几株药草,用清凉的水洗净了,一点点撕碎敷在了他的伤口上。“这是娘亲带着我亲手种下的药草,娘亲说受伤了便在伤口上将它细细地捣碎了敷上便行了。”小楚儿一边忙活着一边不忘解释,“哥哥,你的名字呢?”他闻言有些愣了,旋即便反应过来笑着说:“在下白齐。”


    是个母亲在她幼时晚间哄她入睡时念过的名字!


    小楚儿怎么也想不到,在那个将她不知不觉卷入的风暴中心里,白家扮演了一个如何重要的角色。十一年前,梁国暗中扶持与其交好的郑国世子子昌继任国君,其在位期间昏庸无度,残害无辜。其姊郑国长公主与其弟子羽遭到迫害,长公主携夫避乱于此。十一年间,将家白氏忍辱负重,集聚兵力,终于推翻了新君统治。而白齐,便是自小潜心埋伏于新君身边的一枚棋子。身负光复母国荣耀的重责,他在这十一年间从未放弃过对长公主一行的找寻。


    小楚儿身上并无公主带出的名贵信物,但王家室女额际所必须点缀的丹凤衔朱,却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抹去的印信!当他第一次看着身前这小小女孩眉心的纹样时,便已觉得,这十数年间的努力并未白费。


    白齐掬了一捧清凉的溪水,如丝缠绵的清甜充斥在他的喉间,一丝丝酝酿进了心底。


    “楚儿,我们走吧。”“嗯。”


    夕阳拉长了两人斜斜的身影,一片青山间,稚嫩的女声在彩云里荡漾:“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