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原创】苌楚(中)

    2019/05/14


    然而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早已经拎着空悠悠的篮子又转回山里去了。


    小楚儿心情极好,她轻哼着一只山里人家常唱的小调儿,像只灵巧的小麻雀轻快地蹦着向前走。小溪边碎碎密密的小卵石铺就了一条粗砺的小路,间杂着零星的杂色野花点缀了无际的绿色。她突然间想起了更小些的时候,母亲用一双白皙的手撷下各色的朵儿,就着树间参差披拂的藤蔓编了一个小小的花环,温柔地戴在了她的头上,轻轻地抚着她一头柔顺的长发,眼底却满是复杂泛起的波澜。她并不太懂这种莫名的情绪,现在也不太清楚,只是这思绪暗涌的眼神令她很是不安。


    但小小年纪的孩子转眼便忘却了这些烦恼,她放下了挎在手里的竹篮子,熟练地挽起了裤脚,一下子跨进了淙淙的溪流里。汩汩的水流细柔地亲吻着她雪白的小脚丫,灵动的鱼苗在涧底的石头缝隙间窜来窜去,倏地从她两脚之间飞跃过去了,她俯身一捞,手中只清清亮亮一捧水。许是累了与这些机灵鬼较量,她反身坐在溪岸边,静静地端详着自己的模样。


    从小生在山间的她并没有一面属于自己的铜镜,她也不知那是个什么物什,呆呆的凝视着水影儿反光中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白嫩嫩的小脸颊上沾了些许黄泥,却愈发显得一双眼珠儿温润如水,额际一绺碎发随着清风飘着,弄着她微微发痒,后背却服服帖帖地披着一头长发,没有丝毫装饰,只是一根浅麻色的丝带松松散散地绾着。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个声音陡然出现在她身后。小楚儿没有立即回头,只是有些痴痴地看着水面出现的一个高大的身形,周身裹着令她感到窒息的一件紧巴巴的衣物,后背和腰际挂满了参差不齐的长条状物件。后来她才知道这小小的精致的长条是各式锋利的刀剑与短刃。她旋即转过去,看清了来人的面颜。


    这人严峻的面色令她很是不安,心中总是有着惴惴的慌乱感,更有甚头盔与周身银甲的层层包裹,愈发令她觉得此人周身的氛围令她很是压抑,小楚儿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却未曾想自己本处于溪畔的一块爬满青苔的大石头上,这一退便踩了个空,直接坠到水中去了。要说这孩子从小在水边长大,水性自然是差不了的,只是这突然的一下,还是让她喝了不少水。岸边那个杀气很重的男子见状,以为这小女孩怕是得溺死在水里了,直接一脚踩下去把她像个小仔儿一样拎了起来。小楚儿经历了这一摔还有点懵,等那男子问了她好几次名姓,也只是呆呆地盯着他头上的长缨。他以为这女孩许是害羞了,就缓缓地放下了她,转身便离开了。


    小楚儿穿着一身湿透了的短褂衫裤,一头湿发也散乱地随意披拂在了后身,看到来人竟不声不响地走了,她感到有些生气,转身拿了自己的竹篮子跨在臂弯里执着地追在了男人的后面,始终保持着一个身位的距离。只是她有些惧他,每每想快步上前去争理,也只是似被一股子无形的力量拖住了,使她难以迈步。男子听觉天性敏觉,听到后边拖着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便住了脚,这一来后面半边魂魄散了的小楚儿直接失了神撞在了他的盔甲上。


    “铛——”这很是清越的一声响让男子有些吃惊,便看到脚边的小女孩子捂着头在地上疼地滚来滚去。他想要附身去拉她起来,只是服饰所限,难以弯腰,便连鞘摘下了腰际的一把长剑,将封上的一段递给了一团缩在地上的楚儿。楚儿犹犹豫豫地探上了那男人递给的一段鞘头,倏地男子一发力,躺在地上的楚儿便被一下子拉了起来。


    可这男子没估摸着力道,猛然的弹冲力直接推地楚儿再一次撞在了那一身银盔的细甲上,只是这次男子反应很是神速,一把牢牢地捞住了她。小楚儿有些惊恐地甩开了他的手,也顾不得头上的伤痛,和地上倒落的篮子,直接撒开了怀向前奔跑,想要远远地甩下身后这个令人压抑的男人。她听着耳边的风呼啸着,那急促的脚步声远远地落在了身后,却也顾不得回头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趟子直接跑到了家门口。


    当她看着篱笆前那一排熟悉的绿竹,和竹林下一方清澈的池塘,方才卸下了身上的负担,酝酿着满腔情绪,迫不及待地想找寻母亲诉说,只是无论她怎么寻找,明明坐在塘前悉心编制竹篮的母亲却始终没有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

     

                                                                 攸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