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月窥晓云,夜藏流萤

    2019/05/19

    夜幕渐下,当上周终于更完了上一篇文章。这一周,似乎又陷入了无文可更的地步。深思许久,也只把眼前之景,徐徐道来。

    夜幕低垂,我突然发现,这次的更稿,又是在晚上了,又或者说,我似乎,已经喜欢上了夜。

    幼时,因为家长的管束,我从来没有熬过11点,就算是除夕,我也会在之前好好的睡一觉然后才和家人们一起感受12点的烟花,那烟花放完之后,我就会很直觉的洗漱睡觉,似乎那个时候,我对夜充满了一种抵触,认为在夜里有很多可怕的东西。

    就像是比我大一些的孩子讲的鬼故事永远发生在夜里一样,夜充满了未知,对于本性胆小的我来说,夜会吞噬我,如附蛆一样折磨我,这是一种来自于我内心的恐惧,让我急切想通过睡觉来规避我内心的恐惧,因此在那个时候,夜与我,似乎就是两个世界。

    再大一些,我离开了父母独自一人在市内学习,记得是哪一次的假期的晚上,我独自一人在教室里自习,突然一下,整个教室的灯都熄灭了。

    我猛的站起来,看了一下教室外边,整个学校都被一片黑暗吞噬掉了。我摸索着离开自己的位置,准备去讲台将上次停电余留下来的蜡烛找到点燃,无奈眼前突然的黑暗让我迷失了方向,教室里面的一片漆黑中不时的传来座椅挪动的声音和我的惨叫声。

    在经历了很多次的痛苦后,我终于摸索到了讲台,而这时我的视力也有一些恢复了,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终于从讲台中翻出了一支上次没有用的蜡烛,而令我崩溃的是我在里面摸索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打火机或者火柴,仔细一想,这些东西都是学校着重管制的东西怎么可能留在讲台里呢,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气,瘫在了讲台的椅子上。

    当我安静下来时,相反的是我内心越来越焦灼,我警惕的看着四周的一切,似乎教室的每一片黑暗里,都有一双血色的眼睛在盯着我,在慢慢的吞噬我。周围异常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我尝试着发出一些声音来安慰我已经快压抑不住的恐惧,但是却发现自己已经害怕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我就呆呆的坐在那里,闭上眼睛,极力的想让自己忘却恐惧。

    但是我也是想去忘记,这份恐惧越是明显,我的世界不想教室这么安静,我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我深呼吸着,想压抑自己的心跳,同样毫无效果,反而加重了心跳,那份恐惧越来越深,一时间我竟无法呼吸。

    我急切的睁开眼睛搜索着教室的所有地方,想找一个事物来分散我的注意力,可当我睁开眼睛,我又觉得有无数双可怕的眼睛在盯着我,于是我又闭上了眼睛。

    我就这样,一直蜷缩在讲台上,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边缘,我很多次妄想着灯再一次的亮起,但是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平复了心情,但是我还是不敢把眼睛睁开,在我心里,黑暗永远掺杂着恐惧,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黑暗,一直等待着光明的来临。

    而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着,我从等待变成了呆滞,我已经不知道我是不是今晚上要在这里过夜了,而我,似乎已经做好了不来电就在这里过夜的准备了。

    忽然,一点微弱的光芒在我眼前闪过,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当我睁开眼前的后一秒我是急切的想闭上我的眼睛的,但是当我看到我眼前的一切时,我却忘却了阖眼。

    在我眼前,依旧有着一片黑暗,还是我害怕的黑暗,但是在这黑暗里,有着几簇亮光在闪烁——那是一群萤火虫,以前停电时从来没有见到过,或许是蜡烛的火光把它们驱散了吧。

    那一点微光在黑暗中闪耀着,虽然连蜡烛都可以轻易将这一点微光遮挡,但我却觉得现在那一点微光胜过正午的耀阳。那是感觉一点就会碎的萤火,它去让我变得不再那么恐惧黑暗,我看着它,慢慢的落在讲台上,而抬头望去,更多的萤火也在空气中时隐时现。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这是我看到满教室的萤火虫的第一反应,他们照亮了角落,让我看清了整个教室,或者说,这些萤火,把我心中的恐惧全部散去了。一时间,黑暗于我,似乎不再是那么的神秘与恐惧。

    我重新平静下来看着这里的一切,流萤飞舞,蟋蟀轻吟,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偶然一阵风吹过,我虽看不见风动,却能听到风语。月光铺在桌子上,为桌子上的一切染上白霜,夏日的燥热也在这一片黑暗中沉淀,被宁静凉爽的空气所替代。

    在夜里,我看不见世界的细微,因此我可以让一切拥有我的想象,朦胧给了我更多的空间去创造一个我在白天怎么都不能看到的世界,我可以尽情的把所有的想象都倾斜于这一片黑暗之中,让它变的极其和谐与美好,那是一个超脱了尘世的世界,我可以在一片黑暗中想象耀阳千里,在一片漆黑中想象黎明初现。

    一时,我似乎已经变成了夜的信徒,我听着夜的低语,那深邃的声音令我着迷。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摆脱了所以的负重,我轻抚着那月光,好似时间都已经凝固,如白练般的月光向我诉说着几千年来它所看到的一切,有多少人像我一样畏惧黑夜,又有多少人乐意与黑夜为伍,我静静的听着,似乎,我已经和夜,融为了一体。

    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学校抢修好了寝室的供电,我们可以回寝室了,我笑了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上了回寝室的路,而我身后,则是月光相陪,流萤相伴。

    是时,落笔又成一稿,长叹一口气,这一周的稿子就算是结束了,而望向窗外,表面上是被黑暗所吞噬的一个世界,而在我看着,这个世界,却是繁华无限,万象丛生。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若离

    己亥年四月十四

    2019.05.18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