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原创】天臺(一)

    2019/05/23

     

      纵使叶珂无数次上过天台。


      她总要叹一句,好天光。


      叶珂总喜欢自己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天台来,或发呆,或只是瞧着那夕阳生锈般一点一点被黑暗取代。天台就像叶珂的秘密花园,她唯有在此,做自己时才无罪。她没什么朋友,准确的说,是没有朋友。所以她总是一个人。她周围的男男女女总是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吵吵闹闹。但叶珂也不觉得孤独,不是她不想融入这热闹,只是她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人活十六,她从小就没有得到很多很多的爱,谁能指望她分给旁人自己都没有的东西呢?叶珂早已习惯无亲无故,更别说更动人的非亲非故了。人际之间她这头既已置于一潭死水,那就像夕阳总归是要融进黑暗里,她属于一个人的天台。


      书里都说,十六岁是发生故事的好年代。叶珂也认真的想过会有什么故事发生在她身上,得出的结论不过是生活仍然一天接一天地过,闷热的房间,潮湿的地下通道,老旧吱呀的自行车,长出霉斑的校服,钥匙在白墙上刻下秘密时落下的簌簌的灰,一切都不会变。


      叶珂也就真的一天天这样过,她本来就没指望什么,对她来说,生活如果古井无波,那才正常。


      这怪不得她。


      谁叫她老觉得,这世间是难容她的。


      她大概也能知道她上辈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既非十恶不赦,也没洁白无瑕。她定是做了错事的,不然不会在此世遭此劫难。每次她感慨命运不公人生实苦之时,她又总清醒的知道,这人生的百般苦难折磨,于她不过渺渺几例,概不当提。所以她说她上辈子做过错事,可能也做过不值提的好事。但总归是错过于功,以致今生如此下场。


      但天台可以,天台包容她的一切。


      它是法外之地。


      叶珂从没在人前展露过的脆弱和梦想,天台都知道。


      像她偶尔会想起小时候,那时比现在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好到她有时甚至会怀疑那不是她的少年时代,是她的大脑虚构出来骗她的。电影《少年时代》里有一句她很喜欢的台词:“I just thought that would be more.”放在这儿有点不恰当。她是认为她的年少时代够好的了,好到就算云愁雾散,波翻浪滚,她与生活对阵败亡,也还能强撑着她爬起来,往前多走两步路。


      这两步有多关键,天台也知道。


      叶珂是冬天出生的,南方的城市没有雪,十二月初还是暖得不像话。她偏又是下午降生,据说那天天气极好,她本该长成那般温暖的模样。叶珂小时候拍了很多相片,大部分都被她自己丢掉了。留着一些看不见旁人的,照片上只一个小小的她,也是笑着的。后来的故事就不好听了。凛冬展露了他本来面貌,浓雾笼罩的山头波涛如怒,有什么在嗷嗷待杀。


      她至今还是学不会如何捱过冬天,一如她至今仍然无法放过自己。


    柚见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