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原创】予你八封亲笔

    2019/05/23


    一、2012年12月21日,天气晴

    2012年12月21日,据气象台通知,那天晚上会有一场盛大的流星雨降临本市。

    2012年12月21日,玛雅文明预言的末日。

    而我自然是不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传说,我早早的便约好了伙伴找了最佳观测点来迎接这场流星雨。时间是深夜的11点,万籁俱寂,许多生命都在梦中浅浅地呼吸着,我们忍耐着骤降的气温和潮湿的雾气,有些急躁,又有些困怠。

    11点30分,天空闪过一道亮光,一颗明亮的星星从东边滑落,分裂出许多流光溢彩的星碎,云层顷刻间发出夺目的白光,如同日出一般,天空灼烧着,熔岩一般的红从一朵云燃到另一朵。天空如同在绽放一场盛大的烟火,像在狂欢一般,光芒在四处跳跃,即使最隐秘的角落都在闪光。

    我们瞪大了双眼,来不及打开相机记录,只望见一道光向我们急速扑来,我和周围的人在光亮中像是被分割成了一块块颗粒,鼻息间弥漫了焦炭的味道,一声声闷响此起彼伏。我被巨大的气流甩落空中,无尽的黑暗向我袭来,我用力地伸手想找到支撑点,也只摸到空荡荡的风。

    不知漂浮了多久,我突然落入了一个有温度且柔软的地方。像是有一双手捂住了我的嘴,双手也被禁锢,我动弹不得,耳旁似有人在说话,我听不明白,想要细听时却又觉困意袭来,如在梦中。

    醒来时,我才惊觉自己躺在一片开满细小花朵的草丛中,我从未见过这种花,正茫然不知所措时,忽的望见身后有条小河,河岸旁有一座小木屋。

    我起身欲走,才觉得全身酸痛,衣服皱巴巴的,我顾不及这么多,挣扎着往木屋走去。可屋子里却是空荡荡的一片,我打开屋子里的另一扇门,突然一排排楼梯从我的脚底形成,直通上面的光亮处。我隐约听见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可我回头一看,却仍是空荡荡的一片。

    “谁在那里?”无人回应,是我听错了吗?

    我正犹豫着是否从楼梯上去时,又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这一次我听得真真切切,我敢笃定旁边一定有什么东西。巨大的恐惧令我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你出来吧,我可不怕你。”

    我转头四望,用力地吸了几口气,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着我的脚尖。我低头一看,是一团团黑色的小球,他们瞪大眼睛望着我,皱起眉头,异口同声道,“你是谁?怎么会在哈尔的城堡?”

    “哈尔?”

    “你该不会是来偷魔法的吧?而且你能发现我们,你的魔法肯定很厉害”他们说着,并且从角落源源不断涌出许多的小黑球,一齐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我。

    “我……我是,”我一时语塞,“是,哈尔的朋友?”

    “真的吗?”

    “当然啦!”我生怕他们不信,故意跺了跺脚,以示我的自信。可他们却突然消失了,空气中只漂浮着些许尘埃。

    我惊愣地四处找他们,一边感叹这个地方的神奇,一边又有些怀疑自己竟然会对这里感到熟悉。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小心翼翼地踏上楼梯。可上去了我才发现,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我从未见过有比这更乱的地方了。袜子摆放在餐桌碟子上,瓶子在墙角都快堆积成小山,一只蜘蛛突然从我的头顶垂下来,冲我吐了一口丝又缩了回去,墙壁上画着乱七八糟的图案。这间屋子唯一的光亮来自灶台上的那团火。我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取暖,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明白明明刚才我还在山顶等流星,怎么一转眼会在这里。

    我正出神地想着,却看见灶台上的火偷偷伸出两只手去拿一旁的木柴。我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大气不敢出,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手一抖,木柴掉到了地上。

    “糟糕……”

    我俯身捡起,将木柴递给他。试探性地问道“您会说话?”

    “那当然啦,我可是这里一流的魔法师。”就这短短的几秒,我在脑海里回忆了我这小半生学过的所有知识,我得出一个结论,我应该是在做梦。

    “请问魔法师先生,我现在是在哪里呢?”

    “这里是哈尔的城堡,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你看起来也不像小孩子,”他皱着眉将我四处打量了一番。

    “我……”话音未落,楼上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一个脑袋从楼梯口冒出来,见了我,却没有觉得奇怪,而是很自然地说到,“原来你在这里。”转头又对灶台上的火说道,“帮我的浴缸加满热水,卡尔西法。”

    “怎么又是我,”卡尔西法虽然嘴上不情愿,却还是很实在的大口大口吃着木柴,火星从他的嘴角飞出。

    我靠着火炉,撑着头,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脚步声突然从楼梯上响起,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我侧头望去,只见一头金色短发的男子站在我身旁,绿色水滴状的耳环在发丝间闪着银光。他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的口袋里似乎带有礼物。”我听闻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口袋,却抓到了一个圆形的小球,拿出来后还闪着微弱的光。

    我疑惑着摇摇头,“这个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口袋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个。”

    卡尔西法突然激动起来,“难道他就是那个小姑娘吗?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哈尔伸手接过我的球,点了点头,手轻轻一握,再打开时小球竟消失了。我一头雾水,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尔却拿过墙上挂着的锅,放在卡尔西法身上,卡尔西法伸出手将锅搂在怀里。

      “哈尔,我想知道......”

    “嗯?可以帮我拿一下旁边篮子里的鸡蛋吗?”

      “噢,好的。”

    他将蛋向炉壁轻轻一敲,单手把蛋打入锅中,蛋壳顺手向卡尔西法丢去,卡尔西法张大嘴巴,一口吃掉,边吃边乌拉拉地说道好吃。

    “哈尔,我想问一下...”

    “木屋里的小黑球吗?”

    “啊?”虽然我不是想问这个,但对此也颇为好奇。

    哈尔向墙角望去,瞬间就有一团黑黑的小影子爬了过来。“他们是灰尘精灵,你刚才跺脚力气太大了,踩到他们了。”

    我蹲下去,略有抱歉地伸手摸了摸他们,他们又突然缩了回去,手指上只留下一层薄薄的灰沫。

    “他们好小啊,”我搓了搓手指“而且挺多的”。

    ”想让他们长高吗?”哈尔侧头对我笑说.又伸手向他们一指,口中喃喃道。那团黑影瞬间变成一个小人形状,哈尔手指一点,一个小男孩突然落在地上,他不可思议地张着嘴巴,一会儿望着哈尔,一会儿又望着自己的双手和身子,开心地跳了起来,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缠着哈尔让他教自己魔法。

    哈尔摸了摸他的脑袋.点点头,“你就叫马克尔吧,以后要好好替我守护城堡哦。”

    用完餐后,哈尔便上了楼。我低头问卡尔西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卡尔西法转头不看我,“这是我和哈尔的契约,要是他不告诉你,那我也不能告诉你。”

    我趴在灶台上,看看窗外渐渐弥漫开的夜色,觉得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二、

    这是我在城堡的第二天。清晨我被马克尔的声音惊醒了,睁眼正见哈尔要出门,他向我示意问好,随即转动门把手,门上的指针指向了黑色,门开了,一阵风吹来,哈尔瞬间不见了踪影,门同时“嘭"的一声关上。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突然响起。马克尔将桌上的披风披到身上,帽子往下一拉,瞬间变成了一个小老头的模样。嘴巴下的长胡子都快拖到了地面。

    卡尔西法在一旁叫道:“金斯贝里”,马克尔匆句忙忙转动把手。指针指向了红色,他打开门一个士兵模样的人站在门口,身后是一条热闹的街市。鲜艳的国旗在屋顶上飘扬着,土兵将一封位递了过来,“这是萨莉曼女士交给杰斯金的信,请务必转达。”

    马克尔点点头,“老朽知道了。”

    他回来将信塞进了墙壁,刚准备脱下帽子,敲门声又响起,卡尔西法又叫道:“港町”指针转向蓝包,门开了,是一个打扮精致的长发女子,她手上捧着一束花,害差地问道,“请问笔龙先生在吗?”

    马克尔冷漠地摇摇头,嘟着嘴将门关上。

    卡尔西法还在炉边张望,兴奋地叫着:“又是哪个女孩送花给哈尔吗?”又笑着说:“她们不怕被哈尔吃掉心脏吗? ”

    我一惊“哈尔会吃掉年轻女孩的心脏吗?”

    卡尔西法挑着眉说:“当然不会啦。这是骗他们的,不然每天还会有更多人来找哈尔。”

    马克尔在一旁点点头,“老朽也认为这个办法很好。”

    我对门很感兴趣,趁马克尔去脱披风时,我偷偷下去看了看门,转动把手,打开蓝色的门正想出去看看,马克尔的声音从我头顶响起“不能乱动哦,不然身子会消失的,”

    我急忙缩了回来,却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这明明是隔壁家的小朋友,我惊喜万分,马克尔却用力拉住我,“你不能叫醒他,不然会出事的。”我见他一脸严肃的神情,只好将声音又咽了下去,可小朋友明明朝这边望了望,却又像没看见我一样。仍在开心地与伙伴们嬉戏。

      “为什么,我不可思议地问“卡尔西法,为什么那个小朋友也在这里?而且他还单独一个人?马克尔为什么不让我叫他呢?”

    卡尔西法低下头,“因为他现在在梦里,你若是将他惊醒了,这他会做噩梦的!”他又望了我一眼,缓缓开口道:“这里是地球的另一个也界,只有小孩子才能来。”

    “那我...”

    “我不能说,哈尔会告诉你的。”


    三、

    这是我在城堡的第三天,昨天哈尔一直没回来,卡尔西法说他是找别人帮忙想办法将我送回去。我与马克尔将城堡整理了一下,这时我才发现好多神奇的地方。

     将瓶子扶正后会说谢谢瓶盖,“我在这躺了好久,终于可以活动身子了。”爱干净的蜘蛛“我的网都是按规律结的,那里一个,这里得结两个。”会唱歌的扫把:“终于有人用我了,好激动哇。”

    但是奇怪的是我照镜子时却发现自己生出了几根白发,眼角的皱纹也深了许多,难道是我这几天太累了吗?

    直到傍晚时分,哈尔才回来他有些惊讶于房间的整洁。我用力挺直了腰怕他不知道是我的杰作。

    他上楼换了身衣服后,打开了门叫我一起出来。

    我们穿过小木屋,踏上青青的草地。他伸手扶住我,“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做的第一场梦吗?”

    我不解的望着他。他温柔地笑着“这里的每个魔法师毕业后都会收到一个任务,每个人都会遇见一个地球的小孩,当他们熟睡时,便会通过梦境来到这里,而我们的职责呢,就是陪伴他们的夜晚,为他们编织一场好梦。”

    “哈尔你遇见的,是我吗?”

    “嗯!”他用手摸摸我的头,“想不到你都长这么大了。”

    “那时你小小的,刚来这里时总爱去追灰尘精灵,说要找个袋子把他们都装起来,吓得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躲在屋顶上”

    “你特别喜欢我为你煎的鸡蛋,每次都吃得满嘴的油,还要往我衣服上蹭。"

    “你老拉看我陪你玩过家家!居然还要我吃你用青草和花做的药丸。不吃,你就歪着嘴,抹着眼睛装哭。不过每次你装哭我就把你带到天上去,头几回你害怕地一直抱着我的手,后来胆子大了,天天都拉着我带你飞。其他魔法师都胖了,我啊,都快被你折腾坏了。”

    “后来你长大了,辫子也长了,却很少再来了,你之前还总让我带你去看雪花,你说你住的地方不下雪,可是我也没见过。因为这里没有冬天,我翻了好多魔法书才找到这条,可是你却再也没来了。”

    “那时我们一起躺在草地上,望看泼墨般的天空,远处的流云此起彼伏。你的发丝埋在花里,风从我们耳畔路过,闭上眼就能听到泥土生长的声音,能望见无际的星河湖海,我们荡在空中,依在土地。”

    “虽然我知道等你们长大了你们就会离开这里,只是我还没准备好离别,你就不见了。”

    哈尔侧头望着我,他的嘴角似被风牵看,柔软的感觉盈满了我的心头。藏在草中的细小的花在风中探出了头,云层中每一颗细小的星星都在暗中闪烁。我似乎在缓慢地缩小,十几岁扎着辫子的模样,五六岁穿着碎花的模样,赤脚穿过的每一片田野.枕着青草睡去的每一个午后,张开双手抚摸过的每一阵风,那个目光还澄澈的我用稚嫩的话气说,“哈尔,我们一起去玩吧!”

    长大后的我忙于学业,奔波于人际。冷静自视,不信传说童话,明白人间冷暖。幼时的我喜怒哀乐全在脸上,相信瓶子会说话,总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存在。那时一场梦可以做很久,可转眼间,才看到川流不息的不是天上的星星而是地上的心,梦醒时总会忘却,就像刻舟求剑一般,我在生命的河流中流淌而过却再也无法在刻记的地方找回坠入河中的目光澄澈的我。

    我凝咽不出话,我从未想过在某个地方地方还有人如此惦记我。我的皎洁里藏着他的眼睛,他孤独地守着一片草,一个木屋,他等待人间的夜晚,想再看看那个小姑娘走近城堡,与他说句好久不见。

    “你有见过雪吗?”

    我摇了摇头。

    哈尔有些羞涩,"那我送你一场。”

    他口中喃喃,手在胸前熟练地笔划着,指前一划,一朵云从天空下落,飘浮在我们的头顶。云朵由浅白变成深白,像积蕴了很久,微微地吐露出一两片白色的六角小花。它落进发丝凝成一粒粒闪着光的水珠,哈尔用手轻轻拈去,“你的头发染上星光的颜色了”。又有些歉意地说:“好可惜,我的魔法变不出一场大雪。”

    我们相伴着躺在草上,如儿时一般。哈尔说他已向萨莉曼老师请教过了,明天就可以将我送回去。

    我犹像地说不出话,我很想留在这里,也很喜欢这里,可年龄不许我难过,我如鲠在喉,只能睁大眼睛望着天空,“如果不回去会怎么样?”

     哈尔张开手,一颗珠子在他手心出现。

    “卡尔西法是火魔,你不在后的一天夜晚我在草地上走时遇见的他,他随流星而下,他说他能帮我找到你,我便与他定下契约交换了我的心脏。可原来他找到你的方法是将那颗流星分裂出来的星碎,随我手上这颗时空水晶一起去了地球的人间,他们更换了时空,让我得以再见你。”

    “可是我一直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不可以,一这里的一天是人间的十年,你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这也是我的疏忽,我不该这么自私让你又回到这里。”

    有雪落进了眼睛,凉凉的,我看不清周围事物,朦胧的夜色里,只有三分的光。 


    四、

    这是我在城堡的第四天,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涌入,醒时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似乎昨晚的一切是我想象而出的一般。我起身去寻哈尔,马克尔说他早早地便出门了。

    我沉默地望着地面,卡尔西法故意用欢快的调子说,“我猜今天会有很多年轻的女孩来找哈尔,哈尔害羞了才这么早出去的。”

    中午时分敲门声突然响起,我放下餐具,急忙跑下楼。我想再见哈尔,也很想念他。想告诉他往后的日子我想都陪在他身边,不让他再独独寻我,魔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打开门却看见一个头戴帽子,又高又黑却又软绵绵的像橡皮一样的人,他侧过身子,露出身后的轿子,轿子的门帘打开了一半,一个女人从轿中走下,她穿着富态,戴着许多珠宝,用一把扇子半遮着脸,身子很小头却很大。我皱眉问她是谁。她轻笑着,突然低声说道:“我有办法能让你一直留在这里。”

    我回头望了一眼城堡,点了点头。一阵风吹来,城堡的门关上了。

    我很疑感她为何知道我的心事,但有时我却愿去去尝试这孤注一掷的感觉,回到了这里,我也像回到了幼时,无条件信任,不再胆怯,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我似乎也能明白哈尔遇见卡尔西法时的感觉,若是交易,我也愿拿出我的心脏。

    她带我穿过一片森林,远离了人烟,在一个破旧的房屋前下,“你先在这里呆几天就好了。"

    我半信半疑地进去,她朝我一笑便隐入了轿子。

    夜里我睡不看,外面的狂风吹得房屋鸣咽作响,我看着墙上那面镜子,自己的模样在一分一秒改变着,我的头发越来越白了,身子不断弯曲,脸颊上堆满了褶皱,我用力地想打开房门,却无法使上力气,我不断喘着粗气。我想回去,却又怕见哈尔,却又怕不见哈尔 。

    我头一回在死亡的边缘试探,人老了原是这样的感觉,你能听到生命倒流的声音,能看见好多过去的事情如走马观花般地经过你。


    五、

    我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睡眼朦胧中看到一阵光从门中涌入,一个影子缓缓走来,他在我的面前蹲下,有几片羽毛从他的翅膀坠落,我用手拾起一根带血的羽毛,只觉得头很胀,眼晴酸涩,情到深处,意识焕然,眼眶红了,眼泪却流不下来。我听见自己如朽木一般地声音,干枯地,生硬地吐出两个字。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的手摸过我的白发,轻轻将我抱起,一阵清香扑鼻而来,绿色的水滴在眼睛里摇晃着斑斓的梦。

    “我们去山顶上看流星吧,百年难得遇呢!”

    “请问有人在吗?”

    “我昨晚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我梦到……梦到……”

    “要好好学习啊,社会险恶,只有强者才能留下来。”


    “哈尔!”

    “只有这样了吗?萨莉曼老师。”

    “如果再不送她回去,那么在这两个时空中她就没有容身之处了,对了,荒地女巫的事?”

    “我用假的水晶球暂时骗过了她,不过想她也不会这么快发现的,毕竟她也没见过真的。”

    “呃,这确实挺像你的作风,那接下来的事,也只能靠你自己了。”

    有一双手很温柔地附在脸上,有水珠落下来,我想这是清晨的露珠或是深夜的薄雾,或是一场雪,一阵雨,而不是一颗难过的泪。


    六、


    我再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回到了那片盛开着细小花朵的青草地。一个巨大的透明罩将我困住,哈尔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四周画满了阵法。

    哈尔对我微笑,“早上好。”他说。

    “哈尔,停下。”

    “我真的要送你回去了。”

    “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魔法的,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的。”

    哈尔摇了摇头,“你不属于这里,”他伸出手一颗小球浮在他的手心,他口中默念着一串我听不明白的话。

    “不要这样,”我用力拍着透明的罩子,想要冲出去。

    空气在我的周围凝固,花朵在一夕间枯萎,天空下坠落入深洋,日月开空,哈尔侧头凝望我,我们一同缓缓上升,地球在视线中不断缩小,无数的星辰下,银河从远处流淌而来。

    “我不想又忘了你,我不想走,人间一点也不值得。”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你遇上的每一阵风都是我在拥抱你,你睡不着的每一个夜晚,我都在你的枕边与你同眠。你要想着每个事物都有生命,你身边的小石头也会做梦,有时你唱歌经过,云会听到,风也会驻足,你要相信这个世界很美好,你是如此可贵,能拥有这一切。”

    银河的水漫上了脖颈,我想起许多个挑灯的夜晚,为了活成他人心目中的样子逼着自己学习各种知识,每个人的快乐与悲伤并不相通,我最美好的模样,努力追寻的模样,一直停留在六七岁,想要去罗马却一直在南辕北撤的路上,人这一生好短,几百个光景里,哪一幕是我自己。最后一颗星落下来,我如同被溺毙的亡人泪水汇成淹没我的海洋。

    视野的最后,是一头金发,一颗绿色的水滴,还有一片青草地,有一双手捂住了我的嘴,双手也被禁锢,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耳畔说,在一阵清香中,我闭上双眼,“终于,找到了你。” 


     七、


    我被身边的嘈杂声惊醒,好多人抬头张望,同伴推了推我,发奋地说,”流星快出来了。”

    我像猛地想起了什么,焦急地说,我刚才梦到他了,他是……”

    “我记得的,”我打开背包,想找到一支笔,翻来覆去,我却突然悲伤不已,泪水止不住的落下,“他是……”

    我在想谁?我在找什么?一道亮光从天空闪过,时间是十一点四十分,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场流星。是在十分钟前还是在梦中?

    好多人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地祈祷着。

    银河有好多条,星星有好多颗,却从不属于任何人。似一场烟火般,我想流星也是天空献给抓独的生命的礼物,盛世曙光为他而放,

    都无人将他想起。

    醉后不知天上水,满般清梦压星河。


    八、


    人老了,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失去的东西少了。那一年的12月21日,世界末日并未降临。太阳照旧东升西落。而我这一生也只见过一场流星。

    在生命的未端,人老了总爱回味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童话,好几个睡不着的夜晚,我坐在院庭中,就看风和叶在嬉戏。

    可后来我睡着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好多次都醒不过来。

    我做过最久的一场梦是地球的十个年头,我却独独感觉自己只存活了十分钟,若是这世上有一个生命走了,地球该会偷偷为他下一场雪吧,只飘几朵泪给他便好,他来过这里,见过几颗星星,尝过树叶的味道,遇上几个可遇不可求的人,也是活了好几世了。



    “2012年12月21日?”

    “对,那天地球会面临一场浩劫。”

    “如果我用时空球转变时间,能不能避免?”

    “可如果这样做,那么她和你的记忆将一起被时空吞噬,你们将互相遗忘。”

    万事万物都在下雨,一片朦胧的夜色,他打开昏暗的灯笼找你,跑了漫长岁月的光结成了他厚厚的心,一颗只为你而跳动耀眼的心。 


    刘得猪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